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铜簧韵脆锵寒竹

[唐] 李煜
铜簧韵脆锵寒竹,
新声慢奏移纤玉。
眼色暗相钩,
秋波横欲流。

雨云深绣户,
未便谐衷素。
宴罢又成空,
魂迷春梦中。
作品赏析
【注释】:

1.铜簧:乐器中的铜片,能够发出声音。锵:指乐器发出的声音。寒竹:指代乐器。
2.新声:新谱成的乐曲。此处大概指娥皇整理出的《霓裳羽衣曲》纤玉:纤细洁白如玉的手指。
3.钩:同勾,招引。
4.秋波:别作“娇波”指如秋水一样清澈的目光。
5.雨云:降雨的云,此处指男女情爱。
6.未便:别作“来便”。未便,未即,没有立即。谐:谐和。衷素:内心的真情。衷:内心。素,通愫。真情。
7.讌罢:欢乐之后。讌别作宴。
8.梦迷:别作“魂迷”。春雨:别作“春睡”,“春梦”。

这是李煜早期词作,描写男子在宴席上对一女子的迷恋,该是帝王生活的写照。
词的上片写男女调情。奏乐者的玉手,在乐器上拨弄,丝竹便奏出了美妙的乐曲。乐美,但奏乐的人更美。她如秋水般的目光向男主人公投来,大胆的表露着心中的爱慕之情,男女二人眉目传情,心意相通。
下片写欢情不成的感伤。首句意承上片,两人情意相通知后,却未能情意和谐而成云雨之欢,原因是“深绣户”,大概是深宫之中不便偷欢。只有在梦中才能相会。因此后面才有“成空”之语。表达了两人相见恨晚之情。

全词写男女恋情,大胆直白,形象生动。正面描写与侧面描写,实写与虚写相交替,使得整首词的风格直接而又委婉。虽是写偷欢传情,但却不失活泼清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