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滂」诗词全集(479首)

221

《剔银灯·帘下风光自足》

帘下风光自足。春到席间屏曲。瑶瓮酥融,羽觞蚁闹,花映酃湖寒绿。汨罗愁独。又何似、红围翠簇。聚散悲欢箭速。不易一杯相属。频剔银灯,别听牙板,尚有龙膏堪续。罗熏绣馥。锦瑟畔、低迷醉玉。
222

《秦楼月/忆秦娥》

蔷薇折。一怀秀影花和月。花和月。著人浓似,粉香酥色。绿阴垂幕帘波叠。微风过竹凉吹发。凉吹发。无人分付,这些时节。
223

《烛影摇红 松窗午梦初觉》

一亩清阴,半天潇洒松窗午。床头秋色小屏山,碧帐垂烟缕。枕畔风摇绿户。唤人醒、不教梦去。可怜恰到,瘦石寒泉,冷云幽处。
224

《河满子·急雨初收珠点》

急雨初收珠点。云峰巉绝天半。辘轳金井卷甘冽,帘外翠阴遮遍。波翻水精重帘,秋在琉璃双簟。漏永流花缓缓。未放崦嵫晼晚。红荷绿芰暮天好,小宴水亭风馆。云乱香喷宝鸭,月冷钗横玉燕。
225

《天香·进止详华》

进止详华,文章尔雅,金銮恩异群彦。尘断银台,天低鳌禁,最是玉皇香案。燕公视草,星斗动、昭回云汉。对罢宵分,又是金莲,烛引归院。
年来偃藩江畔。赖湖山、慰公心眼。碧瓦千家,少借衤夸襦余暖。黄气珠庭渐满。望红日、长安殊不远。缓辔端门,青春未晚。
226

《上林春令/一落索》

蝴蝶初翻帘绣。万玉女、齐回舞袖。落花飞絮蒙蒙,长忆著、灞桥别后。
浓香斗帐自永漏。任满地、月深云厚。夜寒不近流苏,只怜他、后庭梅瘦。
227

《摊声浣溪沙/浣溪沙》

日照门前千万峰。晴飙先扫冻云空。谁作素涛翻玉手,小团龙。定国精明过少壮,次公烦碎本雍容。听讼阴中苔自绿,舞衣红。
228

《摊声浣溪沙/浣溪沙》

日转堂阴一线添。使君和气作春妍。祗有北山轻带雪,见丰年。残月夜来收不尽,行云早起更留连。急翦垂杨迎秀色,到窗前。
229

《摊声浣溪沙/浣溪沙》

雨色流香绕坐中。映阶疏竹一丛丛。不奈晚来萧瑟意,子猷风。潋滟满倾金凿落,淋漓从湿绣芙蓉。吸尽百川天上去,看长虹。
230

《遍地花》

白玉阑边自凝伫。满枝头、彩云雕雾。甚芳菲、绣得成团,砌合出、韶华好处。暖风前、一笑盈盈,吐檀心、向谁分付。莫与他、西子精神,不枉了、东君雨露。
231

《夜游宫·长记劳君送远》

长记劳君送远。柳烟重、桃花波暖。花外溪城望不见。古槐边,故人稀,秋鬓晚。我有凌霄伴。在何处、山寒云乱。何不随君弄清浅。见伊时,话阳春,山数点。
232

《八节长欢》

名满人间。记黄金殿,旧赐清闲。才高鹦鹉赋,风懔惠文冠。涛波何处试蛟鳄,到白头、犹守溪山。且做龚黄样度,留与人看。
桃溪柳曲阴圆。离唱断、旌旗却卷春还。襦裤夸寄余温,双石畔、唯闻吏胆长寒。诗翁去,谁细绕、屈曲阑干。从今后、南来幽梦,应随月度云端。
233

《八节长欢》

泽国秋深。绣楹天近,坐久魂清。溪山绕尊酒,云雾浥衣襟。余霞孤雁送愁眼,寄寒闺、一点离心。杜老两峰秀处,短发疏巾。
佳人为折寒英。罗袖湿、真珠露冷钿金。幽艳为谁妍,东篱下、却教醉倒渊明。君但饮,莫觑他、落日芜城。从教夜、龙山清月,端的便解留人。
234

《春晓》

东皋纷绮水潺潺,翠拂官桥柳欲眠。
出谷黄莺终好在,辞风红树稍萧然。
235

《春晓》

酴醾春晓与谁芳,自是新来雨露香。
燕子觅巢终软媚,杨花满路尚颠忙。
236

《春晓》

炉香烬冷夹衣寒,雨过园林翠作团。
剩得风法何处著,红蔷薇搭小栏干。
237

《春晓》

池塘绿净了无尘,造化裁余十日春。
月树清深语鶗鴃,几时归去亦谩人。
238

《次韵王宣义见过夜饮四绝》

空琴谁为奏南风,坐看幽香走篆红。
定卜糟丘度余日,此生那复问蓍丛。
239

《次韵王宣义见过夜饮四绝》

凄风落日酒家天,何事囊中长一钱。
快见渴虹横酒户,归须残月上吟鞯。
240

《次韵王宣义见过夜饮四绝》

崔郎傲兀见孤罴,笔势纵横欲发奇。
赋就何人知犬子,杯深自喜对鹅儿。
关于作者

毛滂

毛滂(1056——?约1124),字泽民,衢州江山石门(今属浙江)人。生于“天下文宗儒师”世家。父维瞻、伯维藩、叔维甫皆为进士。滂自幼酷爱诗文词赋,北宋元丰二年(1079),与西安(今衢州)赵英结为伉俪。,卒于宣和末年。有《东堂集》十卷和《东堂词》一卷传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