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诗词全集(9362首)

441

《晨起》

初听高枝鹎鵊鸣,旋闻深井辘轳声。
堙笼小合犹疑雨,日射东窗顿作晴。
展开全文
古洗注汤供浇濯,春畦摘菜助炰烹。
老人颓惰虽堪笑,终胜胸中怀不平。
收起
442

《晨起》

残梦悠扬不复成,枪然已有百禽鸣。
山童来报溪流长,幽事从今日日生。
443

《晨起》

晨起梳头嬾,披衣立草堂。
雾昏全隐树,气暖不成霜。
展开全文
滩急回鱼队,天低衬雁行。
新春犹一月,已觉日微长。
收起
444

《晨起》

海燕翩将乳,戎葵粲己繁。
鱼船初入市,蒪担未过门。
展开全文
年耄停朝课,家贫省小餐。
所欣行药处,秧稻遍村村。
收起
445

《晨起》

晨起梳头拂面丝,行年七十岂前期。
此生犹著几两屐?长日惟消一局棋。
展开全文
空釜生鱼忍贫惯,闲门罗雀与秋宜。
区区名义真当勉,正是先师戒得时。
收起
446

《晨起》

晨起梳头雪满膺,可怜衰与病相乘。
浮名何足欺横目,真乐聊须付曲肱。
展开全文
仕有俸钱渠亦好,退无耕垄我何凭?具牛力尽殊堪闵,买犊东村恨未能。
收起
447

《晨起》

老病少睡眠,卧见天窗白。
栖鸟亦已鸣,一一翻去翮。
展开全文
我起将何之,且复守书册。
收歛万里心,未厌容膝迮。
吾家读书法,一字亦当核。
勉哉积新功,莫问几时客。
收起
448

《晨起》

衣润熏笼暖,灯残漏箭长。
鸣鸡带窗月,立马怯庭霜。
展开全文
病骨阴晴觉,官身早夜忙。
火城那复梦,愁绝软尘香。
收起
449

《晨起》

老境真无事,深居每畏人。
喔咿鸡失旦,娅奼鸟鸣春。
展开全文
过担饮餭白,擎盘粔籹新。
出门还可喜,一笑语比邻。
收起
450

《晨起》

小疾蠲除尽,闲愁垦辟空。
时光鸡唱里,生计碓声中。
展开全文
戒婢储猿果,看奴织鹤笼。
老人新得道,处处见神通。
收起
451

《晨起》

衰老少睡眠,睡晚觉常早;五更揽衣起,漏鼓犹考考。
青灯耿孤影,不睡坐亦好。
展开全文
读尽一编书,南窗朝日杲。
收起
452

《晨起》

倦枕廉纤雨,幽窗料峭寒。
溪柴旋篝火,野蔌斗登盘。
展开全文
年老衣冠古,身闲宇宙宽。
儿孙生我笑,趋揖已儒酸。
收起
453

《晨起》

老尚贪书课,黎明即下床。
不惊天乍冷,更觉意差强。
展开全文
蟾滴初添水,螭炉旋炷香。
浮生又一日,开卷就窗光。
收起
454

《晨起》

小雨湿清晓,新莺啼早春。
年光惊病眼,节物属闲身。
展开全文
巴硖东连楚,嶓山北控秦。
远游端可继,敢恨素衣尘。
收起
455

《晨起》

一官又寄汝江头,落魄文园故倦游。
榻上铎声悲破梦,檐边桐叶冷生秋。
展开全文
暮年作吏宁长策,薄禄縻人尚小留。
晨起凭栏叹衰甚,接篱纱薄发飕飕。
收起
456

《晨起》

心安已到无心处,病去浑如未病前。
晨起更知秋色好,一庭风露听鸣蝉。
457

《晨起》

天公择地养衰残,著向桑村麦野间。
晓色入帘初滉漾,幽禽窥户已间关。
展开全文
酒徒散去稀中圣,诗思衰来媿小山。
一炷沉烟北窗底,曲肱卧看不胜闲。
收起
458

《晨起》

戒婢篝衣彻扊扅,呼儿涤砚作隃麋。
须臾开卷东窗下,即是先生无病时。
459

《晨起》

勋业文章谢不能,生涯分付一枝藤。
身同湘浦孤舟客,心羡庐山下版僧。
展开全文
倦枕厌闻窗外雨,残膏犹在壁间灯。
草芝要及清晨服,深媿蛮童为扣冰。
收起
460

《对酒》

酒非攻愁具,本赖以适意。
如接名胜游,所挹在风味。
展开全文
庸子堕世纷,但欲蕲一醉。
麴生绝俗人,笑汝非真契。
收起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陆游

陆游(1125年—1210年),字务观,号放翁,汉族,越州山阴(今绍兴)人,南宋文学家、史学家、爱国诗人。

陆游生逢北宋灭亡之际,少年时即深受家庭爱国思想的熏陶。宋高宗时,参加礼部考试,因受秦桧排斥而仕途不畅。宋孝宗即位后,赐进士出身,历任福州宁德县主簿、敕令所删定官、隆兴府通判等职,因坚持抗金,屡遭主和派排斥。乾道七年(1171年),应四川宣抚使王炎之邀,投身军旅,任职于南郑幕府。次年,幕府解散,陆游奉诏入蜀,与范成大相知。宋光宗继位后,升为礼部郎中兼实录院检讨官,不久即因“嘲咏风月”罢官归居故里。嘉泰二年(1202年),宋宁宗诏陆游入京,主持编修孝宗、光宗《两朝实录》和《三朝史》,官至宝章阁待制。书成后,陆游长期蛰居山阴,嘉定二年(1210年)与世长辞,留绝笔《示儿》。

陆游一生笔耕不辍,诗词文俱有很高成就,其诗语言平易晓畅、章法整饬谨严,兼具李白的雄奇奔放与杜甫的沉郁悲凉,尤以饱含爱国热情对后世影响深远。陆游亦有史才,他的《南唐书》,“简核有法”,史评色彩鲜明,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