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诗词全集(1188首)

141

《减字木兰花·画堂雅宴》

画堂雅宴。一抹朱弦初入遍。慢拈轻笼。玉指纤纤嫩剥葱。拨头憁利。怨月愁花无限意。红粉轻盈。倚暖香檀曲未成。
142

《减字木兰花·歌檀敛袂》

歌檀敛袂。缭绕雕梁尘暗起。柔润清圆。百琲明珠一线穿。樱唇玉齿。天上仙音心下事。留往行云。满坐迷魂酒半醺。
143

《减字木兰花·去年残腊》

去年残腊。曾折梅花相对插。人面而今。空有花开无处寻。天天不远。把酒拈花重发愿。愿得和伊。偎雪眠香似旧时。
144

《减字木兰花·年来方寸》

年来方寸。十日幽欢千日恨。未会此情。白尽人头可得平。区区堪比。水趁浮萍风趁水。试望瑶京。芳草随人上古城。
145

《踏莎行·候馆梅残》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
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
展开全文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
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收起
146

《踏莎行·雨霁风光》

雨霁风光,春分天气。千花百卉争明媚。画梁新燕一双双,玉笼鹦鹉愁孤睡。薜荔依墙,莓苔满地。青楼几处歌声丽。蓦然旧事心上来,无言敛皱眉山翠。
147

《踏莎行·碧藓回廊》

碧藓回廊,绿杨深院。偷期夜入帘犹卷。照人无奈月华明,潜身欲恨花深浅。
密约如沈。前欢未便。看看掷尽金壶箭。阑干敲遍不应人,分明帘下闻裁剪。
148

《踏莎行·云母屏低》

云母屏低,流苏帐小。矮床薄被秋将晓。乍凉天气未寒时,平明窗外闻啼鸟。困殢榴花,香添蕙草。佳期须及朱颜好。莫言多病为多情,此身甘向情中老。
149

《浪淘沙·把酒祝东风》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垂杨紫陌洛城东。
展开全文
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
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收起
150

《浪淘沙·把酒祝东风》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151

《浪淘沙·花外倒金翘》

花外倒金翘。饮散无憀。柔桑蔽日柳迷条。此地年时会一醉,还是春朝。今日举轻桡。帆影飘飘。长亭回首短亭遥。过尽长亭人更远,特地魂销。
152

《浪淘沙·五岭麦秋残》

五岭麦秋残。荔子初丹。绛纱囊里水晶丸。可惜天教生处远,不近长安。往事忆开元。妃子偏怜。一从魂散马嵬关。只有红尘无驿使,满眼骊山。
153

《浪淘沙·万恨苦绵绵》

万恨苦绵绵。旧约前欢。桃花溪畔柳阴间。几度日高春垂重,绣户深关。楼外夕阳闲。独自凭阑。一重水隔一重山。水阔山高人不见,有泪无言。
154

《浪淘沙·今日北池游》

今日北池游。漾漾轻舟。波光潋滟柳条柔。如此春来春又去,白了人头。好妓好歌喉。不醉难休。劝君满满酌金瓯。纵使花时常病酒,也是风流。
155

《浪淘沙·今日北池游》

今日北池游
漾漾轻舟
展开全文
波光潋滟柳条柔
如此春来又春去
白了人头
好妓好歌喉
不醉难休
劝君满满酌金瓯
纵使花时常病酒
也是风流
收起
156

《虞美人·炉香昼永龙烟白》

炉香昼永龙烟白。风动金鸾额。画屏细展小山川。睡容初起枕痕圆。坠花钿。
楼高不及烟霄半。望尽相思眼。艳阳刚爱挫愁天。故生芳草碧云连。怨王孙。
157

《生查子·元夕》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展开全文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收起
158

《生查子》

含羞整翠鬟,得意频相顾。雁柱十三弦,一一春莺语。娇云容易飞,梦断知何处。深院锁黄昏,阵阵芭蕉雨。
159

《清平乐·小庭春老》

小庭春老。碧砌红萱草。长忆小阑闲共绕。携手绿丛含笑。别来音信全乖。旧期前事堪猜。门掩日斜人静,落花愁点青苔。
160

《鹊桥仙·月波清霁》

月波清霁,烟容明淡,灵汉旧期还至。鹊迎桥路接天津,映夹岸、星榆点缀。云屏未卷,仙鸡催晓,肠断去年情味。多应天意不教长,恁恐把、欢娱容易。
关于作者

欧阳修

欧阳修(1007年8月1日-1072年9月22日),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汉族,吉州永丰(今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人,北宋政治家、文学家,且在政治上负有盛名。因吉州原属庐陵郡,以“庐陵欧阳修”自居。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累赠太师、楚国公。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合称“唐宋八大家”,并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被后人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

欧阳修是在宋代文学史上最早开创一代文风的文坛领袖。领导了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继承并发展了韩愈的古文理论。他的散文创作的高度成就与其正确的古文理论相辅相成,从而开创了一代文风。欧阳修在变革文风的同时,也对诗风、词风进行了革新。在史学方面,也有较高成就,他曾主修《新唐书》,并独撰《新五代史》。有《欧阳文忠集》传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