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巩」诗词全集(449首)

1

《咏柳》

乱条犹未变初黄,倚得东风势便狂。
解把飞花蒙日月,不知天地有清霜。
2

《趵突泉》

一派遥从玉水分,暗来都洒历山尘。
滋荣冬茹湿常早,涧泽春茶味更真。
展开全文
已觉路傍行似鉴,最怜少际涌如轮。
曾成齐鲁封疆会,况托娥英诧世人。
收起
3

《西楼》

海浪如云去却回,北风吹起数声雷。
朱楼四面钩疏箔,卧看千山急雨来。
4

《读书》

吾性虽嗜学,年少不自强。
所至未及门,安能望其堂。
展开全文
荏苒岁云几,家事已独当。
经营食众口,四方走遑遑。
一身如飞云,遇风任飘扬。
山川浩无涯,险怪靡不尝。
落日号虎豹,吾未停车箱。
波涛动蛟龙,吾方进舟航。
所勤半天下,所济一毫芒。
最自忆往岁,病躯久羸尫。
呻吟千里外,苍黄值亲丧。
母弟各在无,讣归恐惊惶。
凶祸甘独任,危形载孤艎。
崎岖护旅榇,缅邈投故乡。
至今惊未定,生还乃非常。
忧虑心胆耗,驰驱筋力伤。
况已近衰境,而常犯风霜。
驱之久如此,负疴固宜长。
朝晡暂一饱,百回步空廊。
未免废坐卧,其能视缣缃。
新知固云少,旧学亦已忘。
百家异旨趣,六经富文章。
其言既卓阔,其义固荒茫。
古人至白首,搜穷败肝肠。
仅名通一艺,著书欲煌煌。
瑕疵自掩覆,后世更昭彰。
世久无孔子,指画随其方。
后生以中才,胸臆妄度量。
彼专犹未达,吾慵复何望。
端忧类童稚,习书倒偏傍。
况令议文物,规摹讵能详。
轮辕孰挠直,冠盖孰纁黄。
珪璋国之器,孰杀孰锋铓。
问十九未谕,其一犹面墙。
几微言性命,萌兆审兴亡。
兹尤觉浩浩,吾讵免伥伥。
因思幸尚壮,曷不自激昂。
前谋信已拙,来效庶云臧。
渐有田数亩,春秋可耕桑。
休问就医药,疾病可消禳。
性本反澄澈,清田去榛荒。
长编倚修架,大轴解深囊。
收功畏奔景,窥星起幽房。
虚窗达深暝,明膏续飞光。
搜穷力虽惫,磨励志须偿。
譬如勤种艺,无忧匮囷仓。
又如导涓涓,宁难致汤汤。
昔废渐开辟,新输日收藏。
经营但亹亹,积累自穰穰。
既多又须择,储精弃其糠。
一正以孔孟,其挥乃韩庄。
宾朋顾空馆,议论据方床。
试为出其有,始如宫应商。
纷纭遇叩击,律吕乃交相。
须臾极万变,开阖争阴阳。
南山对尘案,相摩露青苍。
百鸟听徘徊,忽如来凤凰。
乃知千载后,坐可见虞唐。
施行虽未果,贮蓄岂非良。
何殊厩中马,纵齕草满场。
形骸苟充实,气力易腾骧。
此求苦未晚,此志在坚刚。
收起
5

《秋怀》

天地四时谁主张,纵使群阴入风日。
日光在天已苍凉,风气吹人更憀慄。
展开全文
树木惨惨颜色衰,燕雀啾啾群侣失。
我有愁轮行我肠,颠倒回环不能律。
我本孜孜学诗书,诗书与今岂同术。
智虑过人只自雠,闻见于时未裨一。
片心皎皎事乖背,众醉冥冥势陵突。
出门榛棘不可行,终岁蒿藜尚谁恤。
远梦频迷忆故人,客被初寒卧沉疾。
将相公侯虽不为,消长穷通岂须诘。
圣贤穰穰力可攀,安能俯心为苟屈。
收起
6

《城南二首》

雨过横塘水满堤,乱山高下路东西。
一番桃李花开尽,惟有青青草色齐。
7

《城南二首》

水满横塘雨过时,一番红影杂花飞。
送春无限情惆怅,身在天涯未得归。
8

《诗一首》

食肉遗马肝,未为不知味。
食鱼必河豚,此理果何谓。
展开全文
非鳞亦非介,芒否则皮如蝟。
见形固可憎,况复论肠胃。
收起
9

《秋日》

阴气先赢纵秋热,时节有几相与夺。
情知赫日不可久,须听西风生木末。
展开全文
浮云满天明复暗,天意自然如惨怛。
园林秀色已渐失,次第岂能无叶脱。
南山独佳不可挫,气象更清连日月。
燕飞度海向何处,今去昔来真可劣。
绣帘锦幕不算重,从此朱门戒霜雪。
谁怜丱角歌者哀,岁岁苦贫思短褐。
收起
10

《秋夜》

秋露随节至,宵零在幽篁。
灏气入我牖,萧然衾簟凉。
展开全文
念往不能寐,枕书嗟漏长。
平生肺腑友,一诀余空床。
况有鹊巢德,顾方共糟糠。
偕老遂不可,辅贤真淼茫。
家事成濩落,娇儿亦彷徨。
晤言岂可接,虚貌在中堂。
清泪昏我眼,沉忧回我肠。
诚知百无益,恩义故难忘。
收起
11

《甘露寺多景楼》

欲收嘉景此楼中,徒倚阑干四望通。
云乱水光浮紫翠,天含山气入青红。
展开全文
一川钟呗淮南月,万里帆樯海餐风。
老去衣衿尘土在,只将心目羡冥鸿。
收起
12

《凝香斋》

每觉西斋景最幽,不知官是古诸侯。
一尊风月身无事,千里耕桑岁有秋。
展开全文
云水醒心鸣好鸟,玉沙清耳漱寒流。
沉烟细细临黄卷,疑在香炉最上头。
收起
13

《离齐州后五首》

云帆十幅顺风行,卧听随船白浪声。
好在西湖波上月,酒醒还到纸窗明。
14

《离齐州后五首》

画船终日扒沙行,已去齐州一月程。
千里相随是明月,水西亭上一般明。
15

《离齐州后五首》

文犀剡剡穿林笋,翠靥田田出水荷。
正是西亭销暑日,却将离恨寄烟波。
16

《离齐州后五首》

将家须向习池游,难放西湖十顷秋。
从此七桥风与月,梦魂长到木兰舟。
17

《离齐州后五首》

荷气夜凉生枕席,水声秋醉入帘帏。
一帆千里空回首,寂寞船窗只自知。
18

《喜晴》

天晴万里无纤风,江平水面磨青铜。
光华逸发万物上,精气夐与扶桑通。
展开全文
我行江汉道苦恶,十步九折遗西东。
况遭积雨驾高浪,沙翻石走相撞舂。
操舟众工立噤{瘴章换辛},湿橹鑽火磨星红。
荒蹊成潴尺寸碍,永日四望无人踪。
一时得意数蛙黾,鸣跃振踞泥涂中。
阴消阳胜有先兆,宇宙丹翠含冲融。
今晨霾噎一扫荡,义和徐行驱六龙。
眼明意豁万事快,预喜来年麰麦丰。
收起
19

《杂诗五首》

三季已千载,古道久荒榛。
纷纷东汉士,飞鸣不当辰。
展开全文
经营救氛沴,此志卒埃尘。
士生有进退,何必弃其身。
其道虽褊迫,其行绝缁磷。
公心不吾诳,复求无此人。
收起
20

《杂诗五首》

妯仕任固小,会计未可失。
方今备千品,内外有卑秩。
展开全文
孰当责在己,施设能自必。
拘文已难骋,避世固多屈。
细云且可略,于大复何实。
所就正如斯,与古岂同术。
虽非万钟富,苟冒归一律。
焉能示朋友,学仕空自咄。
收起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曾巩

曾巩(1019年9月30日—1083年4月30日),字子固,汉族,建昌军南丰(今江西省南丰县)人,后居临川,北宋文学家、史学家、政治家。

曾巩出身儒学世家,祖父曾致尧、父亲曾易占皆为北宋名臣。曾巩天资聪慧,记忆力超群,幼时读诗书,脱口能吟诵,年十二即能为文。嘉祐二年(1057),进士及第,任太平州司法参军,以明习律令,量刑适当而闻名。熙宁二年(1069),任《宋英宗实录》检讨,不久被外放越州通判。熙宁五年(1072)后,历任齐州、襄州、洪州、福州、明州、亳州、沧州等知州。元丰四年(1081),以史学才能被委任史官修撰,管勾编修院,判太常寺兼礼仪事。元丰六年(1083),卒于江宁府(今江苏南京),追谥为“文定”。

曾巩为政廉洁奉公,勤于政事,关心民生疾苦,与曾肇曾布曾纡、曾纮、曾协、曾敦并称“南丰七曾”。曾巩文学成就突出,其文“古雅、平正、冲和”,位列唐宋八大家,世称“南丰先生”。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