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诗词全集(3460首)

381

《和陶拟古九首》

有客叩我门,击马门前柳。
庭空鸟雀散,门闭客立久。
展开全文
主人枕书卧,梦我平生友。
忽闻剥啄声,惊散一杯酒。
倒裳起谢客,梦觉两愧负。
坐谈杂今古,不答颜愈厚。
问我何处来,我来无何有。
收起
382

《和陶拟古九首》

酒尽君可起,我歌已三终。
由来竹林人,不数涛与戎。
展开全文
有酒从孟公,慎勿从扬雄。
崎岖颂沙麓,尘埃污西风。
昔我未尝达,今者亦安穷。
穷达不到处,我在阿堵中。
收起
383

《和陶拟古九首》

闭门不复出,兹焉若将终。
萧然环堵间,乃复有为戎。
展开全文
我师柱下史,久以雌守雄。
金刀虽云利,未闻能斫风。
世人欲困我,我已长安穷。
穷甚当辟谷,徐观百年中。
收起
384

《和陶拟古九首》

萧萧发垂素,晡日迫西隅。
道人闵我老,元气时卷舒。
展开全文
岁晚风雨交,何不完子庐。
万法灭无余,方寸可久居。
将扫道上尘,先拔庭中芜。
一净百亦净,物我皆如如。
收起
385

《和陶拟古九首》

客去室幽幽,服鸟来座隅。
引吭伸两翅,太息意不舒。
展开全文
吾生如寄耳,何者为吾庐。
去此复何之,少安与汝居。
夜中闻长啸,月露荒榛芜。
无问亦无答,吉凶两何如。
收起
386

《和陶拟古九首》

少年好远游,荡志隘八荒。
九夷为藩篱,四海环我堂。
展开全文
卢生与若士,何足期渺茫。
稍喜海南州,自古无战场。
奇峰望黎母,何异嵩与邙。
飞泉泻万仞,舞鹤双低昂。
分流未入海,膏泽弥此方。
芋魁倘可饱,无肉亦奚伤。
收起
387

《和陶拟古九首》

夜梦披发翁,骑驎下大荒。
独行无与游,闯然疑我堂。
展开全文
高论何峥嵘,微言何渺茫。
我徐听其说,未离翰墨场。
平生气如虹,宜不葬北邙。
少年慕遗文,奇姿揖昂扬。
衰罢百无用,渐以圆斲方。
隐约就所安,老退还自伤。
收起
388

《和陶拟古九首》

佛法行中原,儒者耻论兹。
功施冥冥中,亦何负当时。
展开全文
此方旧杂染,浑浑无名缁。
治生守家世,坐使斯人疑。
未知酒肉非,能与生死辞。
炽哉吴闽间,佛事不可思。
生子多颖悟,德报岂吾欺。
时俾正法眼,一出照曜之。
谁为邑中豪,勤诵我此诗。
收起
389

《和陶拟古九首》

冯冼古烈妇,翁媪国于兹。
策勋梁武后,开府隋文时。
展开全文
三世更险易,一心无磷缁。
锦繖平积乱,犀渠破余疑。
庙貌空复存,碑版漫无辞。
我欲作铭志,慰此父老思。
遗民不可问,偻句莫予欺。
犦牲菌鸡卜,我当一访之。
铜鼓壶卢笙,歌此送迎诗。
收起
390

《和陶拟古九首》

忧来感人心,悒悒久未和。
呼儿具浊酒,酒酣起长歌。
展开全文
歌罢还独舞,黍麦力诚多。
忧长酒易消,脱去如风花。
不悟万法空,子如此心何。
收起
391

《和陶拟古九首》

沉香作庭燎,甲煎粉相和。
岂若炷微火,萦烟嫋清歌。
展开全文
贪人无饥饱,胡椒亦求多。
朱刘两狂子,陨坠如风花。
本欲竭泽渔,奈此明年何。
收起
392

《和陶拟古九首》

杜门人笑我,不知有天游。
光明遍十万,咫尺陋九州。
展开全文
此观一日成,衮衮通法流。
竿木常自随,何必返故丘。
老聃白发年,青牛去西周。
不遇关尹喜,履迹谁能求。
收起
393

《和陶拟古九首》

鸡窠养鹤发,及与唐人游。
来孙亦垂白,颇识李崖州。
展开全文
再逢卢与丁,阅世真东流。
斯人今在亡,未遽掩一丘。
我师吴季子,守节到晚周。
一见春秋末,渺焉不可求。
收起
394

《和陶拟古九首》

城南有荒池,琐细谁复采。
幽姿小芙蕖,香色独未改。
展开全文
欲为中州信,浩荡绝云海。
遥知玉井莲,落蕊不相待。
攀跻及少壮,已失那容悔。
收起
395

《和陶拟古九首》

耡田种紫芝,有根未堪采。
逡巡岁月度,太息毛发改。
展开全文
晨朝玉露下,滴沥投沧海。
须芽忽长茂,枝叶行可待。
夜烧沉水香,持戒勿中悔。
收起
396

《和陶拟古九首》

海康杂蛮蜑,礼俗久未完。
我居久闾阎,愿先化衣冠。
展开全文
衣冠一有耻,其下胡为颜。
东邻有一士,读书寄贤关。
归来奉亲友,跬步行必端。
慨然顾流俗,叹息未敢弹。
提提乌鸢中,见此孤翔鸾。
渐能衣裘褐,袒裼知恶寒。
收起
397

《和陶拟古九首》

黎山有幽子,形槁神独完。
负薪入城市,笑我儒衣冠。
展开全文
生不闻诗书,岂知有孔颜。
翛然独往来,荣辱未易关。
日暮鸟兽散,家在孤云端。
问答了不通,叹息指屡弹。
似言君贵人,草莽栖龙鸾。
遗我古贝布,海风今岁寒。
收起
398

《桃花》

争开不待叶,密缀欲无条。
傍沼人窥监,惊鱼水溅桥。
399

《昭陵六马,唐文皇战马也,琢石象之,立昭陵》

天将铲隋乱,帝遣六龙来。
森然风云姿,飒爽毛骨开。
展开全文
飙驰不及视,山川俨莫回。
长鸣视八表,扰扰万驽骀。
秦王龙凤姿,鲁鸟不足摧。
腰间大白羽,中物如风雷。
区区数竖子,搏取若提孩。
手持扫天帚,六合如尘埃。
艰难济大业,一一非常才。
维时六骥足,绩与英术陪。
功成锵八鸾,玉辂行天街。
荒凉昭陵阙,古石埋苍苔。
收起
400

《木兰花令 次欧公西湖韵》

霜余已失长淮阔。空听潺潺清颍咽。佳人犹唱醉翁词,四十三年如电抹。
草头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还二八。与余同是识翁人,惟有西湖波底月。
关于作者

苏轼

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号铁冠道人、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汉族,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栾城,北宋文学家、书法家、画家。

嘉祐二年(1057年),苏轼进士及第。宋神宗时曾在凤翔、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职。元丰三年(1080年),因“乌台诗案”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宋哲宗即位后,曾任翰林学士、侍读学士、礼部尚书等职,并出知杭州、颍州、扬州、定州等地,晚年因新党执政被贬惠州、儋州。宋徽宗时获大赦北还,途中于常州病逝。宋高宗时追赠太师,谥号“文忠”。

苏轼是北宋中期的文坛领袖,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其文纵横恣肆;其诗题材广阔,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其词开豪放一派,与辛弃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称“苏辛”;其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亦善书,为“宋四家”之一;工于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有《东坡七集》、《东坡易传》、《东坡乐府》等传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