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克」诗词全集(52首)

21

《浣溪沙》

桥北桥南新雨晴。柳边花底暮寒轻。万家灯火照溪明。凫舄差池官事了,木山彩错市人惊。街头酒贱唱歌声。
22

《临江仙·枕帐依依残梦》

枕帐依依残梦,斋房忽忽馀酲。薄衣团扇绕阶行。曲阑幽树,看得绿成阴。檐雨为谁凝咽,林花似我飘零。微吟休作断肠声。流莺百啭,解道此时情。
23

《临江仙·四海十年兵不解》

四海十年兵不解,胡尘直到江城。岁华销尽客心惊。疏髯浑似雪,衰涕欲生冰。
送老薤盐何处是,我缘应在吴兴。故人相望若为情。别愁深夜雨,孤影小窗灯。
24

《临江仙·老屋风悲脱叶》

老屋风悲脱叶,枯城月破浮烟。谁人惨惨把忧端。蛮歌犯星起,重觉在天边。
秋色巧摧愁鬓,夜寒偏着诗肩。不知桂影为谁圆。何须照床里,终是一人眠。
25

《减字木兰花·阆风玄圃》

阆风玄圃。阳羡溪头山好处。郁郁匆匆。胜日尊罍笑语中。
十分芳酒。鹤发初生千万寿。乐事年年。弟劝兄酬阿母前。
26

《清平乐·枕边清血》

枕边清血。梦好离肠切。笑倚柳条同挽结。满眼河桥烟月。莺啼新晓?珑。罗窗寂寞春空。只许梦魂相近,此生枉是相逢。
27

《虞美人·踏车不用青裙女》

踏车不用青裙女。日夜歌声苦。风流墨绶强跻攀。唤起潜蛟飞舞、破天慳。
公庭休更重门掩。细听催诗点。一尊已咏北窗风。卧看雪儿纤手、剥莲蓬。
28

《虞美人·小山戢戢盆池浅》

小山戢戢盆池浅。芳树阴阴转。红阑干上刺蔷薇。蝴蝶飞来飞去、两三枝。绣裙斜立腰肢困。翠黛萦新恨。风流踪迹使人猜。过了斗鸡时节、合归来。
29

《虞美人·绿阴满院帘垂地》

绿阴满院帘垂地。落絮萦香砌。池光不定药栏低。闲并一双鸂鶒、没人时。旧欢黯黯成幽梦。帐卷金泥重。日虹斜处暗尘飞。脉脉小窗孤枕、镜花移。
30

《虞美人·越罗巧画春山叠》

越罗巧画春山叠。个里融香雪。满身空翠不胜寒。恰似那回偷印、小眉山。青骢油壁西陵下。仿佛当时话。而今眼底是高唐。拂拂淡云疏雨、断人肠。
31

《渔家傲·宝瑟尘生郎去後》

宝瑟尘生郎去后。绿窗闲却春风手。浅色宫罗新就。晴时后。裁缝细意花枝斗。
象尺熏炉移永昼。粉香浥浥蔷薇透。晚景看来常似旧。沈吟久。个侬争得知人瘦。
32

《南歌子·午夜添红蜡》

午夜添红蜡,分曹立翠娥。觥筹寂寂断经过。谁料绮丛香里、是银河。老去空髯戟,愁来奈脸波。一杯如此断肠何。枉杀两人心事、只闻歌。
33

《南歌子·献鲤荣今日》

献鲤荣今日,凭熊瑞此邦。年年寿酒乐城隍。共道使君椿树、似甘棠。歌舞重城晓,从容燕席凉。不须苏合与都梁。风外荷花无数、是炉香。
34

《南歌子·北固烟中寺》

北固烟中寺,西津雨後山。看公英气两眉间。如在林霏、江月袭人寒。展翼声名久,占熊福艾全。风流不是地行仙。好去鞭笞鸾凤、紫微天。
35

《南歌子·云里千山暖》

云里千山暖,溪头八月凉。华簪霭霭待萱堂。羡子怀中双橘、半青黄。老去齐眉案,闲来坦腹床。相如何日从长杨。惭愧年年高会、索槟榔。
36

《南歌子·胜日萱庭小》

胜日萱庭小,西风橘柚长。天怜扇枕彩衣郎。乞与淡云纤月、十分凉。潋滟三危雾,氤氲百濯香。年来椿树更苍苍。不用蓝桥辛苦、捣玄霜。
37

《南歌子·画幛经梅润》

画幛经梅润,罗衣尚麦寒。古苔苍石绿句栏。帘外映花新竹、两三竿。蠢蠢吴蚕卧,娉娉楚女闲。红阴角子共尝酸。肠断个侬憨态、小眉弯。
38

《南歌子·看月凭肩枨》

看月凭肩枨,娇春枕臂眠。不尽花絮夜来寒。帐底浓香残梦、更缠绵。起晚笼莺怪,妆迟绣伴牵。声声催唤药栏边。整髻收裙无力、上秋千。
39

《南歌子·凤斝飞醇酎》

凤箓飞醇酎,龙筵喷异香。又还仁祝延长。正对金风玉露、爽秋光。
一种庄椿老,五杸仙桂芳。当年天产窦家郎。须信来春同此、赋高唐。
40

《南歌子·爱日烘晴昼》

爱日烘晴书,轻寒护晓霜。小春庭院绕天香。仙风珊珊来自、五云乡。
庭下芝兰秀,壶中日月长。要看发绿与瞳方。一笑人间千岁、饮淋浪。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陈克

陈克(1081—1137),北宋末至南宋初词人。字子高,自号赤城居士。临海(今属浙江)人。少时随父宦学四方,后侨居金陵(今江苏南京)。绍兴七年(1137),吕祉节制淮西抗金军马,荐为幕府参谋,他欣然响应,留其家于后方,以单骑从军。曾与吴若共著《东南防守便利》3卷,其大略谓“立国东南,当联络淮甸荆蜀之势”(《四库全书总目》)。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