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诗词全集(1188首)

101

《玉楼春》

雪云乍变春云簇。渐觉年华堪送目。北枝梅蕊犯寒开,南浦波纹如酒绿。芳菲次第还相续。不奈情多无处足。尊前百计得春归,莫为伤春歌黛蹙。
102

《玉楼春》

黄金弄色轻于粉。濯濯春条如水嫩。为缘力薄未禁风,不奈多娇长似困。
腰柔乍怯人相近。眉小未知春有恨。劝君著意惜芳菲,莫待行人攀折尽。
103

《玉楼春》

珠帘半下香销印。二月东风催柳信。琵琶傍畔且寻思,鹦鹉前头休借问。惊鸿过後生离恨。红日长时添酒困。未知心在阿谁边,满眼泪珠言不尽。
104

《玉楼春》

沈沈庭院莺吟弄。日暖烟和春气重。绿杨娇眼为谁回,芳草深心空自动。倚阑无语伤离凤。一片风情无处用。寻思还有旧家心,蝴蝶时时来役梦。
105

《玉楼春》

去时梅萼初凝粉。不觉小桃风力损。梨花最晚又凋零,何事归期无定准。阑干倚遍重来凭。泪粉偷将红袖印。蜘蛛喜鹊误人多,似此无凭安足信。
106

《玉楼春》

湖边柳外楼高处。望断云山多少路。阑干倚遍使人愁,又是天涯初日暮。轻无管系狂无数。水畔花飞风里絮。算伊浑似薄情郎,去便不来来便去。
107

《玉楼春》

南园粉蝶能无数。度翠穿红来复去。倡条冶叶恣留连,飘荡轻于花上絮。
朱阑夜夜风兼露。宿粉栖香无定所。多情翻却似无情,赢得百花无限妒。
108

《玉楼春》

江南三月春光老。月落禽啼天未晓。露和啼血染花红,恨过千家烟树杪。云垂玉枕屏山小。梦欲成时惊觉了。人心应不似伊心,若解思归归合早。
109

《玉楼春》

东风本是开花信。及至花时风更紧。吹开吹谢苦匆匆,春意到头无处问。把酒临风千万恨。欲扫残红犹未忍。夜来风雨转离披,满眼凄凉愁不尽。
110

《玉楼春》

阴阴树色笼晴昼。清淡园林春过后。杏腮轻粉日催红,池面绿罗风卷皱。
佳人向晚新妆就。圆腻歌喉珠欲溜。当筵莫放酒杯迟,乐事良辰难入手。
111

《玉楼春》

芙蓉斗晕燕支浅。留著晚花开小宴。画船红日晚风清,柳色溪光晴照暖。美人争劝梨花盏。舞困玉腰裙缕慢。莫交银烛促归期,已祝斜阳休更晚。
112

《玉楼春》

艳冶风情天与措。清瘦肌肤冰雪妒。百年心事一宵同,愁听鸡声窗外度。信阻青禽云雨暮。海月空惊人两处。强将离恨倚江楼,江水不能流恨去。
113

《玉楼春》

半辐霜绡亲手剪。香染青蛾和泪卷。画时横接媚霞长,印处双沾愁黛浅。当时付我情何限。欲使妆痕长在眼。一回忆著一拈看,便似花前重见面。
114

《玉楼春》

红楼昨夜相将饮。月近珠帘花近枕。银缸照客酒方酣,玉漏催人街已禁。晚潮去棹浮清浸。古岸平芜萧索甚。大都薄宦足离愁,不放双鸳长恁恁。
115

《玉楼春》

夜来枕上争闲事。推倒屏山褰绣被。尽人求守不应人,走向碧纱窗下睡。直到起来由自殢。向道夜来真个醉。大家恶发大家休,毕竟到头谁不是。
116

《玉楼春》

西亭饮散清歌阕。花外迟迟宫漏发。涂金烛引紫骝嘶,柳曲西头归路别。佳辰只恐幽期阔。密赠殷勤衣上结。翠屏魂梦莫相寻,禁断六街清夜月。
117

《玉楼春》

酒美春浓花世界。得意人人千万态。莫教辜负艳阳天,过了堆金何处买。已去少年无计奈。且愿芳心长恁在。闲愁一点上心来,算得东风吹不解。
118

《玉楼春》

金雀双鬟年纪小。学画蛾眉红淡扫。尽人言语尽人怜,不解此情惟解笑。稳着舞衣行动俏。走向绮筵呈曲妙。刘郎大有惜花心,只恨寻花来较早。
119

《临江仙·柳外轻雷池上雨》

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
小楼西角断虹明。阑干倚处,待得月华生。
展开全文
燕子飞来窥画栋,玉钩垂下帘旌。
凉波不动簟纹平。水精双枕,傍有堕钗横。
收起
120

《临江仙·记得金銮同唱第》

记得金銮同唱第
春风上国繁华
展开全文
如今薄宦老天涯
十年歧路
空负曲江花
闻说阆山通阆苑
楼高不见君家
孤城寒日等闲斜
离愁难尽
红树远连霞
收起
关于作者

欧阳修

欧阳修(1007年8月1日-1072年9月22日),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汉族,吉州永丰(今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人,北宋政治家、文学家,且在政治上负有盛名。因吉州原属庐陵郡,以“庐陵欧阳修”自居。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累赠太师、楚国公。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合称“唐宋八大家”,并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被后人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

欧阳修是在宋代文学史上最早开创一代文风的文坛领袖。领导了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继承并发展了韩愈的古文理论。他的散文创作的高度成就与其正确的古文理论相辅相成,从而开创了一代文风。欧阳修在变革文风的同时,也对诗风、词风进行了革新。在史学方面,也有较高成就,他曾主修《新唐书》,并独撰《新五代史》。有《欧阳文忠集》传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