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诗词全集(1188首)

461

《永昭陵挽词三首》

行殿沉沉画翣重,凄凉挽铎出深宫。
攀号不悟龙胡远,侍从犹穿豹尾中。
展开全文
日薄山川长起雾,天寒松◇自生风。
斯民四十年涵煦,耕凿安知荷帝功。
收起
462

《永州万石亭》

天於生子厚,禀予独艰哉。
超凌骤拔擢,过盛辄伤摧。
展开全文
苦其危虑心,常使鸣声哀。
投以空旷地,纵横放天才。
山穷与水险,下上极沿洄。
故其於文章,出语多崔嵬。
人迹所罕到,遗踪久荒颓。
王君好奇士,後二百年来。
翦薙发幽荟,搜寻得琼瑰。
威物不自贵,因人乃为材。
惟知古可慕,岂免今所咍。
我亦奇子厚,开编每徘徊。
作诗示同好,为我铭山隈。
收起
463

《雨中独酌二首》

老大世情薄,掩关外郊原。
英英少年子,谁肯过我门。
展开全文
宿云屯朝阴,暑雨清北轩。
逍遥一◇酒,此意谁与论。
酒味正薰烈,吾心方浩然。
鸣禽时一弄,如与古人言。
收起
464

《雨中独酌二首》

幽居草木深,蒙笼蔽窗户。
鸟语知天阴,蛙鸣识天雨。
展开全文
亦复命◇酒,欣兹却烦暑。
人情贵自适,独乐非锺鼓。
出门何所之,闭门谁我顾。
收起
465

《再至汝阴三绝》

黄栗留鸣桑葚美,紫樱桃熟麦风凉。
朱轮昔愧无遗爱,白首重来似故乡。
466

《再至汝阴三绝》

十载荣华贪国宠,一生忧患损天真。
颍人莫怪归来晚,新向君前乞得身。
467

《再至汝阴三绝》

水味甘於大明并,鱼肥恰似新开湖。
十四五年劳梦寐,此时才得少踟蹰。
468

《赠许道人》

洛城三月乱◇飞,颍阳山中花发时。
◇来车马游山客,贪看山花踏山石。
展开全文
紫云仙洞锁云深,洞中有人人不识。
飘飘许子旌阳後,道骨仙风本仙胄。
多年洗耳避世喧,独卧寒岩听山溜。
至人无心不算心,无心自得无穷寿。
忽来顾我何殷懃,笑我白发老红尘。
子归为筑岩前室,待我明年乞得身。
收起
469

《斋宫尚有残雪思作学士时摄事于此尝有闻◇诗》

雪压枯条◇未抽,春寒憀栗作春愁。
却思绿叶清阴下,来此曾闻黄栗留。
470

《斋宫尚有残雪思作学士时摄事于此尝有闻◇诗》

老来何与青春事,闲处方知白日长。
自恨乞身今未得,齿牙浮动鬓苍浪。
471

《斋宫尚有残雪思作学士时摄事于此尝有闻◇诗》

两京平日接英髦,不独诗豪酒亦豪。
休把青铜照双鬓,君谟今已白刁骚。
472

《斋宫尚有残雪思作学士时摄事于此尝有闻◇诗》

诗篇自觉随年老,酒力犹能助气豪。
兴味不衰惟此尔,其余万事一牛毛。
473

《惜芳时/思归乐》

因倚兰台翠云亸。睡未足、双眉尚锁。潜身走向伊行坐。孜孜地、告他梳裹。发妆酒冷重温过。道要饮、除非伴我。丁香嚼碎偎人睡,犹记恨、夜来些个。
474

《初食车螯》

累累盘中蛤,来自海之涯。
坐客初未识,食之先叹嗟。
展开全文
五代昔乖隔,九州如剖瓜。
东南限淮海,邈不通夷华。
於时北州人,食食陋莫加。
鸡豚为异味,贵贱无等差。
自从圣人出,天下为一家。
南产错交广,西珍富◇巴。
水载每连舳,陆输动盈车。
溪潜细毛发,海怪雄须牙。
岂惟贵公侯,闾巷饱鱼虾。
此蛤今始至,其来何晚邪。
螯蛾闻二名,久见南人夸。
瑞璨壳如玉,斑斓点生花。
含浆不肯吐,得火遽已呀。
共食惟恐後,争先屡成哗。
但喜美无厌,岂思来甚遐。
多◇海上翁,辛苦斲泥沙。
收起
475

《答吕公著见赠》

晋人歌蟠蟀,孔子录於诗。
因知圣贤心,岂不惜良时。
展开全文
行乐不及早,朱颜忽焉衰。
驰光如騕褭,一去不可追。
今也不强饮,後虽悔奚为。
三年谪永阳,陷◇不知危。
种树满幽谷,疏泉泻清池。
新阳染山木,撩乱发枯枝。
无人歌青春,自釂白玉◇。
今者荷宽宥,乞州从尔宜。
西湖旧已闻,既见又过之。
菡萏间红绿,鸳鸯浮渺弥。
四时花与竹,◇俎动可随。
况与贤者同,薰然袭兰芝。
醁醅寒且醥,清唱婉而迟。
四坐各已醉,临觞独何疑。
昔人逢麴车,流涎尚垂颐。
况此杯中趣,久得乐无涯。
多忧衰病早,心在良可噫。
譬若卧枥马,闻鼙尚鸣悲。
春膏已动◇,百卉渐葳蕤。
丹砂得新方,旧疾庶可治。
尚可执鞭弭,周旋以忘疲。
收起
476

《答梅圣俞莫登楼》

莫登楼,乐哉都人方竞游,
楼阙夜气春烟浮。玉轮东来从海陬,
展开全文
纤霭洗尽当空留。灯光月色烂不收,
火龙衔山祝千秋。缘竿踏索杂幻优,
鼓喧管咽耳欲咻。清风嫋嫋夜悠悠,
莹蹄文角车如流。娅◇扶栏车两头,
髧髦垂鬟娇未羞。念昔年少追朋俦,
轻衫骏马今则不。中年病多昏两眸,
夜视曾不如鸺鶹。足虽欲往意已休,
惟思睡眠拥衾裯。人心利害两不谋,
春阳稍愆天子忧。安得四野阴云油,
甘泽以时丰麦麰,游骑踏泥非我愁。
收起
477

《答梅圣俞寺丞见寄》

忆昔识君初,我少君方壮。
风期一相许,意气曾谁让。
展开全文
交游盛京洛,樽俎陪丞相。
騄骥日相追,鸾凰志高扬。
词章尽崔蔡,论议皆歆向。
文会忝予盟,诗坛推子将。
谈精锋愈出,饮剧欢无量。
贾勇为无前,余光谁敢望。
兹年五六岁,人事堪凄怆。
南北顿暌乖,相离独飘荡。
失杯由画足,伤手因代匠。
移书虽激切,拙语非欺诳。
安知乃心愚,而使所言妄。
权豪不自避,斧质诚为当。
苍皇得一邑,奔走踰千嶂。
楚峡听猿鸣,荆江畏蛟浪。
蛮方异时俗,景物殊气象。
绿发变风霜,丹颜侵疾痒。
常忧鵩鸟窥,幸免江鱼葬。
今兹荷宽宥,迁徙来汉上。
憔悴戴囚冠,驱驰嗟俗状。
王事多倥偬,学业差遗忘。
未能解绶去,所恋寸禄养。
举足畏逢仇,低头惟避谤。
忻闻故人近,岂惮驱车访。
一别各衰翁,相见问无恙。
交情宛如旧,欢意独能强。
幸陪主人贤,更值芳洲涨。
菱荷乱浮泛,水竹涵虚旷。
清风满谈席,明月临歌舫。
已见洛阳人,重闻画楼唱。
怡然台郁写,蹔尔累囚放。
自从还邑来,会此骄阳亢。
神灵多请祷,租讼烦笞榜。
犹须新秋凉,汉水临清漾。
野稼荡浮云,晴山开叠障。
聊以助吟咏,亦可资酣畅。
北辕如未驾,幸子能来贶。
收起
478

《答朱寀捕蝗诗》

捕蝗之术世所非,欲究此语兴於谁。
或云丰凶岁有数,天孽未可人力支。
展开全文
或言蝗多不易捕,驱民入野践其畦。
因之奸吏恣贪扰,户到头歛无一遗。
蝗灾食苗民自苦,吏虐民苗皆被之。
吾嗟此语祗知一,不究其本论其皮。
驱虽不尽胜养患,昔人固已决不疑。
秉蟊投火况旧法,古之去恶犹如斯。
既多而捕诚未易,其失安在常由迟。
诜诜最说子孙众,为腹所孕多昆蚳。
始生朝亩暮已顷,化一为百无根涯。
口含锋刃疾风雨,毒肠不满疑常饥。
高原下湿不知数,进退整若随金鼙。
嗟兹羽孽物共恶,不知造化其谁尸。
大凡万事悉如此,祸当早绝防其微。
蝇头出土不急捕,羽翼已就功难施。
只惊群飞自天下,不究生子由山陂。
官书立法空太峻,吏愚畏罚反自欺。
盖藏十不敢申一,上心虽恻何由知。
不如宽法择良令,告蝗不隐捕以时。
今苗因捕虽践死,明岁犹免为蝝菑。
吾尝捕蝗见其事,较以利害曾深思。
官钱二十买一斗,示以明信民争驰。
歛微成众在人力,顷刻露积如京坻。
乃知孽虫虽其众,嫉恶苟锐无难为。
往时姚崇用此议,诚哉贤相得所宜。
因吟君赠广其说,为我持之告采诗。
收起
479

《大行皇帝灵驾发引挽歌辞》

享国年虽近,斯民泽已深。
俭勤成禹圣,仁孝本虞心。
展开全文
方庆逢千载,俄惊遏八音。
天愁嵩岭外,云惨洛川浔。
仗动千官卫,神行万象阴。
孤臣恩未报,清血但盈襟。
文景孜孜佥与恭,慨然思就太平功。
兴隆学校皇家盛,放斥缤嫱永巷空。
威慑黠羌方问罪,丹成仙鼎忽遗弓。
霜清日薄箫笳咽,万国悲号惨澹中。
千龄应运◇天人,四海方欣政日新。
忽见九门陈羽卫,犹疑五载欲时巡。
觚日月暗翔金凤,辇道霜清卧石麟。
白首旧臣瞻画翣,秋风泪洒属车尘。
收起
480

《代书寄尹十一兄杨十六王三》

并辔登北原,分首昭陵道。
秋风吹行衣,落日下霜草。
展开全文
昔日憩巩县,信马行草早。
行行过任村,遂历黄河隩。
登高望河流,汹汹若怒闹。
予生平居南,但闻河浩渺。
停鞍暂游目,茫洋肆惊眺。
并河行数曲,山坡亦萦绕。
甖子与山口,呀险乃天灶。
秤钩真如钩,上下欲颠倒。
虎牢吏当关,讥问名已告。
荥阳夜闻雨,故人留我笑。
明朝已高尘,輤车引旌纛。
传云送主丧,窀穸诣坟兆。
後乘皆辎軿,轮毂相辉照。
辟易未及避,庐儿已呵噭。
午出郑东门,下马仆射庙。
中牟去郑远,记里十余堠。
抵牟日已暮,仆马困米槁。
渐望阊阖门,崛若中天表。
趋门争道入,羁鞅不及掉。
浪墥游九衢,风埃叹何浩。
京师天下聚,奔走纷扰扰。
但闻街鼓喧,忽忽夜复晓。
追怀洛中俊,已动思归操。
为别未期月,音尘一何杳。
因书写行役,聊以为君导。
收起
关于作者

欧阳修

欧阳修(1007年8月1日-1072年9月22日),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汉族,吉州永丰(今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人,北宋政治家、文学家,且在政治上负有盛名。因吉州原属庐陵郡,以“庐陵欧阳修”自居。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累赠太师、楚国公。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合称“唐宋八大家”,并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被后人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

欧阳修是在宋代文学史上最早开创一代文风的文坛领袖。领导了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继承并发展了韩愈的古文理论。他的散文创作的高度成就与其正确的古文理论相辅相成,从而开创了一代文风。欧阳修在变革文风的同时,也对诗风、词风进行了革新。在史学方面,也有较高成就,他曾主修《新唐书》,并独撰《新五代史》。有《欧阳文忠集》传世。
年代
收录作品
顶部