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结」诗词全集(91首)

1

《舂陵行》

军国多所需,切责在有司。
有司临郡县,刑法竞欲施。
展开全文
供给岂不忧?征敛又可悲。
州小经乱亡,遗人实困疲。
大乡无十家,大族命单赢。
朝餐是草根,暮食仍木皮。
出言气欲绝,意速行步迟。
追呼尚不忍,况乃鞭扑之!
邮亭传急符,来往迹相追。
更无宽大恩,但有迫促期。
欲令鬻儿女,言发恐乱随。
悉使索其家,而又无生资。
听彼道路言,怨伤谁复知!
“去冬山贼来,杀夺几无遗。
所愿见王官,抚养以惠慈。
奈何重驱逐,不使存活为!”
安人天子命,符节我所持。
州县忽乱亡,得罪复是谁?
逋缓违诏令,蒙责固其宜。
前贤重守分,恶以祸福移。
亦云贵守官,不爱能适时。
顾惟孱弱者,正直当不亏。
何人采国风,吾欲献此辞。
收起
2

《贼退示官吏》

昔岁逢太平,山林二十年。泉源在庭户,洞壑当门前。
井税有常期,日晏犹得眠。忽然遭世变,数岁亲戎旃。
展开全文
今来典斯郡,山夷又纷然。城小贼不屠,人贫伤可怜。
是以陷邻境,此州独见全。使臣将王命,岂不如贼焉。
今彼征敛者,迫之如火煎。谁能绝人命,以作时世贤。
思欲委符节,引竿自刺船。将家就鱼麦,归老江湖边。
收起
3

《石鱼湖上醉歌》

石鱼湖,似洞庭,夏水欲满君山青。山为樽,水为沼,
酒徒历历坐洲岛。长风连日作大浪,不能废人运酒舫。
展开全文
我持长瓢坐巴丘,酌饮四坐以散愁。
收起
4

《石鱼湖上醉歌并序》

石鱼湖,似洞庭,夏水欲满君山春。
山为樽,水为沼,酒徒历历坐洲岛。
展开全文
长风连日作大浪,不能废人运洒舫。
我持长瓢坐巴丘,酌饮四座以散愁。
收起
5

《欸乃曲五首》

偶存名迹在人间,顺俗与时未安闲。
来谒大官兼问政,扁舟却入九疑山。
展开全文
湘江二月春水平,满月和风宜夜行。
唱桡欲过平阳戍,守吏相呼问姓名。
千里枫林烟雨深,无朝无暮有猿吟。
停桡静听曲中意,好是云山韶濩音。
零陵郡北湘水东,浯溪形胜满湘中。
溪口石颠堪自逸,谁能相伴作渔翁。
下泷船似入深渊,上泷船似欲升天。
泷南始到九疑郡,应绝高人乘兴船。
收起
6

《闵荒诗》

炀皇嗣君位,隋德滋昏幽。日作及身祸,以为长世谋。
居常耻前王,不思天子游。意欲出明堂,便登浮海舟。
展开全文
令行山川改,功与玄造侔。河淮可支合,峰山生回沟。
封陨下泽中,作山防逸流。船舲状龙鹢,若负宫阙浮。
荒娱未央极,始到沧海头。忽见海门山,思作望海楼。
不知新都城,已为征战丘。当时有遗歌,歌曲太冤愁。
四海非天狱,何为非天囚。天囚正凶忍,为我万姓雠。
人将引天钐,人将持天锼。所欲充其心,相与绝悲忧。
自得隋人歌,每为隋君羞。欲歌当阳春,似觉天下秋。
更歌曲未终,如有怨气浮。奈何昏王心,不觉此怨尤。
遂令一夫唱,四海欣提矛。吾闻古贤君,其道常静柔。
慈惠恐不足,端和忘所求。嗟嗟有隋氏,惛惛谁与俦。
收起
7

《忝官引》

天下昔无事,僻居养愚钝。山野性所安,熙然自全顺。
忽逢暴兵起,闾巷见军阵。将家瀛海滨,自弃同刍粪。
展开全文
往在乾元初,圣人启休运。公车诣魏阙,天子垂清问。
敢诵王者箴,亦献当时论。朝廷爱方直,明主嘉忠信。
屡授不次官,曾与专征印。兵家未曾学,荣利非所徇。
偶得凶丑降,功劳愧方寸。尔来将四岁,惭耻言可尽。
请取冤者辞,为吾忝官引。冤辞何者苦,万邑馀灰烬。
冤辞何者悲,生人尽锋刃。冤辞何者甚,力役遇劳困。
冤辞何者深,孤弱亦哀恨。无谋救冤者,禄位安可近。
而可爱轩裳,其心又干进。此言非所戒,此言敢贻训。
实欲辞无能,归耕守吾分。
收起
8

《宴湖上亭作》

广亭盖小湖,湖亭实清旷。轩窗幽水石,怪异尤难状。
石尊能寒酒,寒水宜初涨。岸曲坐客稀,杯浮上摇漾。
展开全文
远水入帘幕,淅沥吹酒舫。欲去未回时,飘飘正堪望。
酣兴思共醉,促酒更相向。舫去若惊凫,溶瀛满湖浪。
朝来暮忘返,暮归独惆怅。谁肯爱林泉,从吾老湖上。
收起
9

《宿丹崖翁宅》

扁舟欲到泷口湍,春水湍泷上水难。投竿来泊丹崖下,
得与崖翁尽一欢。丹崖之亭当石颠,破竹半山引寒泉。
展开全文
泉流掩映在木杪。有若白鸟飞林间。往往随风作雾雨,
湿人巾履满庭前。丹崖翁,爱丹崖,弃官几年崖下家。
儿孙棹船抱酒瓮,醉里长歌挥钓车。吾将求退与翁游,
学翁歌醉在鱼舟。官吏随人往未得,却望丹崖惭复羞。
收起
10

《系乐府十二首·陇上叹》

援车登陇坂,穷高遂停驾。延望戎狄乡,巡回复悲咤。
滋移有情教,草木犹可化。圣贤礼让风,何不遍西夏。
展开全文
父子忍猜害,君臣敢欺诈。所适今若斯,悠悠欲安舍。
收起
11

《寄源休》

天下未偃兵,儒生预戎事。功劳安可问,且有忝官累。
昔常以荒浪,不敢学为吏。况当在兵家,言之岂容易。
展开全文
忽然向三岭,境外为偏帅。时多尚矫诈,进退多欺贰。
纵有一直方,则上似奸智。谁为明信者,能辨此劳畏。
收起
12

《二风诗·治风诗五篇·至仁》

猗皇至圣兮,至惠至仁,德施蕴蕴。蕴蕴如何?不全不缺,
莫知所贶。
展开全文
猗皇至圣兮,至俭至明,化流瀛瀛。瀛瀛如何?不虢不赩,
莫知其极。
收起
13

《二风诗·治风诗五篇·至慈》

(古有慈帝,能保静顺以涵万物,故为《至慈》之诗
二章四韵十四句)
展开全文
至化之深兮,猗猗娭娭。如煦如吹,如负如持,
而不知其慈。故莫周莫止,静和而止。
至化之极兮,瀛瀛溶溶。如涵如封,如随如从,
而不知其功。故莫由莫己,顺时而理。
收起
14

《二风诗·治风诗五篇·至劳》

至哉勤绩,不盈不延;谁能颂之,我请颂焉。
於戏劳王,勤亦何极;济尔九土,山川沟洫。
展开全文
至哉俭德,不丰不敷;谁能颂之,我请颂夫。
於戏劳王,俭亦何深;戒尔万代,奢侈荒淫。
至哉茂功,不升不圮;谁能颂之,我请颂矣。
於戏劳王,功亦何大;去尔兆庶,洪湮灾害。
收起
15

《二风诗·乱风诗五篇·至荒》

国有世谟,仁信勤欤。王实惛荒,终亡此乎。
焉有力恣谄惑,而不亡其国?呜呼亡王,忍为此心!
展开全文
敢正亡王,永为世箴。
收起
16

《二风诗·乱风诗五篇·至虐》

夫为君上兮,慈顺明恕,可以化人。忍行昏恣,独乐其身;
一徇所欲,万方悲哀。
展开全文
于斯而喜,当云何哉?
夫为君上兮,兢慎俭约,可以保身,忍行荒惑,虐暴于人;
前世失国,如王者多。
于斯不寤,当如之何。
收起
17

《补乐歌十首·六英》

我有金石兮,击考崇崇。与汝歌舞兮,上帝之风。由六合
兮,英华沨沨。
展开全文
我有丝竹兮,韵和泠泠。与汝歌舞兮,上帝之声。由六合
兮,根底嬴嬴。
收起
18

《系乐府十二首·颂东夷》

尝闻古天子,朝会张新乐。金石无全声,宫商乱清浊。
东惊且悲叹,节变何烦数。始知中国人,耽此亡纯朴。
展开全文
尔为外方客,何为独能觉。其音若或在,蹈海吾将学。
收起
19

《系乐府十二首·贱士吟》

南风发天和,和气天下流。能使万物荣,不能变羁愁。
为愁亦何尔,自请说此由。谄竞实多路,苟邪皆共求。
展开全文
尝闻古君子,指以为深羞。正方终莫可,江海有沧洲。
收起
20

《系乐府十二首·去乡悲》

踌蹰古塞关,悲歌为谁长。日行见孤老,羸弱相提将。
闻其呼怨声,闻声问其方。方言无患苦,岂弃父母乡。
展开全文
非不见其心,仁惠诚所望。念之何可说,独立为凄伤。
收起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元结

元结(719-772年),字次山,号漫叟、聱叟、浪士、漫郎,唐代道家学者。原籍河南(今河南洛阳),后迁鲁山(今河南鲁山县),天宝六载(747)应举落第后,归隐商余山,道家思想对元结影响深远。天宝十二载进士及第。安禄山反,曾率族人避难猗玗洞(今湖北大冶境内),因号猗玗子。乾元二年(759),任山南东道节度使史翙幕参谋,招募义兵,抗击史思明叛军,保全十五城。代宗时,任道州刺史,调容州,加封容州都督充本管经略守捉使,政绩颇丰。约大历七年(约772年)入朝,后卒于长安。原有著作多部,均佚。现存的集子常见者有明郭勋刻本《唐元次山文集》、明陈继儒鉴定本《唐元次山文集》、淮南黄氏刊本《元次山集》。今人孙望校点有《元次山集》。(生卒见元结墓表)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