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处端」诗词全集(156首)

21

《减字木兰花·水云皮袋》

水云皮袋。似水如云长自在。自在闲人。闲里搜寻物外身。任行任住。色外真空闲里做。欲觅真空。只在南山尽静中。
22

《减字木兰花·尘心起处》

尘心起处。隔了逍遥云水路。不起尘心。色相还空猿马擒。而今勘破。保守天真闲里过。欲识天真。白玉黄金铸就身。
23

《水龙吟·欲修无上菩提》

欲修无上菩提,便合下手须头段。莫令带水,拖泥土粘,*些儿萦绊。生死明来,也全无在,自家决断。把凡胎浊骨,烟霞路上,轻轻渐,都抽换。步步清凉彼岸。趣闲闲、忘机休算。烟消火灭,冰凝玉结,长生侣伴。自得真空,妙玄因作,无人我观。待丹成九转,重阳再会,游蓬莱馆
24

《水龙吟·本初一点来时》

本初一点来时,幸然体态淳和好。迤生增爱,缘尘蒙昧,无穷真宝。个个人迷,到如斯尽,逐情生老。把仙胎容易,浮沈苦海,随波浪,成虚耗。速悟轮回返照。把尘心、须当颠倒。烟消火灭,冰凝玉结,长生芝草。默默志论,讨常坚守,自家炉灶。向三千功里,殷勤锻炼,定将来了。
25

《水龙吟·世传海有三山》

世传海有三山,内藏羽化仙芝草。秦皇信此,使令徐福,东游蓬岛。云水风涛浩浩。男女舟中成老。望仙源缥缈。烟波杳杳。肝肠断,何时到。堪嗟人迷颠倒。谩区区、空生烦恼。不知自起,妄尘遮碍,先天真宝。顿悟家缘,掉守清净,无为功了。得心清意静,性圆丹结,饵仙芝草。
26

《水龙吟·瑞云捧出三峰》

瑞云捧出三峰,上真下化宸游地。祥云深锁,琼楼宝殿,琳宫幽邃。万顷岚光里。依稀降、玉泉莲水。望仙人掌上,弯弯初月,常晶莹,无瑕*。碧嶂层层苍翠。乱峰巅、猿叫鹤唳。我来感叹,尘中缰绊,恩情名利。滚滚甘随,逝波流转,几人攀跻。现停停云汉,安然不动,作阴阳髓。
27

《踏莎行·云水闲人》

云水闲人,婪耽布素。逍遥物外烟霞步。存心乞化度朝昏,巡门诺须分付。水定云闲,不随他去。烟消灭清凉趣。此游圣境又空回,携筇独上
28

《踏莎行·屡劝聪明》

屡劝聪明,聪明不悟。寻常相付留词句。词中唯是劝回修,何曾词里依他做。早悟轮回,速寻出路。二轮催促朝还暮。今生荣贵是前缘,来生
29

《踏莎行·舍俗修行》

舍俗修行,超尘归素。安恬寂淡忘思虑。颠狂猿马锁空房,灵源一点常教住。莫觅金翁,休搜龙虎。清清闲暇逍遥做。慧风吹散岭头云,一轮
30

《踏莎行·步步无生》

步步无生,缘亲禅道。明来暗合通庄老。风仙十载去朝元,处端云路将应早。悟正身中,无穷真宝。因缘漏果何须造。闲闲活计我家风,逍遥
31

《踏莎行·既得修真》

既得修真,须搜玄理。心中事事都忘弃。因师妙旨悟元初,山头一点光明起。落魄生涯,水云活计。遨游坦荡红尘里。诸公休讶这风人,寻常
32

《踏莎行·戆戆憨憨》

戆戆憨憨,无言无说。自惭谩设虚分别。从今更不外奔驰,其中尤妙偏宜拙。收卷精神,藏辉迹灭。空生烦恼齐休歇。只陀圆里种琼花,芬芳
33

《踏莎行·才见春花》

才见春花,又逢秋月。春花秋月何时彻。劝君速悟勿蹉跎,壶中别有佳时节。断爱超尘,当须猛烈。元阳固练搜玄诀。神珠磨炼莫交昏,无来
34

《踏莎行·忍辱常餐》

忍辱常餐,永除浊酒,洗心涤意忘诸有。存存损损了空虚,安安稳稳无他走。静静清清,天长地久。春花秋月坚坚守。腾腾兀兀向前行,昏
35

《踏莎行·一颗玄珠》

一颗玄珠,从来蒙昧。贪嗔痴染难分解。顿修涤荡不交昏,轮回生死都无碍。急急行持,休生退怠。绵绵锻炼须宁耐。了心何处是归期,彩去
36

《踏莎行·赠王三校尉稽首王公》

赠王三校尉稽首王公,微言少告。残年霜鬓君今到。攀缘恩爱几时休,闲身强健灰心好。深理幽微,世情颠倒。寂寥潇洒搜玄奥。水云同步访丹阳,孤峰共饮蟠桃老。
37

《沁园春·爱欲无涯》

爱欲无涯,有限形躯,休苦苦疲。这宿缘分有,儿和女是,他家衣饭,各自相随。谩使心机,空生计较,大限临头孰替伊。当须悟,早抽身物外,也是便宜。蹉跎下手犹迟。切莫外、周游觅妙微。但尘心起处,皆魔孽认,元初本有,锻炼昏迷。真静真慈,玄波涤荡,自在逍遥境上持。千朝后,现灵台一点,光射无为。
38

《沁园春·虚幻浮华》

虚幻浮华,百岁光阴,叹一刹那。谩区区碌碌,争名利纵,荣华富贵,贪得如何。蜃气楼台,虹桥碧落,些子时光长久麽。闻强健,出熬熬苦海,速上高波。聪明切勿蹉跎。算世事皆空身莫过。认元初本有,无穷宝染,尘埃蒙昧,慢慢揩摩。保养灵根,频频浇灌,水间金花结玉柯。超生灭,这本来一点,无少无多。
39

《沁园春·好没来由》

好没来由,名利区区,几时尽头。算荣华富贵,名高位显,妻儿艳女,肯做持修。冷淡玄门,清虚妙道,苦涩难行孰意留。修行路,悟轮回生死,有分仙流。除身尽是闲愁。猛割断冤情去便休。顶青巾布素,随缘度日,逍遥云水,物外遨游。闲里寻闲,损之又损,火灭烟消绝外求。将归去,这*都路变,蓬岛瀛洲。
40

《沁园春·自古愚贤》

自古愚贤,日月轮催,尽沉下泉。叹张陈义断,因名利恣,奢华后主,破坏家园。楚庙江边,汉陵原畔,势尽还空皆亦然。英雄辈,尽遗留坏冢,衰草绵绵。呜呼往事堪怜。染虚幻浮华逐逝沿。又争如省悟,尘劳梦趣,贫闲归素,保炼丹田。越过轮回,超升苦海,直上清凉般若船。逍遥岸,会玄明琼路,同访桃源。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谭处端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