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史演义》

年代:清

作者:蔡东藩

《南北史演义》为民国蔡东潘在“演义救国”思想指导下创作的系列长篇历史小说之一,叙述了南北朝一百七十年间由分裂到对峙统一的史实,观点平实,内容丰富,论述有法,用语雅洁,自评自注,理趣兼备,洵为通俗史著的经典。 汉晋以降,外族渐次来华,杂居内地。嗣是五胡十六国,迭为兴替。后来弱肉强食,彼吞此并,辗转推迁,又把十六国土字,浑合为一大国叫作北魏。后来北魏又起内讧东分西裂,无暇顾及江南.所以江南尚得保全。及东魏改为北齐,西魏改为北周。西土又分作为三分,周最强,齐为次,江南最弱。鼎峙了好几年,齐为周并,江南但保留十分之二险些儿要尽属北周了。就中出了一个大丞相杨坚篡了周室,复并江南;既受周禅又灭陈氏,居然统一中原,合并南北。

推荐诗词

南乡子·雨暗初疑夜(宋·苏轼)

雨暗初疑夜,风回忽报晴。淡云斜照著山明。细草软沙溪路、马蹄轻。卯酒醒还困,仙材梦不成。蓝桥何处觅云英。只有多情流水、伴人行。

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唐·柳宗元)

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
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
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
共来百越文身地,犹自音书滞一乡。

谒金门·柳丝碧(宋·陈克)

柳丝碧。柳下人家寒食。莺语匆匆花寂寂。玉阶春藓湿。闲凭薰笼无力。心事有谁知得。檀炷绕窗灯背壁。画檐残雨滴。

为张藻仲题高文璧画抱琴图(明·邾经)

听鹤亭前春澹沱,宿雨犹含百花妥。
已愁三月酒船空,宣也抱琴能觅我。
为言来自青衣洞,载得官醪满书舸。
青衣仙人期远游,紫鸾将车尚虚左。
老夫久矣厌刍豢,从之欲乞丹砂颗。
孰云仙佩不可攀,洞天芒芒云久锁。
只缘酤禁日以迫,尔尊我罍视犹夥。
便须秉烛夜相继,过此将无生酒祸。
老夫自适无何乡,故不饮醇今亦颇。
阮宣杖头每独挂,陶令纱巾不曾裹。
三泖平分碧玉壶,九峰半落芙蓉朵。
从人拍手笑醉翁,写入新图无不可。
胡为高璧忘吾形,只画张宣遗么麽。
宣也亦复颀而瘠,画作修髯知则那。
想当下笔天机精,梦蝶轩中盘礴裸。
不画邻瓮吏部縳,不图醉锸刘伶荷。
为写抱琴山水间,意者于吾犹未果。
璧也山林同此情,自惜老夫身懒惰。
宣乎岂是王门伶,聊复尘中客裾拕。
朱弦清庙尔当荐,金马朝登夕青琐。
百年礼乐崩且坏,谁其兴诸悲皃轲。
钟期伯牙宁后遭,余子眼中螟与蠃。
高君宿昔号酒狂,过肆相牵倾白堕。
自经丧乱赖酒活,今则禁之何倮。
便携张生入山去,石上弹琴松下坐。
松肪酿熟中山醪,商颜采芝当蔬蓏。
生不我留呼酒查,望入云汉星侈哆。
莫过牵牛谈世事,但恐笑人如鳖跛。
吾嗟高君真不凡,游戏丹青出兵火。
后天有约醉寻真,可能同鼓蓬莱柁。

浣溪纱(宋·张先)

楼倚春江百尺高,
烟中还未见归桡。
几时期信似江潮?

花片片飞风弄蝶,
柳阴阴下水平桥。
日长才过又今宵。

鹧鸪天 石门道中(宋·辛弃疾)

山上飞泉万斛珠。悬崖千丈落鼪鼯。已通樵迳行还碍,似有人声听却无。
闲略彴,远浮屠。溪南修竹有茅庐。莫嫌杖屦频来往,此地偏宜著老夫。

义鹘行(唐·杜甫)

阴崖有苍鹰,养子黑柏颠。白蛇登其巢,吞噬恣朝餐。
雄飞远求食,雌者鸣辛酸。力强不可制,黄口无半存。
其父从西归,翻身入长烟。斯须领健鹘,痛愤寄所宣。
斗上捩孤影,噭哮来九天。修鳞脱远枝,巨颡坼老拳。
高空得蹭蹬,短草辞蜿蜒。折尾能一掉,饱肠皆已穿。
生虽灭众雏,死亦垂千年。物情有报复,快意贵目前。
兹实鸷鸟最,急难心炯然。功成失所往,用舍何其贤。
近经潏水湄,此事樵夫传。飘萧觉素发,凛欲冲儒冠。
人生许与分,只在顾盼间。聊为义鹘行,用激壮士肝。

感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口占一首(近代·占谷堂)

茫茫四州起战争,苍生何日晓升平,
大江一把狂浪起,斩尽妖魔济众生。

菩萨蛮 回文。夏闺怨(宋·苏轼)

柳庭风静人眠昼。昼眠人静风庭柳。香汗薄衫凉。凉衫薄汗香。手红冰碗藕。藕碗冰红手。郎笑藕丝长。长丝藕笑郎。

凤栖梧/蝶恋花 兰溪(宋·曹冠)

桂棹悠悠分浪稳。烟幕层峦,绿水连天远。赢得锦襄诗句满。兴来豪饮挥金碗。飞絮撩人花照眼。天阔风微,燕外晴丝卷。翠竹谁家门可款。舣舟闲上斜阳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