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公子

[南北朝] 邢邵
绮罗日减带,桃李无颜色。
思君君未归,归来岂相识。
作品赏析
这首诗择取了少妇怀人的特定角度,以平实的手法,不作婉曲之势,开篇便直言本旨:“绮罗日减带,桃李无颜色。”揭示出少妇忍受忍受相思痛苦的煎熬,以致日益憔悴的情状。“绮罗”,是以她所穿的衣裳代指形体;“日减带”则由《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句意化出,谓腰肢日小,原本合适的束带都不随身了,可知消瘦得厉害。这是深一层的写法,不明言苦思挚念而其情自见。“桃李”句一笔双向,既叙写春光老去、花事凋残,离别时间的漫长;又以之指拟少妇容颜衰谢,与上句共相呼应映衬,而那深层含蕴里,实质上还包纳着青春如流、红颜易老而色消歇爱驰的恐惧心理和顾影自怜的沉重喟叹。因此,下面两句便接着直抒胸臆:“思君君未归,归来岂相识?”是啊,岁月匆匆,想念时丈夫却不在,而待到异日归回,还能再从眼前这一片的凋零里辨识起昔时的美丽吗?情挚辞深,凄婉迟回,不侈言哀怨而哀怨之意溢于言表,实在感人非浅。
大略说来,邢邵诗质朴凝重,直笔抒写而心怀毕现,不同于王融的借景映托以及费昶的从叙事中透出情思,但它毕竟华艳在骨,越嚼而味越醇。
上一首
没有了
下一首
没有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