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松年」诗词全集(90首)

1

《念奴娇 九日作》

倦游老眼,放闲身、管领黄花三日。客子秋多茅舍外,满眼秋岚欲滴。泽国清霜,澄江爽气,染出千林赤。感时怀古,酒前一笑都释。千古栗里高情,雄豪割据,戏马空陈迹。醉里谁能知许事,俯仰人间今昔。三弄胡床,九层飞观,唤取穿云笛。凉蟾有意,为人点破空碧。
2

《浣溪沙》

寿骨云门白玉山。山光千丈落毫端。姓名先挂烂银盘。编简馨香三万卷,未应造物放君闲。功成却恐退身难。
3

《鹧鸪天·秀樾横塘十里香》

秀樾横塘十里香,水花晚色静年芳。
胭脂雪瘦熏沉水,翡翠盘高走夜光。
展开全文
山黛远,月波长,暮云秋影蘸潇湘。
醉魂应逐凌波梦,分付西风此夜凉。
收起
4

《鹧鸪天·解语宫花出画檐》

解语宫花出画檐。酒尊风味为花甜。谁怜梦好春如水,可奈香馀月入帘。春漫漫,酒厌厌。曲终新恨到眉尖。此生愿化双琼柱,得近春风暖玉
5

《念奴娇·念奴玉立》

念奴玉立,记连昌宫里,春风相识。云海茫茫人换世,几度梨花寒食。花萼霓裳,沈香水调,一串骊珠湿。九天飞上,叫云遏断筝笛。老子陶写平生,清音裂耳,觉庾愁都释。淡淡长空今古梦,只有此声难得。湓浦心情,落花时节,还对天涯客。春温玉碗,一声洗尽冰雪。
6

《水龙吟·九秋白玉盘高》

九秋白玉盘高,夜来冷射银河水。好风清露,碧梧高竹,нн凉气。女手香纤,一山黄菊,半青橙子。趁鹅儿新酒,?云漉雪,一年好、君须记。我走天东万里。笑归来、山川良是。沙鸥远浦,野麋丰草,唯便适意。但愿当歌,月光常共,金樽摇曳。听穿云声里,惊人秀句,卷澄江醉。
7

《朝中措·玉屏松雪冷龙鳞》

玉屏松雪冷龙鳞。闲阅倦游人。耐久谁如溪水,破冰犹漱雪根。三年俗驾,千钟厚禄,心负天真。说与苍烟空翠,未忘藜杖纶巾。
8

《朝中措·玉霄*榜陋凌云》

玉霄*榜陋凌云。龙跳九天门。不负平生稽古,仙卿躐拜恩纶。星明南极,天开太室,收拾殊勋。贺客晨香如雾,他年压倒平津。
9

《蓦山溪·清明绿野》

清明绿野,玉色明春酒。燕地雪如沙,为唤起、斗南温秀。鬓丝禅榻,梦觉古扬州,瑶台路,返魂香,好在啼妆瘦。春前入眼,似是章台柳。欲典??裘,误金车、香迎马首。绿阴青子,后日便东风,秋千散,暮寒生,月到西厢后。
10

《小重山·东晋风流雪样寒》

东晋风流雪样寒。市朝冰炭里,起波澜。得君如对好江山。幽栖约,湖海玉孱颜。梅月半斓斑。云根孤鹤唳,浅云滩。摩挲明秀酒中闲。浮香底,相对把渔竿。
11

《石州慢 毛泽民尝九日以微疾不饮酒,唯煎小》

湔掠幸槐?找缎≡仆牛??巯粝羲芍裢碇?铩*仆顷在汴梁三年,每约会心二三客,登故苑之友云亭,或寓居之西γ,置酒高会,以酬佳节,酣*?呈??涝缤讼芯又?帧*岁在庚子,有五字十章,其一云,去年哦新诗,小山黄菊中。年年说归思,远目惊高鸿。逮今已复三经,是日奔走尘泥,劳生愈甚,今岁先入都门,意谓得与平生故人,共一笑之乐,且辱子文兄有同醉佳招。而前此二日,左目忽病昏翳,不复敢近酒盏。痴坐亡聊,感念身世,无以自遣,乃用泽民故事,拟菊烹茶,仍作长短句,以石州之音歌之京洛三年,花满酒家,浮动金碧。友云缥缈清游,春笋新橙初擘。天东今日,枕书两眼昏花,壶觞不果酬佳节。独咏竹萧萧,者云团风叶。愁绝。此身蒲柳先秋,往事梦魂无迹。一寸归心,可忍年年形役。上园亲友,岁时陶写欢情,糟床晓溜东篱侧。手把一枝香,作萧闲闲客。
12

《朝中措 癸丑岁,无兢生朝》

十年鳌禁谪仙人。冰骨冷无尘。紫诏十行宽大,白麻三代温淳。天开寿域,人逢寿日,小小阳春。要见神姿难老,六峰多少松筠。
13

《庚申闰月从师还自颖上,对新月独酌十三首》

人言归甚易,但苦食不足。
必使极其求,万钟不盈腹。
展开全文
处世附所安,无祸即无福。
却视高盖车,身宠神已辱。
收起
14

《庚申闰月从师还自颖上,对新月独酌十三首》

我本山泽人,孤烟一轻蓑。
功名无骨相,雕琢伤天和。
展开全文
未能遽免俗,尚尔同其波。
梧桐唤归梦,无奈秋声何。
收起
15

《水龙吟 仆三年为郎外台,故人扬子能作广文》

词章敏妙,临觞得纸,下笔不能自休。去岁收灯后,过扬於郑氏山亭,酣觞赋诗,最为快适。自此仆遂东来,比得其诗,颇道当时风味,戏作越调乱山空翠寻人,短松路转风亭小。论文把酒,灯残月淡,春风最早。星斗撑肠,雾云翻纸,词源倾倒。自骑鲸人去,流年四百,知此乐、人间少。别梦春江涨雪,记雨花、一声云杪。新诗寄我,垂天才气,凌波词调。传酒传歌,后来双秀,也应俱好。待明年,却向黄公垆下,觅萧闲老。
16

《念奴娇 还都后诸公见追和赤壁词,用韵者凡》

离骚痛饮,笑人生佳处,能消何物。夷甫当年成底事,空想岩岩玉璧。五亩苍烟,一邱寒碧,岁晚忧风雪。西州扶病,至今悲感前杰。我梦卜筑萧闲,觉来岩桂,十里幽香发。嵬隗胸中冰与炭,一酌春风都灭。胜日神交,悠然得意,遗恨无毫发。古今同致,永和徒记年月。
17

《水龙吟 余始年二十馀,岁在丁未,与故人东》

余言,怀卫间风气清淑,物产奇丽,相约他年为终焉之计。尔后事与愿违,遑遑未暇。故其晚年诗曰,梦想淇园上,春林布谷声。又曰,故交半在青云上,乞取淇园作醉乡,盖志此也。东山高情远韵,参之魏晋诸贤而无愧,天下共知之。不幸年逾五十,遂下世,今墓木将拱矣,雅志莫遂,令人短气。余既沈迷簿领,颜鬓苍然,倦游之心弥切。悠悠风尘,少遇会心者,道此真乐。然中年以来,宦游南北,闻客谈个中风物益详熟。顷因公事,亦一过之,盖其地居太行之麓,土温且沃,而无南州卑溽之患。际山多瘦梅修竹,石根沙缝,出泉无数,清莹秀澈若冰玉。稻塍莲荡,香气蒙蒙,连互数十里。又有幽兰瑞香,其他珍木奇卉。举目皆崇山峻岭,烟霏空翠,吞吐飞射,阴晴朝暮,变态百出,真所谓行山阴道中。癸酉岁,遂买田於苏门之下,孙公和邵尧夫之遗迹在焉。将营草堂,以寄馀龄。巾车短艇,偶有清兴,往来不过三数百里,而前之佳境,悉为己有,岂不适哉。但空疏之迹,晚被宠荣,叨陪国论,上恩未报,未敢遽言乞骸。若*勉驽力,加以数年,庶几早遂麋鹿之性。双清道人田唐卿,清真简秀,有林壑癖,与余作苍烟寂寞之友。而友人杨德茂,博学冲素,游心绘事,暇日商略新意,广远公莲社图,作卧披短轴。感念退休之意,作越调水龙吟以太行之麓清辉,地和气秀名天下。共山沐涧,济源盘谷,端如倒蔗。风物宜人,绿橙霜晓,紫兰清夏。望青帘尽是,长腰玉粒,君莫问、香醪价。我已山前问舍。种溪梅、千株缟夜。风琴月笛,松窗竹径,须君命驾。住世还丹,坐禅方丈,草堂莲社。拣云泉,巧与余心会处,托龙眠画。
18

《水调歌头 曹侯浩然,人品高秀,玉立而冠,》

在寒士右。惜乎流离顿挫无以见于事业,身闲胜日,独对名酒,悠然得意,引满径醉。醉中出豪爽语,往往冰雪逼人,翰墨淋漓,殆与海岳并驱争先。虽其平生风味,可以想见,然流离顿挫之助,乃不为不多。东坡先生云,士践忧患,焉知非福,浩然有焉。老子于此,所谓兴复不浅者,闻其风而悦之。念方问舍於萧闲,阴求老伴,若加以数年,得相从乎林影水光之间,信足了此一生,犹恐君之嫌俗客也,作水调歌曲以访之云间贵公子,玉骨秀横秋。十年流落冰雪,香紫貂裘。灯火春城咫尺,晓梦梅花消息,茧纸写银钩。老矣黄尘眼,如对白苹洲。世间物,唯有酒,可忘忧。萧闲一段归计,佳处著君侯。翠竹江村月上,但要纶巾鹤氅,来往亦风流。醉墨蔷薇露,洒遍酒家楼。
19

《夜坐》

吾生有几事无涯,清夜漫漫叹物华。
但愿闻钲似疲马,可能粘壁作枯蜗。
展开全文
只今雪屋重衾湿,去岁梅溪醉帽斜。
终得萧闲对床语,青灯挑尽短檠花。
收起
20

《念奴娇 辛亥新正五日,天气晴暖,偶出,道》

,以滴蜡黄梅侑樽。醉归感叹节物,顾念身世,殆无以为怀,作此自解小红破雪,又一灯香动,春城节物。春事新年独梦绕,江浦南枝横月。万户糟邱,西山爽气,差慰人岑寂。六年今古,只应花鸟相识。老去嚼蜡心情,偶然流坎,岂悲欢人力。莫望家山桑海变,唯有孤云落日。玉色橙香,宫黄花露,一醉无南北。终焉此世,正尔犹是良策。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蔡松年

蔡松年(1107~1159)字伯坚,号萧闲老人。冀州真定(今河北正定)人,金代文学家,政治家。

北宋宣和末年,从父镇守燕山,宋军败绩随父降金,天会年间授真定府判官。完颜宗弼攻宋与岳飞等交战时,担任兼总军中六部事,累官至右丞相,封卫国公,正隆四年卒,追封吴国公,予谥文简。

蔡松年虽一生官运亨通,其作品在出处问题上却流露了颇为矛盾的思想感情,内心深处潜伏着的民族意识使他感到“身宠神已辱”,作品风格隽爽清丽,词作尤负盛名,与吴激齐名,时称“吴蔡体”,有文集《明秀集》传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