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书歌行

[唐] 李白
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墨池飞出北溟鱼,
笔锋杀尽中山兔。八月九月天气凉,酒徒词客满高堂。
笺麻素绢排数厢,宣州石砚墨色光。吾师醉后倚绳床,
须臾扫尽数千张。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
起来向壁不停手,一行数字大如斗。怳怳如闻神鬼惊,
时时只见龙蛇走。左盘右蹙如惊电,状同楚汉相攻战。
湖南七郡凡几家,家家屏障书题遍。王逸少,张伯英,
古来几许浪得名。张颠老死不足数,我师此义不师古。
古来万事贵天生,何必要公孙大娘浑脱舞。
作品赏析
【题解】
  对《草书歌行》是否系李白所作,一直存在争论,故永州地方志以前曾收录,后删去。黄锡珪先生说“而校者不能删削,以无左验故。”据郭沫若先生考证:李白的《草书歌行》“当作于长流夜郎,遇赦放回,于乾元二年秋游零陵时所作。”诗刻画了怀素酒后运笔挥洒的形态,如骤雨旋风,纵横恣肆,给人以龙腾虎跃,奔蛇走虺的艺术享受。“草书天下称独步”,对怀素的书法评价极高。
  少年上人号怀素[1],草书天下称独步。
  墨池飞出北溟鱼[2],笔锋杀尽中山兔[3]。
  八月九月天气凉,酒徒词客满高堂。
  笺麻素绢排数箱[4],宣州石砚墨色光。
  吾师醉后倚绳床[5],须臾扫尽数千张。
  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
  起来向壁不停手,一行数字大如斗。
  怳怳如闻神鬼惊[6],时时只见龙蛇走。
  在盘右蹙如惊电,状同楚汉相攻战。
  湖南七郡凡几家[7],家家屏障书题遍。
  王逸少,张伯英[8],古来几许浪得名。
  张颠老死不足数[9],我师此义不师古。
  古来万事贵天生,何必要公孙大娘浑脱舞[10]。
  【注释】
  [1]怀素(725-785,一说737-799):字藏真,本姓钱,出生于零陵。七岁到“书堂寺”为僧,后住东门外的“绿天庵”,自幼爱好书法,刻苦学习,经禅之余,勤练书法,因无钱买纸,特在寺旁种下许多芭蕉树,用蕉叶代纸练字。经长期精研苦练,秃笔成堆,埋于山下,人称“笔冢”。其冢傍有小池,常洗砚水变黑,名为“墨池”。他好饮酒,醉后每遇寺壁及衣带、器皿无不书之,兴到运笔,情随笔转,意随字生,纵横恣肆,给人以龙腾虎跃、奔蛇走马的艺术享受。他曾几次外出游历,“竭见当代名公”,切磋书技。怀素以草书闻名于世,继承张旭笔法,而有所发展,“以狂继颠”,并称“颠张醉素”。永州现存怀素的作品有《瑞石帖》、《千字文》、《秋兴八首》等。
  [2]墨池:《法书要录》载:“弘农张芝善草书,改临学书,池水尽墨。”《太平寰宇记》:“墨池,王右军洗砚池也。”《方舆胜览》载:“绍兴府成珠寺本王羲之故宅,门外有二池,曰墨池、鹅池。”
  [3]中山兔:《元和郡县志》载:中山在宣州水县东南十五里,出兔毫,为笔精妙。
  [4]笺麻:唐代的纸。以五色染成,或砑光,或金银泥画花样者为笺纸,其以麻为之,为麻纸。绢素:缯名,缯中至下者谓之绢,绢之精白者谓之素。
  [5]绳床:原称胡床,又称交床。一种可以折叠的轻便坐具。“胡床”是东汉时从域外传入中原一带的,《风俗通》中便有“灵帝好胡床”的记载。这种坐具的最大特点是可以交叉折叠。交椅就是在绳床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6]怳怳(huàng):隐隐约约,看不清楚的样子。
  [7]七郡:湖南七郡指长沙郡、衡阳郡、桂阳郡、零陵郡、连山郡、江华郡、邵阳郡,此七郡皆在洞庭湖之南,故曰湖南。
  [8]王逸少:王羲之(303—379),字逸少,琅邪临沂(今属山东)人,东晋书法家。出身贵族,官至右军将军、会稽内史,世称王右军。其书俊逸遒劲,独创圆转流利之风格,善隶、草、正、行各体,被奉为“书圣”。张伯英:张芝,字伯英,弘农(今河南灵宝县)人,善草书。他继承传统,转精其巧。凡家中衣帛,必书而后练之。临池学书,池水尽墨。下笔必为楷则,常曰匆匆不暇草书,寸纸不见遗,世上尤宝其书。韦仲将称他为草圣。
  [9]张颠:张旭,《旧唐书》载:吴郡张旭善草书而好酒,每醉后号呼狂走,索笔挥洒,变化无穷,若有神功。时人号为张颠。
  [10]浑脱舞:唐代舞名。长孙无忌以乌羊皮为浑脱毡帽,大家仿效,叫做赵公浑脱,因演以为舞。浑脱,盖以全羊皮制成之名。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说:“昔者吴人张旭,善草书书帖,数常于邺县见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自此草书长进,豪荡感激,即公孙可知矣。”《乐府杂录》载:开元中有公孙大娘善舞剑器,僧怀素见之,草书遂长。盖准其顿挫之势也。
  (吕国康注解)
相关诗词
1
[唐]
杜甫

《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展开全文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
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
与余问答既有以,感时抚事增惋伤。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
五十年间似反掌,风尘澒洞昏王室。
梨园弟子散如烟,女乐馀姿映寒日。
金粟堆南木已拱,瞿唐石城草萧瑟。
玳筵急管曲复终,乐极哀来月东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
收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