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

年代:西晋

作者:陈寿

《三国志》是由西晋史学家陈寿所著,记载中国三国时代的断代史,同时也是二十四史中评价最高的“前四史”之一。陈寿曾任职于蜀汉,蜀汉覆亡之后,被征入洛阳,在西晋也担任了著作郎的职务。《三国志》在此之前已有草稿,当时魏、吴两国先已有史,如王沈的《魏书》、鱼豢的《魏略》、韦昭的《吴书》,此三书当是陈寿依据的基本材料,蜀国无史,故自行采集,仅得十五卷。而最终成书,却又有史官职务作品的因素在内,因此《三国志》是三国分立时期结束后文化重新整合的产物。三国志最早以《魏志》、《蜀志》、《吴志》三书单独流传,直到北宋咸平六年(1003年)三书已合为一书。《三国志》也是二十四史中最为特殊的一部,因其过于简略,没有记载王侯、百官世系的“表”,也没有记载经济、地理、职官、礼乐、律历等的“志”,不符合《史记》和《汉书》所确立下来的一般正史的规范。

推荐诗词

河满子·正是破瓜年纪(唐·和凝)

正是破瓜年纪,
含情惯得人饶。
桃李精神鹦鹉舌,
可堪虚度良宵。
却爱蓝罗裙子,
羡他长束纤腰。

登池上楼(南北朝·谢灵运)

潜虬媚幽姿,飞鸿响远音。
薄霄愧云浮,栖川怍渊沉。
进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
徇禄反穷海,卧疴对空林。
衾枕昧节候,褰开暂窥临。
倾耳聆波澜,举目眺岖嵚。
初景革绪风,新阳改故阴。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
祁祁伤豳歌,萋萋感楚吟。
索居易永久,离群难处心。
持操岂独古,无闷征在今。

临江仙 探梅(宋·辛弃疾)

老去惜花心已懒,爱梅犹绕江村。一枝先破玉溪春。更无花态度,全有雪精神。
剩向空山餐秀色,为渠著句清新。竹根流水带溪云。醉中浑不记,归路月黄昏。

百字令/念奴娇 德祐乙亥(宋·褚生)

半堤花雨。对芳辰消遣,无奈情绪。春色尚堪描画在,万紫千红尘土。鹃促归期,莺收佞舌,燕作留人语。绕栏红药,韶华留作孤主。真个恨杀东风,几番过了,不似今番苦。乐事赏心磨灭尽,忽见飞书传羽。湖水湖烟,峰南峰北,总是堪伤处。新塘杨柳,小腰犹自歌舞。

和御制山居诗(明·竺隐道公)

钟山云气近蓬莱,楼阁重重锦绣堆。
兜率宫从天上降,<木娑>椤花向月中开。
道林再世承恩泽,圜梧当关震法雷。
祖道一丝悬九鼎,提持全仗出群材。¤

鹧鸪天 鹅湖归,病起作(宋·辛弃疾)

着意寻春懒便回,何如信步两三杯?
山才好处行还倦,诗未成时雨早催。

携竹杖,更芒鞋,朱朱粉粉野蒿开。
谁家寒食归宁女?笑语柔桑陌上来。

下泉(先秦·诗经)

冽彼下泉,浸彼苞稂。忾我寤叹,念彼周京。

冽彼下泉,浸彼苞萧。忾我寤叹,念彼京周。

冽彼下泉,浸彼苞蓍。忾我寤叹,念彼京师。

芃芃[1]黍苗,阴雨膏之。四国有王,郇伯劳之。

朝雨(唐·杜甫)

凉气晚萧萧,江云乱眼飘。风鸳藏近渚,雨燕集深条。
黄绮终辞汉,巢由不见尧。草堂樽酒在,幸得过清朝。

弹歌(先秦·先秦无名)

断竹续竹。飞土逐宍。

偶成转韵七十二句赠四同舍(唐·李商隐)

沛国东风吹大泽,蒲青柳碧春一色。我来不见隆准人,
沥酒空馀庙中客。征东同舍鸳与鸾,酒酣劝我悬征鞍。
蓝山宝肆不可入,玉中仍是青琅玕.武威将军使中侠,
少年箭道惊杨叶。战功高后数文章,怜我秋斋梦蝴蝶。
诘旦九门传奏章,高车大马来煌煌。路逢邹枚不暇揖,
腊月大雪过大梁。忆昔公为会昌宰,我时入谒虚怀待。
众中赏我赋高唐,回看屈宋由年辈。公事武皇为铁冠,
历厅请我相所难。我时憔悴在书阁,卧枕芸香春夜阑。
明年赴辟下昭桂,东郊恸哭辞兄弟。韩公堆上跋马时,
回望秦川树如荠。依稀南指阳台云,鲤鱼食钩猿失群。
湘妃庙下已春尽,虞帝城前初日曛。谢游桥上澄江馆,
下望山城如一弹。鹧鸪声苦晓惊眠,朱槿花娇晚相伴。
顷之失职辞南风,破帆坏桨荆江中。斩蛟断璧不无意,
平生自许非匆匆。归来寂寞灵台下,著破蓝衫出无马。
天官补吏府中趋,玉骨瘦来无一把。手封狴牢屯制囚,
直厅印锁黄昏愁。平明赤帖使修表,上贺嫖姚收贼州。
旧山万仞青霞外,望见扶桑出东海。爱君忧国去未能,
白道青松了然在。此时闻有燕昭台,挺身东望心眼开。
且吟王粲从军乐,不赋渊明归去来。彭门十万皆雄勇,
首戴公恩若山重。廷评日下握灵蛇,书记眠时吞彩凤。
之子夫君郑与裴,何甥谢舅当世才。青袍白简风流极,
碧沼红莲倾倒开。我生粗疏不足数,梁父哀吟鸲鹆舞。
横行阔视倚公怜,狂来笔力如牛弩。借酒祝公千万年,
吾徒礼分常周旋。收旗卧鼓相天子,相门出相光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