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炎」诗词全集(300首)

101

《卜算子·雅淡浅深黄》

雅淡浅深黄,顾影欹秋雨。
碧带犹皱笋指痕,不解擎芳醑。
展开全文
休唱古阳关,如把相思铸。
却忆铜盘露已干,愁在倾心处。
收起
102

《台城路/齐天乐》

已十八年矣。因赋此词。
十年前事翻疑梦,重逢可怜俱老。水国春空,山城岁晚,无语相看一笑。荷衣换了。任京洛尘沙,冷凝风帽。见说吟情,近来不到谢池草。
展开全文
欢游曾步翠窈。乱红迷紫曲,芳意今少。舞扇招香,歌桡唤玉,犹忆钱塘苏小。无端暗恼。又几度留连,燕昏莺晓。回首妆楼,甚时重去好。
收起
103

《台城路/齐天乐》

春风不暖垂杨树,吹却絮云多少。燕子人家,夕阳巷陌,行入野畦深窈。筹花斗草。记小舫寻芳,断桥初晓。那日心情,几人同向近来老。
消忧何处最好。夜深频秉烛,犹是迟了。南浦歌阑,东林社冷,赢得如今怀抱。吟悰暗恼。待醉也慵听,劝归啼鸟。怕搅离愁,乱红休去扫。
104

《祝英台近·水痕深》

水痕深,花信足,寂寞汉南树。转首青阴,芳事顿如许。不知多少消魂,夜来风雨。犹梦到、断红流处。最无据。长年息影空山,愁入庾郎句。玉老田荒,心事已迟暮。几回听得啼鹃,不如归去。终不似、旧时鹦鹉。
105

《洞仙歌·野鹃啼月》

野鹃啼月,便角巾还第。轻掷诗瓢付流水。最无端、小院寂历春空,门自掩,柳发离离如此。可惜欢娱地。雨冷云昏,不见当时谱银字。旧曲怯重翻,总是离愁,泪痕洒、一帘花碎。梦沈沈、知道不归来,尚错问桃根,醉魂醒未。
106

《祝英台近·占宽闲》

占宽闲,锄浩渺。船舣水村悄。非雾非烟,生气覆瑶草。蒙茸数亩春阴,梦魂落寞,知踏碎、梨花多少。听孤啸。山浅种玉人归,缥缈度晴峭。鹤下芝田,五色散微照。笑他隔浦谁家,半江疏雨,空吟断、一犁清晓。
107

《台城路/齐天乐》

云多不记山深浅,人行半天岩壑。旷野飞声,虚空倒影,松挂危峰疑落。流泉喷薄。自窈窕寻源,引瓢孤酌。倦倚高寒,少年游事老方觉。幽寻闲院邃阁。树凉僧坐夏,翻笑行乐。近竹惊秋,穿萝误晚,都把尘缘消却。东林似昨。待学取当年,晋人曾约。童子何知,故山空放鹤。
108

《台城路/齐天乐》

一窗烟雨不除草。移家静藏深窈。东晋图书,南山杞菊,谁识幽居怀抱。疏阴未扫。叹乔木犹存,易分残照。慷慨悲歌,故人多向近来老。相逢何事欠早。爱吟心共苦,此意难表。野水无鸥,闲门断柳,不满清风一笑。荷衣制了。待寻壑经丘,溯云孤啸。学取渊明,抱琴归去好。
109

《台城路/齐天乐》

郎吟未了西湖酒,惊心又歌南浦。折柳官桥,呼船野渡,还听垂虹风雨。漂流最苦。况如此江山,此时情绪。怕有鸱夷,笑人何事载诗去。荒台只今在否。登临休望远,都是愁处。暗草埋沙,明波洗月,谁念天涯羁旅。荷阴未暑。快料理归程,再盟鸥鹭。只恐空山,近来无杜宇。
110

《祝英台近·水西船》

水西船,山北酒,多为买春去。事与云消,飞过旧时雨。谩留一掬相思,待题红叶,奈红叶、更无题处。正延伫。乱花浑不知名,娇小未成语。短棹轻装,逢迎段桥路。那知杨柳风流,柳犹如此,更休道、少年张绪。
111

《台城路/齐天乐》

分明柳上春风眼,曾看少年人老。雁拂沙黄,天垂海白,野艇谁家昏晓。惊心梦觉。谩慷慨悲歌,赋归不早。想得相如,此时终是倦游了。
经行岁度怨别,酒痕消未尽,空被花恼。茂苑重来,竹溪深隐,还胜飘零多少。羁怀顿扫。尚识得妆楼,那回苏小。寄语盟鸥,问春何处好。
112

《祝英台近·及春游》

及春游,卜夜饮,人醉万花醒。转眼年华,白发半垂领。与鸥同一清波,风苹月树,又何事、浮踪不定。静中省。便须门掩柴桑,黄卷伴孤隐。一粟生涯,乐事在瓢饮。爱闲休说山深,有梅花处,更添个、暗香疏影。
113

《台城路/齐天乐》

几年槐市槐花冷,天风又还吹起。故箧重寻,闲书再整,犹记灯窗滋味。浑如梦里。见说道如今,早催行李。快买扁舟,第一桥边趁流水。阳关须是醉酒,柳条休要折,争似攀桂。旧有家声,荣看世美,方了平生英气。琼林宴喜。带雪絮归来,满庭春意。事业方新,大鹏九万里。
114

《祝英台近·路重寻》

路重寻,门半掩、苔老旧时树。采药云深,童子更无语。怪他流水迢迢,湖天日暮,想只在、芦花多处。谩延伫。姓名题上芭蕉,凉夜未风雨。赋了秋声,还赋断肠句。几回独立长桥,扁舟欲唤,待招取、白鹤归去。
115

《台城路/齐天乐》

翠屏缺处添奇观,修眉远浮孤碧。天影微茫,烟痕黯淡,不与千峰同色。凭高望极。向帘幕中间,冷光流入。料得吟僧,数株松下坐苍石。泉源犹是故迹。煮茶曾味古,还记游历。调水符闲,登山屐在,却倚阑干斜日。轻阴易□。看飘忽风云,晦明朝夕。为我飞来,傍江横峭壁。
116

《台城路/齐天乐》

扁舟忽过芦花浦。闲情便随鸥去。水国吹箫,虹桥问月,西子如今何许。危栏谩抚。正独立苍茫,半空飞露。倒影虚明,洞庭波映广寒府。鱼龙吹浪自舞。渺然凌万顷,如听风雨。夜气浮山,晴晖荡日,一色无寻秋处。惊凫自语。尚记得当时,故人来否。胜景平分,此心游太古。
117

《台城路/齐天乐》

桃花零落玄都观,刘郎此情谁语。鬓发萧疏,襟怀淡薄,空赋天涯羁旅。离情万缕。第一是难招,旧鸥今雨。锦瑟年华,梦中犹记艳游处。依依心事最苦。片帆浑是月,独抱凄楚。屋破容秋,床空对雨,迷却青门瓜圃。初荷未暑。叹极目烟波,又歌南浦。燕忽归来,翠帘深几许。
118

《台城路/齐天乐》

清时乐事中园赋,怡情楚花湘草。秀色通帘,生香聚酒,修景常留池沼。闲居自好。奈车马喧尘,未教闲了。把菊清游,冷红飞下洞庭晓。寻泉同步翠杳。更将秋共远,书画船小。款竹谁家,盟鸥某水,白月光涵圆峤。天浮浩渺。称绿发飘飘,溯风舒啸。缓筑堤沙,渭滨人未老。
119

《洞仙歌·中峰壁立》

中峰壁立,挂飞来孤剑。苍雪纷纷堕晴藓。自当年诗酒,客里相逢,春尚好,鸥散烟波茂苑。只今谁最老,种玉人间,消得梅花共清浅。问我入山期,但恐山深,松风把红尘吹断。望蓬莱、知隔几重云,料只隔中间,白云一片。
120

《祝英台近·带飘飘》

带飘飘,衣楚楚。空谷饮甘露。一转花风,萧艾遽如许。细看息影云根,淡然诗思,曾□被、生香轻误。
此中趣。能消几笔幽奇,羞掩众芳谱。薜老苔荒,山鬼竟无语。梦游忘了江南,故人何处,听一片、潇湘夜雨。
分页导航关闭
关于作者

张炎

张炎(1248-约1320),南宋最后一位著名词人,字叔夏,号玉田,又号乐笑翁。临安(今浙江杭州)人,祖籍秦州成纪(今甘肃天水)。贵族后裔(循王张俊六世孙)。祖父张濡,父张枢,皆能词善音律。前半生富贵无忧。1276年元兵攻破临安,南宋亡,张炎祖父张濡被元人磔杀,家财被抄没。此后,家道中落,贫难自给,曾北游燕赵谋官,失意南归,长期寓居临安,落魄而终。

著有《山中白云词》,存词302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