《明史》

年代:清

作者:张廷玉

《明史》是二十四史最后一部,共三百三十二卷,包括本纪二十四卷,志七十五卷,列传二百二十卷,表十三卷。它是一部纪传体断代史,记载了自朱元璋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至朱由检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二百多年的历史。其卷数在二十四史中仅次于《宋史》,其修纂时间之久、用力之勤则是大大超过了以前诸史。《明史》虽有一些曲笔隐讳之处,但仍得到后世史家广泛的好评。赵翼在《廿二史札记》卷31中说:“近代诸史自欧阳公《五代史》外,《辽史》简略,《宋史》繁芜,《元史》草率,惟《金史》行文雅洁,叙事简括,稍为可观,然未有如《明史》之完善者。”

推荐诗词

沁园春·流水断桥(宋·刘将孙)

流水断桥,坏壁春风,一曲韦娘。记宰相开元,弄权疮痏,全家骆谷,追骑仓皇。彩凤随鸦,琼奴失意,可似人间白面郎。知他是:燕南牧马,塞北驱羊。啼痕自诉衷肠,尚把笔低徊愧下堂。叹国手无棋,危涂何策,书窗如梦,世路方长。青冢琵琶,穹庐笳拍,未比渠侬泪万行。二十载,竟何时委玉,何地埋香。

渡江汉(唐·宋之问)

岭外音书绝,经冬复历春。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浣溪沙 咏橘(宋·苏轼)

菊暗荷枯一夜霜。新苞绿叶照林光。竹篱茅舍出青黄。香雾噀人惊半破,清泉流齿怯初尝。吴姬三日手犹香。

暇豫歌(先秦·先秦无名)

暇豫之吾吾不如鸟鸟。人皆集于菀。
已独集于枯。

九章之九 悲回风(先秦·屈原)

悲回风之摇蕙兮,心冤结而内伤;
物有微而陨性兮,声有隐而先倡。
夫何彭咸之造思兮,暨志介而不忘;
万变其情岂可盖兮,孰虚伪之可长?
鸟兽鸣以号群兮,草苴比而不芳;
鱼葺鳞以自别兮,蛟龙隐其文章。
故荼荠不同亩兮,兰芷幽而独芳;
惟佳人之永都兮,更统世以自贶。
眇远志之所及兮,怜浮云之相羊;
介眇志之所惑兮,窃赋诗之所明。
惟佳人之独怀兮,折若椒以自处;
曾歔欷之嗟嗟兮,独隐伏而思虑。
涕泣交而凄凄兮,思不眠以至曙;
终长夜之曼曼兮,掩此哀而不去。
寤从容以周流兮,聊逍遥以自恃;
伤太息之愍怜兮,气於邑而不可止。
纠思心以为纕兮,编愁苦以为膺。
折若木以弊光兮,随飘风之所仍。
存彷佛而不见兮,心踊跃其若汤;
抚佩衽以案志兮,超惘惘而遂行。
岁忽忽其若颓兮,时亦冉冉而将至;
薠蘅槁而节离兮,芳以歇而不比。
怜思心之不可惩兮,证此言之不可聊;
宁溘死而流亡兮,不忍此心之常愁。
孤子吟而抆泪兮,放子出而不还;
孰能思而不隐兮,照彭咸之所闲。
登石峦以远望兮,路眇眇之默默;
入景响之无声兮,闻省想而不可得。
愁郁郁之无快兮,居戚戚而不可解;
心鞿羁而不开兮,气缭转而自缔。
穆眇眇之无垠兮,莽芒芒之无仪;
声有隐而相感兮,物有纯而不可为。
邈漫漫之不可量兮,缥绵绵之不可纡;
愁悄悄之常悲兮,翩冥冥之不可娱;
凌大波而流风兮,托彭咸之所居。
上高岩之峭岸兮,处雌霓之标颠;
据青冥而摅虹兮,遂倏忽而扪天。
吸湛露之浮源兮,漱凝霜之雰雰;
依风穴以自息兮,忽倾寤以婵媛。
冯昆仑以瞰雾兮,隐岷山以清江;
惮涌湍之磕磕兮,听波声之汹汹。
纷容容之无经兮,罔芒芒之无纪;
轧洋洋之无从兮,驰委移之焉止?
漂翻翻其上下兮,翼遥遥其左右。
汜潏潏其前后兮,伴张驰之信期。
观炎气之相仍兮,窥烟液之所积;
悲霜雪之俱下席,听潮水之相击。
借光景以往来兮,施黄棘之枉策;
求介子之所存兮,见伯夷之放迹。
心调度而弗去兮,刻著志之无适。
曰:吾怨往昔之所冀兮,悼来者之惕惕;
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
望大河之洲渚兮,悲申徒之抗迹;
骤谏君而不听兮,任重石之何益?
心絓结而不解兮,思蹇产而不释。

长门怨(唐·刘皂)

雨滴长门秋夜长,
愁心和雨到昭阳。
泪痕不学君恩断,
拭却千行更万行。

月(唐·杜甫)

天上秋期近,人间月影清。
入河蟾不没,捣药兔长生。
只益丹心苦,能添白发明。
干戈知满地,休照国西营。

正宫·塞鸿秋 门前五柳侵江路(元·郑光祖)

门前五柳侵江路,庄儿紧靠着白萍渡。
除彭泽县令无心做,渊明老子达时务。
频将浊酒沽,识破兴亡数。
醉时节笑捻着黄花去。

偶题(宋·辛弃疾)

逢花眼倦开,见酒手频推。
不恨吾年老,恨他将病来。

子夜四时歌(南北朝·南朝民歌)

春林花多媚,
春鸟意多哀。
春风复多情,
吹我罗裳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