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万里」诗词全集(4239首)

461

《郡中上元灯减旧例三之二而又迎送使客七首》

不是东风巧剪裁,如何春夜碧莲开?
江城寂寞无歌舞,唤得梅花劝一杯。
462

《郡中上元灯减旧例三之二而又迎送使客七首》

雪後楼台欲暮时,游人只道上灯迟。
月轮贴在梅花背,错认梅枝作桂枝。
463

《郡中上元灯减旧例三之二而又迎送使客七首》

村里风回市里声,月中人看雪中灯。
满城只道欢犹少,不道谯门冷似冰。
464

《庆长叔招饮一桮,未釂,雪声璀然。即席走笔》

晚饮西邻大阮家,天风吹雪入檐牙。
呼僮净扫青苔地,莫遣纤尘涴玉花。
465

《庆长叔招饮一桮,未釂,雪声璀然。即席走笔》

长廊尽处绕梅行,过尽风声得雪声。
醉里不愁飘湿面,自舒翠袖点琼英。
466

《庆长叔招饮一桮,未釂,雪声璀然。即席走笔》

老子那知鬓脚凋,忍寒拚命看珠跳。
却嫌地暖无冰冻,恰则飞来恰则销。
467

《庆长叔招饮一桮,未釂,雪声璀然。即席走笔》

梅花得雪更清妍,折入灯前细捻看。
下却珠帘教到地,横枝太瘦不禁寒。
468

《庆长叔招饮一桮,未釂,雪声璀然。即席走笔》

雪政飞时梅政开,倩人和雪折庭梅。
莫教颤脱梢头雪,千万轻轻折取来。
469

《庆长叔招饮一桮,未釂,雪声璀然。即席走笔》

急雪穿帘绕蜡灯,梅花微笑古铜瓶。
朔风恶剧惊人杀,吹倒琉璃六曲屏。
470

《庆长叔招饮一桮,未釂,雪声璀然。即席走笔》

南烹北果聚君家,象箸冰盘物物佳。
只有蔗霜分不得,老夫自要嚼梅花。
471

《庆长叔招饮一桮,未釂,雪声璀然。即席走笔》

不是今宵雪不清,只愁清杀老书生。
不知落得几多雪,做尽北风无限声?
472

《庆长叔招饮一桮,未釂,雪声璀然。即席走笔》

酒香端的似梅无,小摘梅花浸酒壶。
莫遣南枝独醒著,一桮聊劝雪肌肤。
473

《庆长叔招饮一桮,未釂,雪声璀然。即席走笔》

燕宁轩里集群仙,薄官归来又两年。
梅影舞风风舞雪,劝人何苦怯金船。
474

《秋凉晚步》

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政是可人天。
绿池落尽红蕖却,荷叶犹开最小钱。
475

《探春》

五日才能一日来,眼生方觉有春回。
向来日日频来探,只道园花不肯开。
476

《晚眺》

晚暖好登临,吾衰也不禁。
雪残千嶂玉,日落万梢金
477

《望雨》

云兴惠山顶,雨放太湖脚。
初愁望中远,忽在头上落。
展开全文
白羽障乌巾,衣袖已沾渥。
归来看檐溜,如泻万仞岳。
霆裂大瑶瓮,电萦湿银索。
须臾水平阶,花坞失半角。
定知秧畴满,想见田父乐。
向来春夏交,旱气亦太虐。
山川已遍走,云物竟索寞。
双鬓愁得白,两膝拜将剥。早知有今雨,老怀枉作恶。
收起
478

《雪後晚晴,四山皆青,惟东山全白。赋最爱东》

只知逐胜忽忘寒,小立春风夕照间。
最爱东山晴後雪,软红光里涌银山。
479

《雪後晚晴,四山皆青,惟东山全白。赋最爱东》

群山雪不到新晴,多作泥融少作冰。
最爱东山晴後雪,却愁宜看不宜登。
480

《早起》

黄菊花繁依旧臞,牡丹叶落恰如枯。
霜中蚱蜢冻欲死,紧抱寒梢不放渠。
关于作者

杨万里

杨万里(1127年10月29日—1206年6月15日),字廷秀,号诚斋。汉族江右民系,吉州吉水(今江西省吉水县黄桥镇湴塘村)人。南宋大臣,著名文学家、爱国诗人,与陆游尤袤范成大并称“南宋四大家”(又作“中兴四大诗人”)。因宋光宗曾为其亲书“诚斋”二字,故学者称其为“诚斋先生”。

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杨万里登进士第,历仕宋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四朝,曾任知奉新县、国子博士、广东提点刑狱、太子侍读、秘书监等职,官至宝谟阁直学士,封庐陵郡开国侯。开禧二年(1206年),杨万里病逝,年八十。获赠光禄大夫,谥号“文节”。

杨万里一生作诗两万多首,传世作品有四千二百首,被誉为一代诗宗。他创造了语言浅近明白、清新自然,富有幽默情趣的“诚斋体”。杨万里的诗歌大多描写自然景物,且以此见长。他也有不少篇章反映民间疾苦、抒发爱国感情的作品。著有《诚斋集》等。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