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滂」诗词全集(479首)

101

《玉楼春·压玉为浆麟作》

压玉为浆麟作□。珠树琼葩长不谢。翠帘绣暖燕归来,宝鸭花香蜂上下。
沙堤佩马催公驾。月白风清天不夜。重来赫赫照岩廊,不动堂堂凝太华。
102

《玉楼春》

当日岭头相见处。玉骨冰肌元淡伫。近来因甚要浓妆,不管满城桃杏妒。酒晕脸霞春暗度。认是东皇偏管顾。生罗衣褪为谁羞,香冷熏炉都不觑。
103

《玉楼春》

三衢太守文章伯。七月政成如戏剧。坐中咳唾落珠玑,笔下神明飞霹雳。才高莫恨溪山窄。且与燕公添秀发。风流前辈渐无多,好在魏公门下客。
104

《玉楼春》

蕊珠宫里三千女。滴粉为春尘不住。月华冷处欲迎人,七里香风生满路。一枝谁寄长安去。想得韶光能几许。醉翁满眼玉玲珑,直到烟空云尽处。
105

《玉楼春》

小园半夜东风转。吹皱冰池云母面。晓披阊阖见朝阳,知向碧阶添几线。小烟弄柳晴先暖。残雪禁梅香尚浅。殷勤洗拂旧东君,多少韶华聊借看。
106

《玉楼春》

今朝何以为公寿。极贵长年公素有。庭阶不乏长芝兰,少翁又是廷臣右。
三能粲粲依魁秀。八柱巍巍蟠地厚。皇家卜册万斯年,年光长转洪钧手。
107

《醉花阴·檀板一声莺起速》

檀板一声莺起速。山影穿疏木。人在翠阴中,欲觅残春,春在屏风曲。劝君对客杯须覆。灯照瀛洲绿。西去玉堂深,魄冷魂清,独引金莲烛。
108

《醉花阴·金叶犹温香未歇》

金叶犹温香未歇。尘定歌初彻。暖透薄罗衣,一霎清风,人映团团月。持杯试听留春阕。此个情肠别。分付与莺莺,劝取东君,停待芳菲节。
109

《青玉案·芙蕖花上濛濛雨》

芙蕖花上濛濛雨。又冷落、池塘暮。何处风来摇碧户。卷帘凝望,淡烟疏柳,翡翠穿花去。玉京人去无由驻。恁独坐、凭阑处。试问绿窗秋到否。可人今夜,新凉一枕,无计相分付。
110

《青玉案·玉人为我殷勤醉》

玉人为我殷勤醉。向醉里、添姿媚。偏著冠儿钗欲坠。桃花气暖,露浓烟重,不自禁春意。绿榆阴下东行水。渐渐近、凄凉地。明月侵床愁不睡。眉儿吃皱,为谁无语,阁住阳关泪。
111

《青玉案·今宵月好来同看》

今宵月好来同看。月未落、人还散。把手留连帘儿畔。含羞和恨转娇盼。恁花映春风面。相思不用宽金钏。也不用、多情似玉燕。问取婵娟学长远。不必清光夜夜见。但莫负、团圆愿。
112

《青玉案·玉婴初有排云分》

玉婴初有排云分。向晚色、娟娟静。秋入风枝清不尽。月和粉露,徘徊孤映,独夜扶疏影。子猷风调全相称。是彼此、无凡韵。玉勒前头花柳近。水边石上,冷依烟雨,时有幽人问。
113

《浪淘沙·深院绣帘垂》

深院绣帘垂。前日春归。画桥杨柳弄烟霏。池面东风先解冻,龟上涟漪。酒潋玉东西。香暖狻猊。远山郁秀入双眉。待看碧桃花烂漫,春日迟迟。
114

《踏莎行·碧树阴圆》

碧树阴圆,绿阶露满。金波潋滟堆瑶盏。行云会事不飞来,长空一片琉璃浅。玉燕钗寒,藕丝袖冷。只应未倚阑干遍。随人全不似婵娟,桂花影里年年见。
115

《踏莎行·天质婵娟》

天质婵娟,妆光荡漾。御酥做出花模样。夭桃繁杏本妖妍,文鸳彩凤能偎傍。
艾绿浓香,鹅黄新酿。缘云清切歌声上。夜寒不近绣芙蓉,醉中只觉春相向。
116

《踏莎行·映竹幽妍》

映竹幽妍,临池娟靓。芳苞先暖香初娠。南枝微弄雪精神,东君早寄春音信。奔月仙标,乘烟远韵。玉台粉点和酥凝。从来清瘦可禁寒,为谁早把霞衣褪。
117

《踏莎行·粟玉玲珑》

粟玉玲珑,雍酥浮动。芳跗染得胭脂重。风前兰麝作香寒,枝头烟雪和春冻。蜂翅初开,蜜房香弄。佳人寒睡愁和梦。鹅黄衫子茜罗裙,风流不与江梅共。
118

《踏莎行·景泮冰檐》

景泮冰檐,情回瑶草。副能守得春来到。管曾独自索春怜,而今觑著东风笑。粉凝酥寒,云房睡觉。胭脂也不添些小。天真要与此花争,是伊占得春多少。
119

《踏莎行·阶影红迟》

阶影红迟,柳苞黄遍。纤云弄日阴晴半。重帘不卷篆香横,小花初破春丛浅。
凤绣犹重,鸭炉长暖。屏山翠入江南远。醉轻梦短枕闲欹,绿窗窈窕风光转。
120

《踏莎行·芳气霏微》

芳气霏微,薄衣料峭。何人正倚桃花笑。流红不出武陵溪,这回空与春风到。尊俎全稀,风情终较。安仁老也谁知道。碧云无信失秦楼,旧时明月犹相照。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毛滂

毛滂(1056——?约1124),字泽民,衢州江山石门(今属浙江)人。生于“天下文宗儒师”世家。父维瞻、伯维藩、叔维甫皆为进士。滂自幼酷爱诗文词赋,北宋元丰二年(1079),与西安(今衢州)赵英结为伉俪。,卒于宣和末年。有《东堂集》十卷和《东堂词》一卷传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