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滂」诗词全集(479首)

81

《减字木兰花·曾教风月》

曾教风月。催促花边烟棹发。不管花开。月白风清始肯来。既来且住。风月闲寻秋好处。收取凄清。暖日阑干助梦吟。
82

《减字木兰花·小桥秀绝》

小桥秀绝。露湿芙蕖花上月。月下人人。花样精神月样清。谁言见惯。到了司空情不慢。丞相瞋无。若不瞋时醉倩扶。
83

《南歌子·暮霰寒依树》

暮霰寒依树,娇云冷傍人。江南谁寄一枝春。何似珑璁十里、更无尘。雨萼胭脂淡,香须蝶子轻。碧山归路小桥横。谁见暗香今夜、月胧明。
84

《南歌子·庭下新生月》

庭下新生月,凭君把酒看。不须直待素团团。恰似那人眉样、秀弯环。冷射鸳鸯瓦,清欺翡翠帘。数枝烟竹小桥寒。渐见风吹疏影、过阑干。
85

《南歌子·绿暗藏城市》

绿暗藏城市,清香扑酒尊。淡烟疏雨冷黄昏。零落酴醿花片、损春痕。
润入笙箫腻,春余笑语温。更深不锁醉乡门。先遣歌声留住、欲归云。
86

《渔家傲·鬓底青春留不住》

鬓底青春留不住。功名薄似风前絮。何似瓮头春没数。都占取。只消一纸长门赋。寒日半窗桑柘暮。倚阑目送繁云去。却欲载书寻旧路。烟深处。杏花菖叶耕春雨。
87

《渔家傲·年少莫寻潜玉老》

年少莫寻潜玉老。无才无艺烦君笑。暖过茅檐霜日晓。休起早。竹间尽日无人到。别径小峰孤碧峭。曲沟浅浸寒清绕。此老相看情不少。浑忘了。浑教忘了长安道。
88

《渔家傲·恰则小庵贪睡著》

恰则小庵贪睡著。不知风撼梅花落。一点儿春吹去却。香约略。黄蜂犹抱红酥萼。绕遍寒枝添索寞。却穿竹径随孤鹤。守定微官真个错。从今莫。从今莫负云山约。
89

《虞美人·游人莫笑东园小》

游人莫笑东园小。莫问花多少。一枝半朵恼人肠。无限姿姿媚媚、倚斜阳。二分春去知何处。赖是无风雨。更将绣幕密遮花。任是东风急性、不由他。
90

《虞美人·百花赶定东君去》

百花赶定东君去。知与花何处。阳春但更买花栽。留住蜂儿蝶子、等君来。翠轻绿嫩庭阴好。醉便眠芳草。春波如酒不曾空。谁见东堂日日、自春风。
91

《虞美人·柳枝却学腰肢袅》

柳枝却学腰肢袅。好似江东小。春风吹绿上眉峰。秀色欲流不断、眼波融。
檐前月上灯花堕。风递余香过。小欢云散已难收。到处冷烟寒雨、为君愁。
92

《蓦山溪·雪空毡径》

雪空毡径,扑扑怜飞絮。柔弱不胜春,任东风、吹来吹去。墙阴苑外,一片落谁家,叶依依,烟郁郁,依旧如张绪。那人拈得,吹向钗头住。不定却飞扬,满眼前、搅人情愫。蜂儿蝶子,教得越轻狂,隔斜阳,点芳草,断送青春暮。
93

《蓦山溪·东堂先晓》

东堂先晓,帘挂扶桑暖。画舫寄江湖,倚小楼、心随望远。水边竹畔,石瘦藓花寒,秀阴遮,潜玉梦,鹤下渔矶晚。藏花小坞,蝶径深深见。彩笔赋阳春,看藻思、飘飘云半。烟拖山翠,和月冷西窗,玻璃盏,蒲萄酒,旋落酴醿片。
94

《蓦山溪·婵娟不老》

婵娟不老,依旧东风面。华烛下珠軿,盛寒里、春光一片。不教暮景,也似每常来,水精宫,银色界,今夜分明见。
碧街如水,人影花凌乱。谁在柳阴中,小妆寒、落梅数点。诗翁独倚,十二玉阑干,露蒙蒙,云冉冉,千嶂琉璃浅。
95

《蓦山溪·梅花初谢》

梅花初谢,雪后寒微峭。谁送一城春,绮罗香、风光窈窕。插花走马,天近宝鞭寒,金波上,玉轮边,不是红尘道。
玻璃山畔,夜色无由到。深下水晶帘,拥严妆、铅华相照。珠楼缈缈,人月两婵娟,尊前月,月中人,相见年年好。
96

《玉楼春》

西风吹冷沈香篆。门掩小晴红叶院。卧看黄菊送重阳,露重烟寒花未遍。衰翁病怯琉璃簟。日日愁侵霜鬓短。一杯菊叶小云团,满眼萧萧松竹晚。
97

《玉楼春》

泥银四壁盘蜗篆。明月一庭秋满院。不知陶菊总开无,但见杜苔新雨遍。去年醉倒云为簟。未尽百壶惊日短。小云今夜伴牢愁,好在凤凰春未晚。
98

《玉楼春》

长安回首空云雾。春梦觉来无觅处。冷烟寒雨又黄昏,数尽一堤杨柳树。楚山照眼青无数。淮口潮生催晓渡。西风吹面立苍茫,欲寄此情无雁去。
99

《玉楼春》

一春花事今宵了。点检落红都已少。阿谁追路问东君,祗有青青河畔草。尊前不信韶华老。酒意妆光相借好。檐前暮雨亦多情,未做朝云容易晓。
100

《玉楼春》

我公两器兼文武。谈笑岩廊无治古。红颜绿发已官高,赤舄绣裳今仲父。我欲形容无妙语。颂穆清风须吉甫。望公聊比泰山云,岁岁年年天下雨。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毛滂

毛滂(1056——?约1124),字泽民,衢州江山石门(今属浙江)人。生于“天下文宗儒师”世家。父维瞻、伯维藩、叔维甫皆为进士。滂自幼酷爱诗文词赋,北宋元丰二年(1079),与西安(今衢州)赵英结为伉俪。,卒于宣和末年。有《东堂集》十卷和《东堂词》一卷传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