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诗词全集(816首)

681

《再用儒字韵二首》

是是非非好读书,莫将名实自相诬。
由来废冢谁为者,诗礼相传大小儒。
682

《鹧鸪天 石门道中》

山上飞泉万斛珠。悬崖千丈落鼪鼯。已通樵迳行还碍,似有人声听却无。
闲略彴,远浮屠。溪南修竹有茅庐。莫嫌杖屦频来往,此地偏宜著老夫。
683

《定风波 席上送范廓之游建康》

听我尊前醉后歌。人生亡奈别离何。但使情亲千里近。须信。无情对面是山河。
寄语石头城下水。居士。而今浑不怕风波。借使未如鸥鸟惯。相伴。也应学得老渔蓑。
684

《清平乐 题上卢桥》

清溪奔快。不管青山碍。千里盘盘平世界。更著溪山襟带。
古今陵谷茫茫。市朝往往耕桑。此地居然形胜,似曾小小兴亡。
685

《满庭芳 和章泉赵昌父》

西崦斜阳,东江流水,物华不为人留。铮然一叶,天下已知秋。屈指人间得意,问谁是、骑鹤扬州。君知我,从来雅意,未老已沧州。
无穷身外事,百年能几,一醉都休。恨儿曹抵死,谓我心忧。况有溪山杖屦,阮籍辈、须我来游。还堪笑,机心早觉,海上有惊鸥。
686

《夜游宫 苦俗客》

几个相知可喜。才厮见、说山说水。颠倒烂熟只这是。怎奈向,一回说,一回美。
有个尖新底。说底话、非名即利。说得口乾罪过你。且不罪,俺略起,去洗耳。
687

《丑奴儿/采桑子 和铅山陈簿韵》

鹅湖山下长亭路,明月临关。
明月临关。几阵西风落叶干。
展开全文
新词谁解裁冰雪,笔墨生寒。
笔墨生寒。曾说离愁千万般。
收起
688

《添字浣溪沙/山花子》

句里明珠字字排。多情应也被春催。怪得名花和泪送,雨中栽。赤脚未安芳斛稳,娥眉早把橘枝来。报道锦薰笼底下,麝脐开。
689

《添字浣溪沙/山花子》

日日闲看燕子飞。旧巢新垒画帘低。
玉历今朝推戊已,住衔泥。
展开全文
先自春光留不住,那堪更著子规啼。
一阵晚香吹不断,落花溪。
收起
690

《添字浣溪沙/山花子》

杨柳温柔是故乡。纷纷蜂蝶去年场。
大率一春风雨事,最难量。
展开全文
满把携来红粉面,堆盘更觉紫芝香。
幸自麹生闲去了,又教忙。
收起
691

《和傅岩叟梅花二首》

月澹黄昏欲雪时,小窗犹欠岁寒枝。
暗香疏影无人处,唯有西湖处士知。
692

《和傅岩叟梅花二首》

灵均恨不与同时,欲把幽香赠一枝。
堪入离骚文字不,当年何事未相知。
693

《和郭逢道韵》

枣树平生叹子阳,里歌虽短意偏长。
东家昨夜梅花发,愧我分他一半香。
694

《和郭逢道韵》

君家富贵有汾阳,只要文章光焰长。
莫为梅花费诗句,细思丹桂是天香。
695

《和人韵》

老来筋力上山迟,过眼风光自崛奇。
拟放狂歌花已笑,正羞短发雪偏垂。
展开全文
谿山能破几緉屐,风雨连催十二时。
且锁君诗怕飞去,从人唤我虎头痴。
收起
696

《和人韵》

老奴权至使将军,非所宜蒙定可黥。
嫫母侏儒曾一笑,瓠壶藤蔓便相萦。
展开全文
解纷已见立谈顷,漏网从今太横生。
岂是人间重生女,只应诗老便多情。
收起
697

《和赵茂嘉郎中双头芍药二首》

昨日梅华同语笑,今朝芍药并芬芳。
弟兄殿住春风了,却遣花来送一觞。
698

《和赵茂嘉郎中双头芍药二首》

当年负鼎去干汤,至味须参芍药芳。
岂是调羹双妙手,故教初发劝持觞。
699

《和赵直中提干韵》

万事推移本偶然,无亏何处更求全。
折腰曾愧五斗米,负郭元无三顷田。
展开全文
城碍夕阳宜杖履,山供醉眼费云烟。
怪君不顾笙歌误,政拟新诗去鸟边。
收起
700

《郡斋怀隐庵》

天寒秋色入平林,更着西风月下砧。
旧日醉吟浑不管,如今节物总关心。
关于作者

辛弃疾

辛弃疾(1140年5月28日-1207年10月3日),原字坦夫,后改字幼安,号稼轩,山东东路济南府历城县(今济南市历城区遥墙镇四凤闸村)人。南宋豪放派词人、将领,有“词中之龙”之称。与苏轼合称“苏辛”,与李清照并称“济南二安”。

辛弃疾生于金国,少年抗金归宋,曾任江西安抚使、福建安抚使等职。著有《美芹十论》、《九议》,条陈战守之策。由于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后被弹劾落职,退隐山居。开禧北伐前后,相继被起用为绍兴知府、镇江知府、枢密都承旨等职。开禧三年(1207年),辛弃疾病逝,年六十八。后赠少师,谥号“忠敏”。

辛弃疾一生以恢复为志,以功业自许,却命运多舛、备受排挤、壮志难酬。但他恢复中原的爱国信念始终没有动摇,而是把满腔激情和对国家兴亡、民族命运的关切、忧虑,全部寄寓于词作之中。其词艺术风格多样,以豪放为主,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其词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典故入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现存词六百多首,有词集《稼轩长短句》等传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