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行路难

[南北朝] 鲍照
璇闺玉墀上椒阁,文窗绣户垂绮幕。
中有一人字金兰,被服纤罗蕴芳藿。
春燕差迟风散梅,开帏对影弄禽爵。
含歌揽涕恒抱愁,人生几时得为乐。
宁作野中之双凫,不愿云间之别鹤。
作品赏析
  第 351 页[①]璇(xuān旋)闺玉墀:用美玉建筑的闺房和台阶。璇,美玉。墀(chí池),台阶上的空地。椒阁:即椒房。汉代后妃贵妇的住处用椒末和泥涂壁,取其芳香温暖,叫做椒房。
  第 351 页[②]文窗绣户:装饰着花纹的窗户。缔幕:用绮罗做的帏幕。
  第 351 页[③]纤罗:细罗。蕴:积聚。蕾:蕾香,一种香草。这句是说金兰穿着的细罗衣服充满藿香的芬芳。
  第 351 页[④]差池:一本作“参差”,不齐。这里是说燕子飞时尾翼张舒的样子。风散梅:风吹落了梅花。
  第 351 页[⑤]开帏(wéi围):掀开帏幕。景:指日光。爵:古代的一种酒器。这句是说掀开帏幕对着大好春光饮酒自遣。
  第 351 页[⑥]含歌:歌声含而不发。揽涕:收泪。这二句是说人生哪有快乐的时候呢?就是忍住悲歌、止住眼泪也还是悲愁不已。
  第 351 页[⑦]凫(fú扶):野鸭子,是鸟中之低贱者。别鹤:失掉配偶的鹤,鹤是一种高贵的鸟。这二句是说宁肯在一起受贫穷,也不愿富贵而孤独。

  这是《拟行路难》原诗的第三首。诗的内容,据余冠英《汉魏六朝诗选》说:“诗中所咏的女子似是小家碧玉,嫁在富贵人家,但不忘旧日的情人。‘云间’、‘野中’和‘别鹤’、‘双凫’的比较,就是今和昔的比较。《古诗·西北有高楼》所写楼上弦歌的女子,有人猜测就是梁冀西第中的婢妾,这诗椒阁上的金兰,大约也是同样遭遇的人。《宋书》说南郡王义宣后房千余,和汉时梁冀正不相上下。当时被豪贵之家当笼鸟养着的女子正不知有多少。这诗如非别有寄托,很可能就是为这类的女子诉苦。”
  这首诗用住处、衣著的华丽和自然景物的优美,反衬女子内心的痛苦、遭遇的不幸。最后以双凫、别鹤为喻,形象生动地表达了对爱情生活的向往。
--------邓魁英、韩兆琦等《汉魏南北朝诗选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