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诗词全集(63首)

41

《自励》

平生最恶牢骚语,作态呻吟苦恨谁。
万事祸为福所倚,百年力与命相持。
展开全文
立身岂患无余地,报国惟忧或后时。
未学英雄先学道,肯将荣瘁校群儿。
收起
42

《自励》

献身甘作万矢的,著论求为百世师。
誓起民权移旧俗,更揅哲理牖新知。
展开全文
十年以后当思我,举国犹狂欲语谁。
世界无穷愿无尽,海天寥廓立多时。
收起
43

《志未酬》

志未酬,志未酬,问君之志几时酬?志亦无尽量,酬亦无尽时。
世界进步靡有止期,吾之希望亦靡有止期。
展开全文
众生苦恼不断如乱丝,吾之悲悯亦不断如乱丝。
登高山复有高山,出瀛海复有瀛海。
任龙腾虎跃以度此百年兮,所成就其能几许?虽成少许,不敢自轻,不有少许兮,多许奚自生。
但望前途之宏廓而寥远兮,其孰能无感于余情。
吁嗟乎,男儿志兮天下事,但有进兮不有止,言志已酬便无志。
收起
44

《金缕曲·瀚海飘流燕②》

瀚海飘流燕②。乍归来、依依难认,旧家庭院。惟有年时芳俦③在,一例差池双剪④。相对向、斜阳凄怨。
欲诉奇愁无可诉,算兴亡、已惯司空见⑤。忍抛得,泪如线。
展开全文
故巢似与人留恋。最多情、欲黏还坠,落泥片片。
我自殷勤衔来补,珍重断红⑥犹软。又生恐、重帘不卷。十二曲阑⑦春寂寂,隔蓬山⑧、何处窥人面?休更问,恨深浅。
收起
45

《读陆放翁集》

诗界千年靡靡风,兵魂销尽国魂空。
集中什九从军乐,亘古男儿一放翁。

46

《读陆放翁集》

辜负胸中十万兵,百无聊赖以诗鸣。
谁怜爱国千行泪,说到胡尘意不平。
47

《读陆放翁集》

叹老嗟卑却未曾,转因贫病气崚嶒。
英雄学道当如此,笑尔儒冠怨杜陵。
48

《读陆放翁集》

朝朝起作桐江钓,昔昔梦随辽海尘。
恨杀南朝道学盛,缚将奇士作诗人。
49

《去国行》

呜呼济艰乏才兮,儒冠容容。
佞头不斩兮,侠剑无功。
展开全文
君恩友仇两未报,死于贼手毋乃非英雄。
割慈忍泪出国门,掉头不顾吾其东。
东方古称君子国,种族文教咸我同。
尔来封狼逐逐磨齿瞰西北,唇齿患难尤相通。
大陆山河若破碎,巢覆完卵难为功。
我来欲作秦廷七日哭,大邦犹幸非宋聋。
却读东史说东故,卅年前事将毋同。
城狐社鼠积威福,王室蠢蠢如赘癕。
浮云蔽日不可扫,坐令蝼蚁食应龙。
可怜志士死社稷,前仆后起形影从。
一夫敢射百决拾,水户萨长之间流血成川红。
尔来明治新政耀大地,驾欧凌美气葱茏。
旁人闻歌岂闻哭,此乃百千志士头颅血泪回苍穹。
吁嗟乎!男儿三十无奇功,誓把区区七尺还天公。
不幸则为僧月照,幸则为南洲翁。
不然高山蒲生象山松荫之间占一席,守此松筠涉严冬,坐待春回终当有东风。
吁嗟乎!古人往矣不可见,山高水深闻古踪。
潇潇风雨满天地,飘然一身如转蓬,披发长啸览太空。
前路蓬山一万重,掉头不顾吾其东。
收起
50

《寄赵尧生侍御以诗代书》

山中赵邠卿,起居复何似?去秋书千言,短李为我致,坐客睹欲夺,我怒几色市;比复凭罗隐,寄五十六字,把之不忍释,浃旬同卧起。
稽答信死罪,惭报亦有以:昔岁黄巾沸,偶式郑公里;岂期姜桂性,遽撄魑魅忌;青天大白日,横注射工矢。
展开全文
公愤塞京国,岂直我发指。
执义别有人,我仅押纸尾。
怪君听之过,喋喋每挂齿,谬引汾阳郭,远拯夜郎李。
我不任受故,欲报斯辄止。
复次我所历,不足告君子。
自我别君归,嘐嘐不自揆,思奋躯尘微,以救国卵累,无端立人朝,月躔迅逾纪。
君思如我戆,岂堪习为吏。
自然枘入凿,窘若磨旋螘。
默数一年来,至竟所得几,口空瘏罪言,骨反销积毁。
君昔东入海,劝我衽慎趾,戒我坐垂堂,历历语在身。
由今以思之,智什我岂翅。
坐是欲有陈,操笔则颡泚。
今我竟自拔,遂我初服矣。
所欲语君者,百请述一二:一自系匏解,故业日以理,避人恒兼旬,深蛰西山阯。
冬秀餐雪桧,秋艳摘霜柿。
曾踏居庸月,眼界空夙滓;曾饮玉泉水,洌芳沁痐脾。
自其放游外,则溺于文事,乙乙蚕吐丝,汩汩蜡泫泪,日率数千言,今略就千纸。
持之以入市,所易未甚菲。
苟能长如兹,馁冻已可抵。
君常忧我贫,闻此当一喜。
去春花生日,吾女既燕尔,其婿夙嗜学,幸不橘化枳。
两小今随我,述作亦斐亹。
君诗远垂问,纫爱岂独彼。
诸交旧踪迹,君倘愿闻只:罗瘿跌宕姿,视昔且倍蓰,山水诗酒花,名优与名士,作史更制礼,应接无停晷,百凡皆芳洁,一事略可鄙,索笑北枝梅,楚璧久如屣;曾蛰蛰更密,足已绝尘轨,田居诗十首,一首千金值,蛰庵躬耕而丧其赀丰岁犹调饥,骞举义弗仕,眼中古之人,惟此君而已;彩笔江家郎,翊云在官我肩比,金玉兢自保,不与俗波靡,近更常为诗,就我相砻砥,君久不见之,见应刮目视。
三子君所笃,交我今最挚。
陈徵宇林宰平黄孝觉黄哲维梁众异,旧社君同气,而亦皆好我,襟抱互弗閟;更二陈弢阉、石遗一林畏庐,老宿众所企,吾间一诣之,则以一诗贽;其在海上者,安仁潘若海嘻顦顇,顾未累口腹,而或损猛志;孝侯周孝怀特可哀,悲风生陟屺,君曾否闻知,备礼致吊诔。
此君孝而愚,长者宜督譬。
凡兹所举似,君或谂之备,欲慰君索居,词费兹毋避。
大地正喋血,毒螫且潜沸,一发之国命,懔懔驭朽辔。
吾曹此馀生,孰审天所置,恋旧与伤离,适见不达耳。
以君所养醇,宜夙了此旨;故山两年间,何藉以适己?箧中新诗稿,曾添几尺咫?其他藏山业,几种竟端委?酒量进抑退?抑遵昔不徒?或言比持戒,我意告者诡,岂其若是恝,辜此郸筒美;所常与钓游,得几园与绮?门下之俊物,又见几騄駬?健脚想如昨,较我步更驶,峨眉在户牖,贾勇否再儗?琐琐此问讯,——待蜀使。
今我寄此诗,媵以欧战史,去腊青始杀,敝帚颇自憙,下酒代班籍,将弗笑辽豕;尤有亚匏集,我嗜若脍胾,谓有清一代,三百年无比,我见本井蛙,君视为然否?我操兹豚蹄,责报乃无底:第一即责君,索我诗瘢痏,首尾涂乙之,益我学根柢;次则昔癸丑,禊集西郊沚,至者若而人,诗亦杂瑾玭,丐君补题图,贤者宜乐是;复次责诗卷,手写字栉比,凡近所为诗,不问近古体,多多斯益善,求添吾弗耻;最后有所请,申之以长跪,老父君夙敬,生日今在迩,行将归称觞,乞宠以巨制,乌私此区区,君义当不诿。
浮云西南行,望中蜀山紫,悬想诗到时,春已满杖履,努力善眠食,开抱受蕃祉,桃涨趁江来,竚待剖双鲤,岁乙卯人日,启超拜手启。
收起
51

《赠别郑秋蕃兼谢惠画》

鲁孱漆室泣,周蠢嫠纬悲,谋国自有肉食辈,干卿甚事,胡乃长叹而累欷?覆巢之下无完卵,智者怵惕愚者嬉,天下兴亡各有责,今我不任谁贷之。
吾友荥阳郑秋子,志节卓荦神嵚崎,热心直欲炉天地,视溺己溺饥己饥。
展开全文
少年学书更学剑,顾盼中原生雄姿,此才不学万人敌,大隐于市良自嗤。
一槎渡海将廿载,纵横商战何淋漓,眼底骈罗世界政俗之同异,脑中孕含廿纪思想之瑰奇。
青山一发望故国,每一念至魂弗怡,不信如此江山竟断送,四百兆中无一是男儿。
去年尧台颁衣带,血泪下感人肝脾,义会不胚走天下,日所出入咸闻知。
君时奋臂南天隅,毁家纾难今其时,悲歌不尽铜驼泪,魂梦从依敬业旗。
誓拯同胞苦海苦,誓答至尊慈母慈,不愿金高北斗寿东海,但愿得见黄人捧日、崛起大地、而与彼族齐骋驰。
我渡赤道南,识君在雪黎,貌交淡于水,魂交浓如饴。
风云满地我行矣,壮别宁作儿女悲。
知君有绝技,余事犹称老画师。
君画家法兼中外,蹊径未许前贤窥;我昔倡议诗界当革命,狂论颇颔作者颐。
吾舌有神笔有鬼,道远莫致徒自嗤;君今革命先画界,术无与并功不訾。
我闻西方学艺盛希腊,实以绘事为本支,尔来蔚起成大国,方家如鲫来施施。
君持何术得有此,方驾士蔑凌颇离,英人阿利华士蔑,近世最著名画师也。
希腊人颇离奴特,上古最著名画师也。
一缣脱稿列梳会,君尝以所画寄陈博览会,评赏列第一云。
博览会西名曰益士彼纯,又名曰梳。
万欧谓欧罗巴人也。
喷喷惊且咍,乃信支那人士智力不让白皙种,一事如此他可知。
我不识画却嗜画,悉索无餍良贪痴,五日一水十日石,君之惠我无乃私。
棱棱神鹰兮历历港屿,君所赠余画,一为飞鹰搏鸮图,一为雪港归舟图,皆君得意之作也。
雪黎港口称世界第一,画家喜画之,而佳本颇难。
缭以科葛米讷兮藉以芦丝,西人有一种花名曰科葛米纳,意言勿忘我也,吾译之为长毋相忘花。
芦丝即玫瑰花。
君所赠画,杂花烘缭,秾艳独绝。
画中之理吾不解,画外之意吾颔之。
君不见鸷鸟一击大地肃,复见天日扫雰翳,山河锦绣永无极,烂花繁锦明如斯;又不见今日长风送我归,欲别不别还依依,桃花潭水兮情深千尺,长毋相忘兮攀此繁枝。
君遗我兮君画,我报君兮我诗,画体维新诗半旧,五省六燕惭转滋。
媵君一语君听取,人生离别寻常耳,桑田沧海有时移,男儿肝胆长如此,国民责任在少年,君其勉旃吾行矣。
收起
52

《爱国歌四章》

泱泱哉!吾中华。
最大洲中最大国,廿二行省为一家。
展开全文
物产腴沃甲大地,天府雄国言非夸。
君不见,英日区区三岛尚崛起,况乃堂矞吾中华。
结我团体,振我精神,二十世纪新世界,雄飞宇内畴与伦。
可爱哉!吾国民。
可爱哉!吾国民。
芸芸哉!吾种族。
黄帝之胄尽神明,濅昌濅炽遍大陆。
纵横万里皆兄弟,一脉同胞古相属。
君不见,地球万国户口谁最多?四百兆众吾种族。
结我团体,振我精神,二十世纪新世界,雄飞宇内畴与伦。
可爱哉!我国民。
可爱哉!我国民。
彬彬哉!吾文明。
五千余岁历史古,光焰相续何绳绳。
圣作贤述代继起,浸濯沈黑扬光晶。
君不见,朅来欧北天骄骤进化,宁容久扃吾文明。
结我团体,振我精神,二十世纪新世界,雄飞宇内畴与伦。
可爱哉!我国民。
可爱哉!我国民。
轰轰哉!我英雄。
汉唐凿孔县西域,欧亚抟陆地天通。
每谈黄祸詟且栗,百年噩梦骇西戎。
君不见,博望定远芳踪已千古,时哉后起我英雄。
结我团体,振我精神,二十世纪新世界,雄飞宇内畴与伦。
可爱哉!我国民。
可爱哉!我国民。
闻英寇云南俄寇伊犁感愤成作涕泪已消残腊尽,入春所得是惊心。
天倾已压将非梦,雅废夷侵不自今。
安息葡萄柯叶悴,夜郎蒟酱信音沈。
好风不度关山路,奈此中原万里阴。
收起
53

《留别梁任南汉挪路卢》

冤霜六月零,愤泉万壑哀,寥莪不可诵,游子肝肠摧。
魑魅白昼行,啮人如草莱。
展开全文
劳劳生我恩,惨惨入泉台。
悠悠者苍天,哀哀者谁子。
人孰无天性,人孰无毛里,孰无泪与血,孰无肺与腑,海枯山可移,此恨安可补?沈沈复沈沈,怨毒乃如此。
收起
54

《留别梁任南汉挪路卢》

沥血一杯酒,与君兄弟交,君母即我母,君仇即吾仇。
况我实君累,君更不我尤,我若不报君,狗彘之不犹。
展开全文
劝君且勿哭,今哭何所求?磨刀复磨刀,去去不暂留。
上有天与日,鉴我即我谋。
我行为公义,亦复为私仇,脚蹴旧山河,手提贼人头,与君拜墓下,一恸为君酬。
万一事不成,国殇亦足豪,云霄六君子,来轸方且遒。
谁能久郁郁?长为儒冠羞。
收起
55

《广诗中八贤歌》

诗界革命谁欤豪?因明钜子天所骄,
驱役教典庖丁刀,何况欧学皮与毛。
展开全文
诸暨蒋智由观云。
东瓯布衣识绝伦,黎洲以后一天民,
我非狂生生自云,诗成独泣问麒麟。
平阳宋恕平子。
枚叔理文涵九流,五言直逼汉魏遒,
蹈海归来天地秋,西狩吾道其悠悠。
余杭章炳麟太炎。
义宁公子壮且醇,每翻陈语逾清新,
啮墨咽泪常苦辛,竟作神州袖手人。
义宁陈三立伯严。(君昔赠余诗有“凭阑一片风云气,来作神州袖手人”之句。)
哲学初祖天演严,远贩欧铅搀亚椠,
合与莎米为鲽鹣,夺我曹席太不廉。
候官严复几道。
放言玩世曾觙庵,造物无计逃镌镵,
曼歌花丛酒正醰,说经何时诗道南。
湘乡曾广钧重伯。(君昔为予画扇,作齐诗图,跋语云:任公好予所治齐诗图,予之诗道南矣。其狂率类此。)
绝世少年丁令威,选字秾俊文深微,
佯狂海上胡不归,故山猿鹤故飞飞。
丰顺丁惠康叔雅。
君遂之节如其才,呼天不应归去来,
海枯石烂诗魂哀,吁嗟吾国其无雷。
淮南吴保初彦复。(君抗疏忧国事,不得达,弃官归,且冻饿,厚禄故人书招之,不出山也。)
收起
56

《拆屋行》

麻衣病嫠血濡足,负携八雏路旁哭。
穷腊惨栗天雨霜,身无完裙居无屋。
展开全文
自言近市有数椽,太翁所搆垂百年,中停双木彗未满七,府贴疾下如奔弦。
节度爱民修市政,要使比户成殷阗,袖出图样指且画,剋期改作无迁延。
悬丝十命但恃粥,力单弗任惟哀怜。
吏言称贷岂无路,敢以巧语干大权,不然官家为汝办,率比旁舍还租钱。
出门十步九回顾,月黑风凄何处路,只愁又作流民看,明朝捉收官里去。
彼中凡无业游民皆拘作苦工。
市中华屋连如云,哀丝豪竹何纷纷,游人争说市政好,不见街头屋主人。
收起
57

《太平洋遇雨》

一雨纵横亘二洲,浪淘天地入东流。
却余人物淘难尽,又挟风雷作远游。
58

《澳亚归舟杂兴》

长途短发两萧森,独自凭栏独自吟。
日出见鸥知岛近,宵分闻雨感秋深。
展开全文
(归时三四月之交,实南半球之秋末也。)
乘桴岂是先生志,衔石应怜后死心。
姹女不知家国恨,更弹汉曲入胡琴。
拍拍群鸥相送迎,珊瑚湾港夕阳明。
(澳洲沿南太平洋岸,珊瑚岛最多,亦名珊瑚海。)
远波淡似里湖水,列岛繁于初夜星,
蘯胃海风和露吸,洗心天乐带涛听,
此游也算人间福,敢道潮平意未平。
蛮歌曲终锦瑟长,兔魄欲堕潮头黄,
微云远连海明灭,稀星故逐船低昂,
绳楐梦耶觉,冰酒沁骨清以凉,
如此闲福不消受,一宵何苦为诗忙。
苦吟兀兀成何事,永夜迢迢无限情,
万壑鱼龙风在下,一天云锦月初生,
人歌人哭兴亡感,潮长潮平日夜声,
大愿未酬时易逝,抚膺危坐涕纵横。
收起
59

《东归感怀》

极目中原幕色深,蹉跎负尽百年心。
那将涕泪三千斛,换得头颅十万金。
展开全文
鹃拜故林魂寂寞,鹤归华表气萧森。
恩仇稠叠盈怀抱,抚髀空为梁父吟。
收起
60

《刘荆州》

二千年后刘荆州,雄镇江黄最上游。
笔下高文蠹鱼矢,帐前飞将烂羊头。
展开全文
忍将国难供谈柄,敢与民权有夙仇。
闻说魏公加九锡,似君词赋更无俦。
收起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梁启超

梁启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一字任甫,号任公,又号饮冰室主人、饮冰子、哀时客、中国之新民、自由斋主人。清朝光绪年间举人,中国近代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史学家、文学家。戊戌变法(百日维新)领袖之一、中国近代维新派、新法家代表人物。幼年时从师学习,八岁学为文,九岁能缀千言,17岁中举。后从师于康有为,成为资产阶级改良派的宣传家。维新变法前,与康有为一起联合各省举人发动“公车上书”运动,此后先后领导北京和上海的强学会,又与黄遵宪一起办《时务报》,任长沙时务学堂的主讲,并著《变法通议》为变法做宣传。

戊戌变法失败后,与康有为一起流亡日本,政治思想上逐渐走向保守,但是他是近代文学革命运动的理论倡导者。逃亡日本后,梁启超在《饮冰室合集》《夏威夷游记》中继续推广“诗界革命”,批判了以往那种诗中运用新名词以表新意的做法。在海外推动君主立宪。辛亥革命之后一度入袁世凯政府,担任司法总长;之后对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等严词抨击,并加入段祺瑞政府。他倡导新文化运动,支持五四运动。其著作合编为《饮冰室合集》。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