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祖棻」诗词全集(64首)

41

《菩萨蛮 丁五之秋,倭祸既作,南京震动。避》

钿蝉金凤谁收拾?烟尘澒洞音书隔。
回首望长安,暮云山复山。
展开全文
  徘徊鸾镜下,愁极眉难画。
何日得还乡?倚楼空断肠。
收起
42

《菩萨蛮 丁五之秋,倭祸既作,南京震动。避》

长安一夜西风近,玳梁双燕栖难稳。
愁忆旧帘钩,夕阳何处褛?  溪山清可语,且作从容往。
展开全文
珍重故人心,门前江水深。
收起
43

《玉楼春·绣衾慵展金泥凤》

绣衾慵展金泥凤,几日相思罗带重。
当楼柳色怕关情,压枕春愁还入梦。
展开全文
  严城四面悲笳动,帘外轻寒谁与共?社鹃啼彻月痕低,永夜灯花犹自弄。
收起
44

《玲珑四犯 寄怀素秋用清真体》

照海惊烽,早处处空城,寒角吹遍。
转尽车尘,才得间关重见。
展开全文
杯酒待换悲凉,可奈旧狂都减。
未凭高客意先倦,凄绝故园心眼。
  夜窗秋雨灯重翦。
有离人、泪珠千点。
伤心更作天涯别,回首巴山远。
愁寄一叶怨题,写不尽、吟边万感。
剩断魂夜夜,分付与,寒潮管。
收起
45

《水调歌头 雨夜集饮秦淮酒肆,用东山体》

瑶席烛初炧,水阁绣帘斜。
笙舟灯榭,座中犹说旧豪华。
展开全文
芳酒频污鸾帕,冷雨纷敲鸳瓦,沈醉未回车。
回首河桥下,弦管是谁家?  感兴亡,伤代谢,客愁赊。
虏尘胡马,霜风关塞动悲笳。
亭馆旧时无价,城阙当年残霸,烟水卷寒沙。
和梦听歌夜,忍问後庭花?
收起
46

《霜花腴 雪》

篆灰拨尽,乍卷帘、无端絮影漫天。
风噤寒鸦,路迷归鹤,琼楼消息谁传?灞桥梦残,纵凭高、休望长安。
展开全文
记当时、碧树苍崖,渺然难认旧山川。
  愁问冻痕深浅,早鱼龙罢舞,太液波寒。
关塞荒云,官城冷月,应怜此夜重看。
洗杯试笺,枉盼他、春到梅边。
怕明朝、日压雕檐,万家清泪悬。
收起
47

《绿意 次死灰韵》

兰舟桂檝。
记绿云十里,香生皋泽。
展开全文
倾盖相逢,偶托微波,误被采芳人识。
清阴几日鸳鸯梦,早泪泻铜盘先湿。
剩那时、炎热难忘,怕说晚凉消息。
  长抱芳心自苦,叹烟渚日暮,看朱成碧。
折向西风,万缕千丝,莫把此情重织。
江流不尽吴宫怨,纵唱断莲歌谁惜?漫独立,风露中宵,已是一天秋色。
收起
48

《摸鱼子 再寄素秋》

记秦淮、胜游欢宴,惊风何事吹散?狂烽苦逐车尘起,经岁间关流转。
归路远。
展开全文
叹故国、盟鸥却向巴江见。
离愁又满。
甚歌席深杯,烛窗秋雨,都化泪千点。
  茶烟外,锦瑟华年偷换。
朱弦难谱哀怨。
江郎彩笔飘零久,今日画眉都懒。
(往在南雍,尝推眉样第一,秋每以相戏。
因赋诗解之曰:谁怜冷落江郎笔,不赋文章只画眉。
)君莫管。
任扶病、登褛更尽望京眼。
流光易晚。
问斟酌词笺,商量药里,何日镇相伴?
收起
49

《曲玉管 寒蝉》

冷露移盘,西风扫叶,枯枝尚叹栖难定。
欲把浓愁低诉,还咽残声,此时情。
展开全文
  倦恋柯条,羞寻冠珥,上林只让寒鸦影。
冉冉斜阳,镜里双鬓妆成,为谁轻?  暗想当时,任嘶遍故家乔木,却怜几度风霜,而今独抱凄清。
感飘零。
问知音谁在?不见悲吟楚客,更知何日,万缕垂杨,响答江城。
收起
50

《高阳台·雨织清愁》

雨织清愁,香温断梦,十年心事堪嗟。
冷落歌灯,尊前怕听琵琶。
展开全文
高楼只在斜阳外,更为谁、留滞天涯?但凄然,望极秋江,一片蒹葭。
  归来依旧吴山碧,对荒烟苑圃,古藓纹纱。
乔木苍凉,明朝知是谁家?吟笺纵寄相思字,又何情、与说年华。
待重追,昔日游踪,画舫香车。
收起
51

《霜叶飞 岁次己卯。余卧疾巴县界石场,由春》

晚云收雨。
关心事,愁听霜角凄楚。
展开全文
望中灯火暗千家,一例扃朱户。
任翠袖、凉沾夜露。
相扶还向荒江去。
算唳鹤惊乌,顾影正、仓皇咫尺,又催笳鼓。
  重到古洞桃源,轻雷乍起,隐隐天外何许?乱飞过鹢拂寒星,陨石如红雨。
看劫火、残灰自舞,琼楼珠馆成尘土。
况有客、生离恨,泪眼凄迷,断肠归路。
收起
52

《大酺 春雨和清真》

望暮云重,香炉润,烟楼微飏深屋。
丝丝愁影乱,正珠帘低掩,玉钩轻触。
展开全文
沁骨商声,消魂远韵,慵听人间丝竹。
难忘当年事,渐江南地溽,脆梅将熟。
叹鸾枕添寒,画檐惊梦,锦衾人独。
  题红流去速,问行客、何处停车毂?对暝色、繁枝飘泪,社燕寻泥,倚危楼、为谁凝目?却念多情月,应不到、旧时阑曲。
又寒汐、生江国。
风卷罗幕,凉逼灯花如菽。
夜深共谁剪烛?
收起
53

《琐窗寒·照壁昏灯》

照壁昏灯,敲窗乱而,闭寒孤馆。
谁魂一缕,欲共药烟飘断。
展开全文
最凄凉、梦回漏残,影扶病骨衾重展。
甚炉灰烛泪,销磨不尽,故欢新怨?  双燕,归来晚。
更莫问当年,酒边春感。
前游纵续,早是心情都换。
任秦筝、零落雁行,赋愁惭觉如今懒。
奈吹残、笛里梅花,极目江南远。
收起
54

《高阳台 访媚香楼遗址》

古柳迷烟,荒苔掩石,徘徊重认红桥。
锦壁珠帘,空怜野草萧萧。
展开全文
萤飞鬼唱黄昏後,想当时、灯人笙萧。
剩年年,细雨香泥,燕子寻巢。
  青山几点胭脂血,做千秋凄怨,一曲娇娆。
家国飘零,泪痕都化寒潮。
美人纨扇归何处?任桃花、开遍江皋。
更伤心,朔雪胡尘,尚话前朝。
zs笺曰:楼为明末名妓李香君所居,在南京城南秦淮何上,故词中颇及桃花扇传奇事。
收起
55

《霜花腴 久不得素秋书,却寄》

几番夜雨,隔乱云、凭谁问讯巴山?轻梦惊春,剩寒欺病,孤衾自拥吴绵。
带围渐宽,叹赋情犹费吟笺。
展开全文
负心期、药里商量,小窗烧烛对床眠。
  江水带潮回处,甚相思一字。
不寄愁边?歌扇飘香,珠灯扶醉,清欢忍记当年。
莫凭画阑,对晚空如此山川。
念乡关、别後无家,更愁开社鹃。
收起
56

《解连环 余既赋金缕曲示印唐,来书云:得词》

暮云天北,趁归鸿说与,病中消息。
望故国、千尺胡尘,叹零落锦囊,枉抛心力。
展开全文
绝塞冰霜,早催换、春风词笔。
想吟残烛影,湿透墨花,彩笺无色。
  京华古欢已掷。
念过江意绪,同是愁客。
算此日、馀泪无多,便伤别伤春,忍教轻滴。
满目山河,且留向、新亭悲泣。
漫关心、断肠旧句,几人会得?
收起
57

《浪淘沙慢》

断碣处,楼头柳色,陌上车辙。
残篆和灰再拨,吟笺卷泪自叠。
展开全文
待赠与、连环情不绝,又还恐、轻碎成玦。
剩欲托微波向君诉,沈沈暮天阔。
  凄切,素弦未弄先折。
便一片、春江流愁去,更奈江水咽。
拚挽断罗巾,从此离别。
旧香未灭,偏系人、鸾带当时双结。
休忆江南芳菲节,阑干外、月华渐缺。
念前约、相思销病骨。
怕春晚、寂寂空庭,伴独客,梨花满地鹃啼血。
收起
58

《鹧鸪天 寄千帆嘉州,时闻拟买舟东下》

多病年来废酒钟,春愁离恨自重重。
门前芳草连天碧,枕上花枝间泪红。
展开全文
  从别后,忆行踪。
孤帆潮落暮江空。
梦魂欲化行云去,知泊巫山第几峰?
收起
59

《喜迁莺 乱後渝州重逢寄庵、方湖两师、伯璠》

重逢何世?剩深夜、秉烛翻疑梦寐。
掩扇歌残,吹香酒酽,无奈旧狂难理。
展开全文
听尽杜鹃秋雨,忍问乡关归计。
曲阑外,甚斜阳依旧,江山如此。
  扶醉。
凝望久,寸水千岑,尽是伤心地。
画毂追春,繁花酝梦,京国古欢犹记。
更愁谢堂双燕,忘了天涯芳字。
正凄黯,又寒烟催暝,暮笳声起。
收起
60

《曲游春 燕》

归路江南远,对杏花庭院,多少思忆。
盼到重来,却香泥零落,旧巢难觅。
展开全文
一桁疏帘隔,清谁问、红楼消息?想画梁、未许双栖,空记去年相识。
  此日。
斜阳巷陌。
念王谢风流,已非畴昔。
转眼芳菲。
况莺猜蝶妒,可怜春色。
柳外烟凝碧。
经行处、新愁如织。
更古台、飞尽红英,晚风正急。
收起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沈祖棻

沈祖棻(1909-1977),女,字子蕊,别号紫曼,笔名绛燕、苏珂。浙江海盐人。教授,词人、诗人、文学家、文论家。格律体新诗先驱诗人之一。1909年生于江苏省苏州,家学优厚。1931年入南京中央大学。1977年6月,因车祸辞世。

主要代表作有《别》《赠孝感》《妥协》《早早诗》等,在古典文学研究和旧体诗词上有着很高的造诣,对于中国格律新诗的创建和完善有着重要的影响。

曾任教于华南多所高等学府中文系。有“当代李清照”美誉。与夫——著名文学教授程千帆合称“程沈”,曾被师友赞为“昔时赵李今程沈”。被文坛誉为江南才女。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