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阴亭诗

[宋] 陈士徽
唐翁静者闭门饮水啜粥无知音,我能发尔一片冰清心。
巨风吹天振海浪如屋,此翁林中眠正熟。
中天渴乌吐火六合新开窑,此翁两鬓秋飕飕。
小儿烂羊瓜果尽青紫,此翁临水洗双耳。
蜩蟾蛙蚓聒乱昕夕雷无声,此翁宴坐观黄庭。
编茅斲室大如斗,苍雪丝丝翳窗牖。
忍饥学得西山夫,胸中有道癯不枯。
木榔始花赤已实,百亩沉沉如栉密。
露结风高霜气寒,润如美竹馨如兰。
翁居巷南我巷北,况有薇郎能主客。
书篚几杖皆清风,相看荫我冰雪容。
琼州岁月不可度,此境中州亦衡遇。
苦茗满碗谈兴亡,日长归来月满堂。
明朝一舸崖州去,世事茫茫隔烟雾。
袖攜毫楮觅扁题,鸿飞冥冥留爪泥。
为书广廕扁翁室,淡墨欹轻醉中笔。
乘醉更作广廕诗,千载留与如音知。
上一首
没有了
下一首
没有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