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滂」诗词全集(479首)

21

《浣溪沙》

曾向瑶台月下逢。为谁回首矮墙东。春风吹酒退腮红。庾岭殷勤通远信,梅家潇洒有仙风。晚香都在玉杯中。
22

《浣溪沙》

魏紫姚黄欲占春。不教桃杏见清明。残红吹尽恰才晴。芳草池塘新涨绿,官桥杨柳半拖青。秋千院落管弦声。
23

《浣溪沙》

烟柳风蒲冉冉斜。小窗不用著帘遮。载将山影转湾沙。略彴断时分岸色,蜻蜓立处过汀花。此情此水共天涯。
24

《浣溪沙》

竹送秋声入小窗。香迷夜色暗牙床。小屏风掩烛花长。雁过故人无信息,酒醒残梦寄凄凉。画桥露月冷鸳鸯。
25

《水调歌头·金马空故事》

金马空故事,方朔漫多端。三千牍在,玉殿何日赐清闲。难恋长安钟漏,谁借青云咳唾,拂袖且东还。笑杀长缨使,复转出秦关。
吾道在,虽不遇,面何惭。雒阳年少,高论难与绛侯谈。富贵暂饶先手,唏尽草头秋露,掩鼻出东山。且饱鲸鱼脍,风月过江南。
26

《水调歌头·谢安涵雅量》

谢安涵雅量,叔夜赋刚肠。清宵假寐,应笑长孺卧淮阳。尽彻东平屏障,不废南楼谈咏,宴寝自凝香。庭下一杯土,须避赤帷裳。双石健,含古色,照新堂。百年乔木阴下,僵立两蛟苍。目送千山爽气,帘卷一城风月,杖屦合彷徉。他日峨眉秀,相望隔明光。
27

《水调歌头·九金增宋重》

九金增宋重,八玉变秦余。上手诏在廷云:六玺之用,尚循秦旧。千年清浸,洗净河洛出图书。一段升平光景,不但五星循轨,万点共连珠。崇宁、大观之间,太史数奏五星循轨,众星顺乡,靡有错乱垂衣本神圣,补衮妙工夫。
朝元去,锵环佩,冷云衢。芝房雅奏,仪凤矫首听笙竽。天近黄麾仗晓,春早红鸾扇暖,迟日上金铺。万岁南山色,不老对唐虞。
28

《临江仙·古寺长廊清夜美》

古寺长廊清夜美,风松烟桧萧然。石阑干外上疏帘。过云闲窈窕,斜月静婵娟。独自徘徊无个事,瑶琴试奏流泉。曲终谁见枕琴眠。香残虬尾细,灯暗玉虫偏。
29

《临江仙·莫恨那回容易别》

莫恨那回容易别,不妨久远情肠。为人留下旧风光。花枝长好在,馥馥十年香。便是旧时帘外月,却来小槛低窗。朦胧影里淡梳妆。相看如梦寐,回首乍思量。
30

《菩萨蛮·玉卮细酌流霞湿》

玉卮细酌流霞湿。金钗翠袖勤留客。行色小梅残。官桥杨柳寒。赐环宣室夜。看落金莲灺。人记海听康。流风秀水旁。
31

《菩萨蛮·端端正正人如月》

端端正正人如月。孜孜媚媚花如颊。花月不如人。眉眉眼眼春。沈香添小炷。共挹熏炉语。香解著人衣。君心蝴蝶飞。
32

《菩萨蛮·含章檐下眉如月》

含章檐下眉如月。融酥和粉描疏雪。桃杏莫争春。凌风台畔人。如今千万树。零乱孤村雨。和雨滴瑶觞。归来肌骨香。
33

《菩萨蛮·淡烟疏雨东篱晓》

淡烟疏雨东篱晓。菊团凄露真珠小。青蕊抱寒枝。因谁特故迟。曾是骚人盼。羞做茱萸伴。揉破郁金黄。与君些子香。
34

《菩萨蛮·溪山不尽知多少》

溪山不尽知多少。遥峰秀叠寒波渺。携酒上高台。与君开壮怀。
枉做悲秋赋。醉后悲何处。白发几黄花。官裘付酒家。
35

《菩萨蛮·春潮曾送离魂去》

春潮曾送离魂去。春山曾见伤离处。老去不堪愁。凭阑看水流。东风留不住。一夜檐前雨。明日觅春痕。红疏桃杏村。
36

《菩萨蛮·云山沁绿残眉浅》

云山沁绿残眉浅。垂杨睡起腰肢软。不见玉妆台。飞花将梦来。行云何事恶。雨透罗衣薄。不忍湿残春。黄莺啼向人。
37

《菩萨蛮·当时学舞钧天部》

当时学舞钧天部。惊鸿吹下江湖去。家住百花桥。何郎偏与娇。杏梁尘拂面。牙板闻莺燕。劝客玉梨花。月侵钗燕斜。
38

《蝶恋花·闻说君家传窈窕》

闻说君家传窈窕。秀色天真,更夺丹青妙。细意端相都总好。春愁春媚生颦笑。琼玉胸前金凤小。那得殷勤,细托琵琶道。十二峰云遮醉倒。华灯翠帐花相照。
39

《蝶恋花·相见江南情不少》

相见江南情不少。尔许多时,怪得无消耗。淡日暖云句引到。阑干寂寞怜春小。宫面可忺匀画了。粉瘦酥寒,一段天真好。唤起玉儿娇睡觉。半山残月南枝晓。
40

《蝶恋花·红杏梢头寒食雨》

红杏梢头寒食雨。燕子泥新,不住飞来去。行傍柳阴闻好语。莺儿穿过黄金缕。桑落酒寒杯懒举。总被多情,做得无情绪。春过二分能几许。银台新火重帘暮。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毛滂

毛滂(1056——?约1124),字泽民,衢州江山石门(今属浙江)人。生于“天下文宗儒师”世家。父维瞻、伯维藩、叔维甫皆为进士。滂自幼酷爱诗文词赋,北宋元丰二年(1079),与西安(今衢州)赵英结为伉俪。,卒于宣和末年。有《东堂集》十卷和《东堂词》一卷传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