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诩」诗词全集(12首)

1

《甲戌乡中民情长句寄彦文布政》

景泰五年甲戌岁,正当南亩耕耘际。
忽然骤水涨江湖,汹涌浩漫良可畏。
展开全文
更堪滂沛雨兼旬,大岸小塍俱决溃。
田家男妇奔救忙,力竭气穷无术备。
沉灶产蛙虽古闻,今实见之非漫记。
东邻西舍咫尺间,无舟不得相亲慰。
况逢缺食方阻饥,女哭儿啼割心肺。
哀哉此情当告谁,上有青天下无地。
悲凄喑呜无一言,两眼相看只垂泪。
官仓储积岂无粟,有司吝出牢封记。
千年汲黯今无人,谁与皇家壮元气。
县宰惧难佯风颠,饱食闭门经月睡。
一朝谋定人不知,半夜携金远逃避。
郡侯坐视付不知,但挟娼优日酣醉。
徇私掘去抵湖堰,横流自此无能制。
甫差周倅问疾苦,攫去白金如土块。
府公唯责旧负逋,不问苍生问鱼帟。
按察徒惩小小疵,曲徇乡情舍奸弊。
便宜太保幸见临,香火满城人鼎沸。
群奸媚事靡不为,溷浴都将布衣纟罽。
令行虽仅免轻徭,薪米从兹价增倍。
劝谕赈给浪得名,伪钱糠秕成何济。
虽擒妖人许道师,多少无辜枉遭累。
一夫一妇皆王民,鼓弄如何等儿戏。
昨来轻发激变语,闻者至今犹战悸。
功能人苟得专杀,法律底须存八议。
万一有失忠义心,宵旰深忧岂微细。
乃知不学无术人,隘陋终同斗筲器。
娄城老卒张文翔,不忍憸邪肆欺蔽。
片言出口祸即随,从此无人触奸吏。
只今所在皆凶荒,未必不繇斯道致。
朝廷若不惩此曹,无日可回天地意。
呜呼!我民今年性命已难保,明年岂有全生计。
老夫残喘不足惜,横死深哀后生辈。
昨夜虚斋听雨眠,转辗不能成一寐。
起来赋得民情诗,惠政思君录相寄。
右拙作奉寄彦文布政贤侄相公,庶几得审乡曲真情,非敢
招人过也。
此辈无活人手段,但有杀人手段,是诗万勿示人,毋使老
拙复作张文翔也。
然老拙饿死有日,恐不久于世,他日归省之余,幸致一樽
酬我于沟壑中耳。
是年六月望日,因人便书此以告别。
收起
2

《竹枝歌》

朝见浮云飞出山,暮见浮云飞入山。
浮云自是无心物,郎既有心胡不还。
3

《自题晚归图》

红树离离映夕晖,水天空阔雁高飞。
扁舟一个轻如叶,常载先生半醉归。
4

《与王忠孟登玉峰共饮春风亭》

山水千重复万重,少年相别老相逢。
春风亭下一杯酒,山色不如人意浓。
5

《偶题逸老庵》

居临流水萦纡,门对青山突兀。
四时风月云烟,总是吾家旧物。
展开全文
但知安分休休,不作书空咄咄。
且喜盈樽有酒,何羡满床堆笏。
君不见朝来檐日暖融融,笑看梅花坐扪虱。
收起
6

《秃奴诗戏寄沈诚学》

东村二八张小姑,鬓发油油如漆乌。
朝朝不惜五更起,对镜千梳并万梳。
展开全文
争似吾家阿奴秃,落落数竿删后竹。
一生不费膏沐资,日出酣红睡方熟。
君家有婢亦如此,何幸少年犹有齿。
夜寒聊取代汤婆,殊胜当年玉川子。
收起
7

《梅花庄诗为朱明仲赋》

先生卜筑吴城曲,剩种梅花绕吟屋。
自期岁晚供诗料,岂慕平泉与金谷。
展开全文
花开时节天正寒,雪花乱洒迷林峦。
杖藜引鹤饱幽玩,不与梨云同梦看。
归来袖手寒窗坐,石鼎有茶炉有火。
神交不觉两忘情,谁是梅花谁是我。
收起
8

《为彦中题画》

青山之青如佛头,白云化作寒泉流。
世间尘土飞不到,眼中景物俱清幽。
展开全文
若人自是好静者,岂非五柳先生俦。
每托琴樽写高兴,脱屣乐从鱼鸟游。
却笑时人苦不达,漏尽鸣钟犹未休。
君不见小虞塘西玉峰下,一庵已遂吾菟裘。
共论心事肯相过,斗酒当为山妻谋。
收起
9

《寓意》

天上双星有常处,夫为牛郎妇为女。
东西相望自年年,只隔天津一泓许。
展开全文
耕田匪易织亦劳,不得从容相慰语。
伤心一掬泪如珠,洒向人间作秋雨。
收起
10

《咏汤婆长句寄谈勿庵勉之共发一笑》

岁晚江乡雪盈尺,小斋不禁寒气逼。
先生独卧不成眠,两脚浑如水中石。
展开全文
今宵何幸得温温,伸去缩来随意得。
非关被底别藏春,深藉汤婆有余力。
此婆生来名阿锡,纺织无能有潜德。
缄口何曾说是非,谋身不解求衣食。
寂寂无声伴到明,不作骄痴取怜惜。
君不见此婆有妹名青奴,骨格玲珑如姊默。
不容暑气侵肌肤,亦与先生旧相识。
只因寒暑不同时,弃舍尘中倚空壁。
收起
11

《过顾玉山旧宅(二首)》

阿瑛旧宅绰山前,父老犹能话昔年。
楼阁俨如真洞府,主宾浑似小神仙。
展开全文
花时不绝笙歌宴,门柳常维书画船。
肯信只今无片瓦,平芜漠漠锁寒烟。¤
收起
12

《过顾玉山旧宅(二首)》

当时富贵号无前,屈指繇来未百年。
好事主人金粟老,能文馆客铁龙仙。
展开全文
歌儿舞女花间席,茶灶笔床湖上船。
今日我来都不见,数家田舍起炊烟。
收起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龚诩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