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诗词全集(1188首)

201

《木兰花》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展开全文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
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收起
202

《戏答元珍》

春风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见花。
残雪压枝犹有桔,冻雷惊笋欲抽芽。
展开全文
夜闻归雁生乡思,病入新年感物华。
曾是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
收起
203

《千秋岁·罗衫满袖》

罗衫满袖,尽是忆伊泪。残妆粉,馀香被。手把金尊酒,未饮先如醉。但向道,厌厌成病皆因你。离思迢迢远,一似长江水。去不断,来无际。红笺著意写,不尽相思意。为个甚,相思只在心儿里。
204

《千秋岁·画堂人静》

画堂人静,翡翠帘前月。鸾帷凤枕虚铺设。风流难管束,一去音书歇。到而今,高梧冷落西风切。未语先垂泪,滴尽相思血。魂欲断,情难绝。都来些子事,更与何人说。为个甚,心头见底多离别。
205

《瑞鹧鸪·楚王台上一神仙》

楚王台上一神仙, 
眼色相看意已传。 
展开全文
见了又休还似梦,
坐来虽近远如天。 
陇禽有恨犹能说,
江月无情也解圆。 
更被春风送惆怅,
落花飞絮雨翩翩。 
收起
206

《醉蓬莱·见羞容敛翠》

见羞容敛翠,嫩脸匀红,素腰袅娜。红药阑边,恼不教伊过。半掩娇羞,语声低颤,问道有人知麽。强整罗裙,偷回波眼,佯行佯坐。更问假如,事还成後,乱了云鬟,被娘猜破。我且归家,你而今休呵。更为娘行,有些针线,诮未曾收囉。却待更阑,庭花影下,重来则个。
207

《忆秦娥·十五六》

十五六,脱罗裳,长恁黛眉蹙。红玉暖,入人怀,春困熟。展香裀,帐前明画烛。眼波长,斜浸鬓云绿。看不足。苦残宵、更漏促。
208

《御街行·夭非华艳轻非雾》

夭非华艳轻非雾。来夜半、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何处。乳鸡酒燕,落星沈月,紞紞城头鼓。参差渐辨西池树。朱阁斜欹户。绿苔深径少人行,苔上屐痕无数。遗香馀粉,剩衾闲枕,天把多情赋。
209

《梦中作》

夜凉吹笛千山月,路暗迷人百种花。
棋罢不知人换世,酒阑无奈客思家。
210

《夜行船·忆昔西都欢纵》

忆昔西都欢纵。自别後、有谁能共。伊川山水洛川花,细寻思、旧游如梦。今日相逢情愈重。愁闻唱、画楼锺动。白发天涯逢此景,倒金尊、殢谁相送。
211

《夜行船·满眼东风飞絮》

满眼东风飞絮。催行色、短亭春暮。落花流水草连云,看看是、断肠南浦。檀板未终人去去。扁舟在、绿杨深处。手把金尊难为别,更那听、乱莺疏雨。
212

《夜行船·闲把鸳衾横枕》

闲把鸳衾横枕。损眉尖、泪痕红沁。花时良夜不归来,忍频听、漏移清禁。一饷无言都未寝。忆当初、是谁先恁。及至如今,教人成病,风流万般徒甚。
213

《夜行船·轻捧香腮低枕》

轻捧香腮低枕。眼波媚、向人相浸。佯娇佯醉索如今,这风情、怎教人禁。却与和衣推未寝。低声地、告人休恁。月夕花朝,不成虚过,芳年嫁君徒甚。
214

《桃源忆故人·梅梢弄粉香犹嫩》

梅梢弄粉香犹嫩。欲寄江南春信。别后寸肠萦损。说与伊争稳。
小炉独守寒灰烬。忍泪低头画尽。眉上万重新恨。竟日无人问。
215

《桃源忆故人·莺愁燕苦春归去》

莺愁燕苦春归去。寂寂花飘红雨。碧草绿杨歧路。况是长亭暮。少年行客情难诉。泣对东风无语。目断两三烟树。翠隔江淹浦。
216

《桃源忆故人·碧纱影弄东风晓》

碧纱影弄东风晓。一夜海棠开了。枝上数声啼鸟。妆点愁多少。
妒云恨雨腰支袅。眉黛不忺重扫。薄幸不来春老。羞带宜男草。
217

《雨中花/夜行船》

千古都门行路。能使离歌声苦。送尽行人,花残春晚,又到君东去。醉藉落花吹暖絮。多少曲堤芳树。且携手留连,良辰美景,留作相思处。
218

《摸鱼儿·卷绣帘》

卷绣帘、梧桐秋院落,一霎雨添新绿。对小池闲立残妆浅,向晚水纹如縠。凝远目。恨人去寂寂,凤枕孤难宿。倚阑不足。看燕拂风檐,蝶翻露草,两两长相逐。双眉促。可惜年华婉娩,西风初弄庭菊。况伊家年少,多情未已难拘束。那堪更趁凉景,追寻甚处垂杨曲。佳期过尽,但不说归来,多应忘了,云屏去时祝。
219

《燕归梁·风摆红藤卷绣帘》

风摆红藤卷绣帘。宝鉴慵拈。日高梳洗几时忺。金盆水、弄纤纤。髻云谩亸残花淡,和娇媚、瘦岩岩。离情更被宿酲兼。空惹得、病厌厌。
220

《燕归梁·屏里金炉帐外灯》

屏里金炉帐外灯。掩春睡腾腾。绿云堆枕乱鬅鬙。犹依约、那回曾。
人生少有,相怜到老,宁不被天憎。而今前事总无凭。空赢得、瘦棱棱。
关于作者

欧阳修

欧阳修(1007年8月1日-1072年9月22日),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汉族,吉州永丰(今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人,北宋政治家、文学家,且在政治上负有盛名。因吉州原属庐陵郡,以“庐陵欧阳修”自居。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累赠太师、楚国公。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合称“唐宋八大家”,并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被后人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

欧阳修是在宋代文学史上最早开创一代文风的文坛领袖。领导了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继承并发展了韩愈的古文理论。他的散文创作的高度成就与其正确的古文理论相辅相成,从而开创了一代文风。欧阳修在变革文风的同时,也对诗风、词风进行了革新。在史学方面,也有较高成就,他曾主修《新唐书》,并独撰《新五代史》。有《欧阳文忠集》传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