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西山隐者不遇

[唐] 邱为
绝顶一茅茨,直上三十里。
扣关无僮仆,窥室唯案几。
若非巾柴车,应是钓秋水。
差池不相见,黾勉空仰止。
草色新雨中,松声晚窗里。
及兹契幽绝,自足荡心耳。
虽无宾主意,颇得清净理。
兴尽方下山,何必待之子。
分类标签: 友情诗 唐诗三百首
作品赏析
作者一作“丘为
【注释】:
黾勉:勉力;尽力。

【简析】:
这首诗的重点不是写不遇的失望,而是抒发对隐居环境的迷恋,表现了有心去寻、无心相见的飘逸。

【注解】:
1、差池:原为参差不齐,这里指此来彼往而错过。
2、黾勉:殷勤。
3、契:惬合。
4、之子:这个人,这里指隐者

【韵译】:
西山顶上有一座小茅屋,
寻访隐者直上三十里路。
轻扣宅门竟无开门童仆,
窥看室内只有几案摆住。
主人不是驾着柴车外出,
一定是垂钓在秋水之渚。
来得不巧不能与其见面,
殷勤而来空留对他仰慕。
绿草刚刚受到新雨沐浴,
松涛声声随风送进窗户。
来到这惬意幽静的绝景,
我心耳荡涤无比的满足。
尽管没有宾主酬答之意,
却能把清静的道理领悟。
兴尽才下山来乐在其中、
何必要见到你这个隐者?

【评析】:
??这是一首描写隐逸高趣的诗。诗以“寻西山隐者不遇”为题,写专程到山中去访
隐者,竟然不遇。如此,本应叫人失望,惆怅。然而,诗借写“不遇”,却把隐者性
格和生活表现得清清楚楚,淋漓尽致地抒发了自己的幽情雅趣和旷达的胸怀,比相遇
更有收获,更为满足。
??诗的前八句,写隐者独居高处,远离尘嚣,寻访者不辞山高,等到叩关无人,才
略生怅惘。于是猜想隐者乘车出游,临水垂钓,表现隐者的生活恬适雅趣。后八句宕
开一层,写周围的草色松声使寻访者陶然,因而寻访不遇亦无所谓,使其悟出隐者生
活的情趣。因此,乘兴而来,尽兴而返,自得其乐,大有君子风度。--引自"超纯斋诗词"bookbest.163.net 翻译、评析:刘建勋   

after missing the recluse
on the western mountain

to your hermitage here on the top of the mountain
i have climbed, without stopping, these ten miles.
i have knocked at your door, and no one answered;
i have peeped into your room, at your seat beside the table.
perhaps you are out riding in your canopied chair,
or fishing, more likely, in some autumn pool.
sorry though i am to be missing you,
you have become my meditation --
the beauty of your grasses, fresh with rain,
and close beside your window the music of your pines.
i take into my being all that i see and hear,
soothing my senses, quieting my heart;
and though there be neither host nor guest,
have i not reasoned a visit complete?
...after enough, i have gone down the mountain.
why should i wait for you any longer?


  这是一首描写隐逸高趣的诗,从思想上说,这类诗在中国古典诗歌中所在多有,并没有什么分外高奇的地方,但细读起来,又令人感到有些新颖别致。这新颖别致来自什么地方呢?主要来自构思。我们看,这首诗以“寻西山隐者不遇”为题,到山中专程去寻访隐者,当然是出于对这位隐者的友情或景仰了,而竟然“不遇”,按照常理,这一定会使访者产生无限失望、惆怅之情。但却出人意料之外,这首诗虽写“不遇”,却偏偏把隐者的生活和性格表现得历历在目;却又借题“不遇”,而淋漓尽致地抒发了自己的幽情雅趣和旷达的胸怀,似乎比相遇了更有收获,更为心满意足。正是由于这一立意的新颖,而使这首诗变得有很强的新鲜感。
  诗是从所要寻访的这位隐者的栖身之所写起的。开首两句写隐者独居于深山绝顶之上的“一茅茨”之中,离山下有“三十里”之遥。这两句似在叙事,但实际上意在写这位隐者的远离尘嚣之心,兼写寻访者的不惮艰劳、殷勤远访之意。“直上”二字,与首句“绝顶”相照应,点出了山势的陡峭高峻,也暗示出寻访者攀登之劳。三、四两句,写到门不遇,叩关无僮仆应承,窥室只见几案,杳无人踪。紧接着下两句是写寻访者停在户前的踟蹰想象之词:主人既然不在,到哪儿去了呢?若不是乘着柴车出游,必是临渊垂钓去了吧?乘柴车出游,到水边垂钓,正是一般隐逸之士闲适雅趣的生活。这里不是正面去写,而是借寻访者的推断写出,比直接对隐者的生活做铺排描写反觉灵活有致。“差池不相见,黾勉空仰止”,远路相寻,差池不见,空负了一片景仰之情,失望之心不能没有。但诗写至此,却突然宕了开去,“草色新雨中,松声晚窗里。及兹契幽绝,自足荡心耳。虽无宾主意,颇得清净理”,由访人而变成问景,由失望而变得满足,由景仰隐者,而变得自己来领略隐者的情趣和生活,谁能说作者这次跋涉是入宝山而空返呢?“兴尽方下山,何必待之子”,结句暗用了著名的晋王子猷雪夜访戴的故事。故事出于《世说新语·任诞篇》,记王子猷居山阴,逢雪夜,忽忆起隐居在剡溪的好友戴安道,便立时登舟往访,经夜始至,及至门口又即便返回,人问其故,王子猷回答说:“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诗人采用了这一典故,来自抒旷怀。访友而意不在友,在于满足自己的佳趣雅兴。读诗至此,似乎使我们遇到了一位绝不亚于隐者的高士。诗人访隐居友人,期遇而未遇;读者由诗人的未遇中,却不期遇而遇──遇到了一位胸怀旷达,习静喜幽,任性所之的高雅之士。而诗人在这首诗中所要表达的,也正是这一点。  
(褚斌杰)
上一首
没有了
下一首
没有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