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尔梅」诗词全集(11首)

1

《孟传是携其长郎北游,余于九江遇之喜赠》

武昌城下竞舟时,恰好相逢正则祠。
阻暑聊为无赖饮,游山喜作不情诗。
展开全文
甘陵自昔多君子,江夏于今诵小儿。
北去有人如问我,但云僧矣尚须眉。
收起
2

《访姚文初于绛趺堂,遂哭现闻师》

万里风闻海上兵,江南消息未分明。
行藏唯恐惭师友,离乱无因问死生。
展开全文
再返皋桥迷旧庑,重逢市倅失真名。
潜踪直入趺堂拜,错愕相看忾一声。
收起
3

《再哭樊氏》

君妇持家政,于归尔在前。
蕙兰题姓氏,荆布择姻缘。
展开全文
正色常忠谏,平心每善全。
嗟乎真畏友,一夕径飘然。
收起
4

《沧州道中》

潞河数百里,家家悬柳枝。
言自春至夏,雨泽全未施。
展开全文
燥土既伤禾,短苗不掩陂。
辘轳干以破,井涸园菜萎。
旧米日增价,卖者尚犹夷。
贫者止垄头,怅望安所之。
还视釜无烟,束腰相对饥。
欲贷东西邻,邻家先我悲。
且勿计终年,胡以延此时?
树未尽蒙灾,争走餐其皮。
门外兼催租,官府严呼追。
大哭无可卖,指此抱中儿。
儿女况无多,卖尽将何为?
下民抑何辜,天怒乃相罹,
下民即有辜,天恕何至斯!
视天非梦梦,召之者为谁?
呜乎!雨乎!
安得及今一滂沱,救此未死之遗黎!
收起
5

《游高阳里》

四野红霜牧笛愁,悲风蹈厉卷河流。
高阳里在无人醉,广武坟凋几树秋。
展开全文
作客长眠芦絮榻,寻僧闲坐菊花楼。
田家不解神何氏,操一豚蹄祝满篝。
收起
6

《戊申人日》

繁华速老是春天,花极浓时落更先。
遁野有情看拾翠,封侯无相写凌烟。
展开全文
心悲晚景歌皆痛,士遇奇才恨亦怜。
我去君留仍暂事,成功者退记他年。
收起
7

《采桑曲》

种桑人家十之九,连绿不断阴千亩。
年年相戒桑熟时,畏人盗桑晨暮守。
展开全文
前年灾水去年旱,私债官租如火锻。
今春差觉风雨好,可惜桑田种又少。
采桑女子智于男,晓雾浸鞋携笋篮。
幼年父母责女红,蚕事绩事兼其中。
桑有稚壮与瘦肥,亦有蚕饱与蚕饥。
忌讳时时外意生,心血耗尽茧初成。
织不及匹机上卖,急偿官租与私债。
促织在室丝已竭,机抒西邻响不绝。
残岁无米货入苦,妄意明年新丝补。
收起
8

《绝贼臣胡谦光》

贼臣不自量,称予是故人。
敢以书招予,冀予与同尘。
展开全文
一笑置弗答,萧然湖水滨。
湖水经霜碧,树光翠初匀。
妻子甘作苦,昏晓役舂薪。
国家有废兴,吾道有诎申。
委蛇听大命,柔气转时新。
生死非我虞,但虞辱此身。
收起
9

《杏塠庄杂咏》

早岁狂歌晚岁僧,名山赏过几千层。
沧桑风景随时幻,兀坐荒林对一灯。
10

《太仓过王文肃旧第》

娄江桥畔采芙蓉,俯仰金华旧鼎钟。
怪道主人常避客,应惭无泪哭神宗。
11

《太仓过王文肃旧第》

子夜歌残玉树尘,江南花月变金鳞。
孤帆直挂沧洲去,不吊乌衣巷里人。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阎尔梅

阎尔梅(1603—1679)明末诗文家,字用卿,号古古,因生而耳长大,白过于面,又号白耷山人、蹈东和尚,汉族,江苏沛县人。明崇祯三年举人,为复社巨子。甲申、乙酉间,为史可法画策,史不能用。乃散财结客,奔走国事。清初剃发号蹈东和尚。诗有奇气,声调沉雄。有《白耷山人集》。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