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炎」诗词全集(300首)

181

《绮罗香 红叶》

万里飞霜,千林落木,寒艳不招春妒。枫冷吴江,独客又吟愁句。正船舣、流水孤村,似花绕、斜阳归路。甚荒沟、一片凄凉,载情不去载愁去。长安谁问倦旅。羞见衰颜借酒,飘零如许。谩倚新妆,不入洛阳花谱。为回风、起舞尊前,尽化作、断霞千缕。记阴阴、绿遍江南,夜窗听暗雨。
182

《水龙吟 白莲》

仙人掌上芙蓉,涓涓犹湿金盘露。轻妆照水,纤裳玉立,飘飖似舞。几度消凝,满湖烟月,一汀鸥鹭。记小舟夜悄,波明香远,浑不见、花开处。
应是浣纱人妒。褪红衣、被谁轻误。闲情淡雅,冶容清润,凭娇待语。隔浦相逢,偶然倾盖,似传心素。怕湘皋佩解,绿云十里,卷西风去。
183

《恋绣衾》

一枝凉玉欹路尘。下瑶台、疑是梦云。怕趁取、西风去,被何人、拈住皱裙。
温柔只在秋波里,这些儿、真个动心。再同饮、花前酒,莫都忘、今夜夜深。
184

《思佳客 题周草窗《武林旧事》》

梦里瞢腾说梦华。莺莺燕燕已天涯。蕉中覆处应无鹿,汉上从来不见花。今古事,古今嗟。西湖流水响琵琶。铜驼烟雨栖芳草,休向江南问故家。
185

《忆旧游·看方壶拥翠》

看方壶拥翠,太极垂光,积雪初晴。阊阖开黄道,正绿章封事,飞上层青。古台半压琪树,引袖拂寒星。见玉冷闲坡,金明邃宇,人往深清。
幽寻。自来去,对华表千年,天籁无声。别有长生路,看花开花落,何处无春。露台深锁丹气,隔水唤青禽。尚记得归时,鹤衣散影都是云。
186

《忆旧游·记开帘过酒》

记开帘过酒,隔水悬灯,款语梅边。未了清游兴,又飘然独去,何处山川。淡风暗收榆荚,吹下沈郎钱。叹客里光阴,消磨艳冶,都在尊前。留连。殢人处,是镜曲窥莺,兰阜围泉。醉拂珊瑚树,写百年幽恨,分付吟笺。故乡几回飞梦,江雨夜凉船。纵忘却归期,千山未必无杜鹃。
187

《忆旧游·叹江潭树老》

叹江潭树老,杜曲门荒,同赋飘零。乍见翻疑梦,对萧萧乱发,都是愁根。秉烛故人归後,花月锁春深。纵草带堪题,争如片叶,能寄殷勤。重寻。已无处,尚记得依稀,柳下芳邻。伫立香风外,抱孤愁凄惋,羞燕惭莺。俯仰十年前事,醉後醒还惊。又晓日千峰,涓涓露湿花气生。
188

《忆旧游·记凝妆倚扇》

记凝妆倚扇,笑眼窥帘,曾款芳尊。步屟交枝径,引生香不断,流水中分。忘了牡丹名字,和露拨花根。甚杜牧重来,买栽无地,都是消魂。
空存。断肠草,伴几折眉痕,几点啼痕。镜里芙蓉老,问如今何处,绾绿梳云。怕有旧时归燕,犹自识黄昏。待说与羁愁,遥知路隔杨柳门。
189

《忆旧游·记琼筵卜夜》

记琼筵卜夜,锦槛移春,同恼莺娇。暗水流花径,正无风院落,银烛迟销。闹枝浅压髫髻,香脸泛红潮。甚如此游情,还将乐事,轻趁冰消。飘零又成梦,但长歌袅袅,柳色迢迢。一叶江心冷,望美人不见,隔浦难招。认得旧时鸥鹭,重过月明桥。溯万里天风,清声谩忆何处箫。
190

《淡黄柳·楚腰一捻》

楚腰一捻。羞翦青丝结。力未胜春娇怯怯。暗托莺声细说。愁蹙眉心斗双叶。正情切。柔枝未堪折。应不解、管离别。奈如今已入东风睫。望断章台,马蹄何处,闲了黄昏淡月。
191

《忆旧游·笑铭崖笔倦》

笑铭崖笔倦,访雪舟寒,觅里寻邻。半掩闲门草,看长松落荫,旧榻悬尘。自怜此来何事,不为忆鲈莼。但回首当年,芙蓉城里,胜友如云。思君。度遥夜,谩疑是梅花,檐下空巡。蝶与周俱梦,折一枝聊寄,古意殊真。渺然望极来雁,传与异乡春。尚记得行歌,阳关西出无故人。
192

《瑶台聚八仙/新雁过妆楼》

带雨春潮。人不渡、沙外晓色迢遥。自横深静,谁见隔柳停桡。知我知鱼未是乐,转篷闲趁白鸥招。任风飘。夜来酒醒,何处江皋。
泛宅浮家更好,度菰蒲影里,濯足吹箫。坐阅千帆,空竞万里波涛。他年五湖访隐,第一是吴淞第四桥。玄真子、共游烟水,人月俱高。
193

《瑶台聚八仙/新雁过妆楼》

秋水涓涓。人正远、鱼雁待拂吟笺。也知游意,多在第二桥边。花底鸳鸯深处影,柳阴淡隔里湖船。路绵绵。梦吹旧笛,如此山川。
平生几两谢屐,任放歌自得,直上风烟。峭壁谁家,长啸竟落松前。十年孤剑万里,又何以、畦分抱瓮泉。山中酒,且醉餐石髓,白眼青天。
194

《瑶台聚八仙/新雁过妆楼》

楚竹闲挑。千日酒、乐意稍稍渔樵。那回轻散,飞梦便觉迢遥。似隔芙蓉无路到,如何共此可怜宵。旧愁消。故人念我,来问寂寥。登临试开笑口,看垂垂短发,破帽休飘。款语微吟,清气顿扫花妖。明朝柳岸醉醒,又知在烟波第几桥。怀人处,任满身风露,踏月吹箫。
195

《瑶台聚八仙/新雁过妆楼》

春树江东。吟正远、清气竟入崆峒。问余栖处,只在缥缈山中。此去山中何所有,芰荷制了集芙蓉。且扶筇。倦游万里,独对青松。行藏也须在我,笑晋人为菊,出岫方浓。淡然无心,古意且许谁同。飞符夜深润物,自呼起苍龙雨太空。舒还卷,看满楼依旧,霁日光风。
196

《瑶台聚八仙/新雁过妆楼》

近水横斜。先得月、玉树宛若笼纱。散迹苔烟,墨晕净洗铅华。误入罗浮身外梦,似花又却似非花。探寒葩。倩人醉里,扶过溪沙。
竹篱几番倦倚,看乍无乍有,如寄生涯。更好一枝,时到素壁檐牙。香深与春暗却,且休把江头千树夸。东家女,试淡妆颠倒,难胜西家。
197

《瑶台聚八仙/新雁过妆楼》

老圃堪嗟。深夜雨、紫英犹傲霜华。暖宿篱根,飞去想怯寒沙。采摘浮杯如戏水,晚香淡似夜来些。背风斜。翠苔径里,描绣人夸。白头共开笑口,看试妆满插,云髻双丫。蝶也休愁,不是旧日疏葩。连枝愿为比翼,问因甚寒城独自花。悠然意,对九江山色,还醉陶家。
198

《瑶台聚八仙/新雁过妆楼》

屋上青山。青未了、凌虚试一凭栏。乱峰叠嶂,无限古色苍寒。正喜云闲云又去,片云未识我心闲。对林峦。底须谢屐,何用跻攀。三十六梯眺远,任半空笑语,飞落人间。赋笔吟笺,尘事竟不相关。朝来自然气爽,更好是秋屏宜晚看。蓬壶里,有天开图画,休唤边鸾。
199

《江神子/江城子》

奇峰相对接球庭。乍微晴,又微阴。舍北江东,如盖自亭亭。翻笑天台连雁荡,隔一片、不逢君。此中幽趣许谁邻。境双清。人独清。采药难寻,童子语山深。绝似醉翁游乐意,林壑静、听泉声。
200

《烛影摇红·舟舣鸥波》

舟舣鸥波,访邻寻里愁都散。老来犹似柳风流,先露看花眼。闲把花枝试拣。笑盈盈,和香待翦。也应回首,紫曲门荒,当年游惯。箫鼓黄昏,动人心处情无限。锦街不甚月明多,早已骄尘满。才过风柔夜暖。渐迤逦、芳程递趱。向西湖去,那里人家,依然莺燕。
关于作者

张炎

张炎(1248-约1320),南宋最后一位著名词人,字叔夏,号玉田,又号乐笑翁。临安(今浙江杭州)人,祖籍秦州成纪(今甘肃天水)。贵族后裔(循王张俊六世孙)。祖父张濡,父张枢,皆能词善音律。前半生富贵无忧。1276年元兵攻破临安,南宋亡,张炎祖父张濡被元人磔杀,家财被抄没。此后,家道中落,贫难自给,曾北游燕赵谋官,失意南归,长期寓居临安,落魄而终。

著有《山中白云词》,存词302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