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惠连」诗词全集(44首)

1

《诗 一》

挂鞍长林侧。
饮马修川湄。
2

《诗 二》

凄凄留子言。
眷眷浮客心。
3

《诗》

有客被褐前。
投心自询写。
展开全文
自言擅声名。
不谢嬴甘贾。
臧否同消灭。
谁能穷薪火。
郦生无文章。
西施整妖冶。
胡为空耿介。
悲哉君志珼。
收起
4

《诗》

夕坐苦多虑。
行歌践闺中。
展开全文
房栊引倾月。
步檐结春风。
收起
5

《西陵遇风献康乐诗 一》

我行指孟春。
春仲尚未发。
展开全文
趣途远有期。
念离情无歇。
成装候良辰。
漾舟陶嘉月。
瞻涂意少悰。
还顾情多阙。
收起
6

《猛虎行 一》

贫不攻九嶷玉。
倦不憩三危峰。
展开全文
九嶷有惑号。
三危无安容。
美物标贵用。
志士励奇踪。
如何祗远役。
王命宜肃恭。
伐鼓功未着。
振旅何时从。
收起
7

《离合诗 一》

放棹遵遥涂。
方与情人别。
展开全文
啸歌亦何言。
肃尔凌霜节。
收起
8

《西陵遇风献康乐诗 三》

靡靡即长路。
戚戚抱遥悲。
展开全文
悲遥但自弭。
路长当语谁。
行行道转远。
去去情弥迟。
昨发浦阳汭。
今宿浙江湄。
收起
9

《西陵遇风献康乐诗 四》

屯云蔽曾岭。
惊风涌飞流。
展开全文
零雨润坟泽。
落雪洒林丘。
浮氛晦崖巘。
积素惑原畴。
曲汜薄停旅。
通川绝行舟。
收起
10

《猛虎行 二》

猛虎潜深山。
长啸自生风。
展开全文
人谓客行乐。
客行苦心伤。
收起
11

《西陵遇风献康乐诗 五》

临津不得济。
伫楫阻风波。
展开全文
萧条洲渚际。
气色少谐和。
西瞻兴游叹。
东睇起凄歌。
积愤成疢痗。
无萱将如何。
收起
12

《离合诗 二》

夫人皆薄离。
二友独怀古。
展开全文
思笃子衿诗。
山川何足苦。
收起
13

《西陵遇风献康乐诗 二》

哲兄感仳别。
相送越垧林。
展开全文
饮饯野亭馆。
分袂澄湖阴。
凄凄留子言。
眷眷浮客心。
回塘隐舻栧。
远望绝形音。
收起
14

《豫章行》

轩帆遡遥路。
薄送瞰遐江。
展开全文
舟车理殊缅。
密友将远从。
九里乐同润。
二华念分峯。
集欢岂今发。
离叹自古钟。
促生靡缓期。
迅景无迟踪。
缁发迫多素。
憔悴谢华{艹/丰}。
婉娩寡留晷。
窈窕闭淹龙。
如何阻行止。
愤愠结心胸。
既微达者度。
欢戚谁能封。
愿子保淑慎。
良讯代徽容。
收起
15

《秋胡行 一》

春日迟迟。
桑何萋萋。
展开全文
红桃含夭。
绿柳舒荑。
邂逅粲者。
游渚戏蹊。
华颜易改。
良愿难谐。
收起
16

《夜集叹乖诗》

诗人咏踟蹰。
骚者歌离别。
展开全文
诚哉曩日欢。
展矣今夕切。
吾生赴遥命。
质明即行辙。
在贫故宜言。
赠子保温惠。
曷用书诸绅。
久要亮有誓。
收起
17

《秋怀》

平生无志意,少小婴忧患。
如何乘苦心,矧复值秋晏。
展开全文
皎皎天月明,弈弈河宿烂。
萧瑟含风蝉,寥唳度云鴈。
寒商动清闺,孤灯暧幽幔。
耿介繁虑积,展转长宵半。
夷险难豫谋,倚伏昧前筭。
虽好相如达,不同长卿慢。
颇悦郑生偃,无取白衣宦。
未知古人心,且从性所翫。
宾至可命觞,朋来当染翰。
高台骤登践,清浅时陵乱。
颓魄不再圆,倾羲无两旦。
金石终消毁,丹青暂雕焕。
各勉玄发欢,无贻白首叹。
因歌遂成赋,聊用布亲串。
收起
18

《塘上行》

芳萱秀陵阿。
菲质不足营。
展开全文
幸有忘忧用。
移根托君庭。
垂颖临清池。
擢彩仰华甍。
沾渥云雨润。
葳蕤吐芳馨。
愿君眷倾叶。
留景惠余明。
收起
19

《长安有狭邪行》

纪郢有通逵。
通逵并轩车。
展开全文
帟帟雕轮驰。
轩轩翠盖舒。
撰策之五尹。
振辔从三闾。
推剑冯前轼。
鸣佩专后舆。
收起
20

《燕歌行》

四时推迁迅不停。
三秋萧瑟叶辞茎。
展开全文
飞霜被野鴈南征。
念君客游羇思盈。
何为淹留无归声。
爱而不见伤心情。
朝日潜辉华灯明。
林鹊同栖渚鸿幷。
接翮偶羽依蓬瀛。
仇依旅类相和鸣。
余独何为志无成。
忧缘物感泪沾缨。
收起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谢惠连

谢惠连(407~433年),南朝宋文学家。祖籍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出生于会稽(今浙江绍兴)。10岁能作文,深得谢灵运的赏识,灵运每见其新文,常感慨“张华重生,不能易也。”本州辟主簿,不就。谢惠连行止轻薄不检,原先爱幸会稽郡吏杜德灵,居父丧期间还向杜德灵赠诗,大为时论所非,因此不得仕进,官位不显,仕宦失意。为谢灵运“四友”之一。

谢惠连的《雪赋》与谢庄的《月赋》并为六朝抒情咏物类小赋的代表作,展现了素净而奇丽的画面。他的《祭古冢文》,写得也很有感情,关于古冢形制的描写,可看作是中国最早的考古发掘简报。

他的诗作,虽不如谢灵运精警,但遣词构句却不相上下,运调轻灵,用词清艳。如《秋怀》:“皎皎天月明,奕奕河宿烂。萧瑟含风蝉,寥唳度云雁。寒商动清闺,孤灯暖幽幔。”《捣衣》中有“栏高砧响发,楹长杵声哀。微芳起两袖,轻汗染双题。”《诗品》评他这两首诗说:“《捣衣》、《秋怀》之作,虽复灵运锐思,亦何以加焉。”他的一些乐府诗,则颇有牢骚不平之气。《诗品》将其诗定为中品。后人把他和谢灵运、谢脁合称“三谢”。

《隋书·经籍志》载有《谢惠连集》6卷,明代张溥辑有《谢法曹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后世学习和模仿谢氏家族文学的人很多,以至于还出现了“谢康乐体”、“谢惠连体”这种专门的称谓,可见他们的影响之深远。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